当前位置:首页 军事战略
翟玉忠:《哀学》诗 
作者:[翟玉忠] 来源:[] 2015-02-17

作者按:

    易代修史,两千年中华文脉、治统因之得以生生不息。

    当代人修清史本来责无旁贷,是继住圣开来学的大事。看到国家耗资达数亿元,由1500名专家学者参与编纂的《清史》几近完成,竟用白话写作,极为震惊。据《清史》编写者之一、南开大学南炳文教授介绍:“《清史》要求用比较规范典雅的现代白话语体,不能用文言,但又不能是太通俗的大白话,个别引语可以用文言,但行文要用白话。”(相关报道见《<清史>编纂进入最后冲刺》,载2012月3月14日出版的《天津日报》)

    这样的“学术”成果我们如何向后人交代!

    因为白话文(即语体文)隔数十年就大变,没有稳定性,是不适合修史的,所以二十四史皆用文言,而不用当时通行的白话。我们修《清史》,怎能犯这种低级错误,两千年后我们的子孙又如何能读懂《清史》?

    更的甚者,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余英时根本就反对修《清史》,理由是防碍了学术自由,他说:“研究历史根本不需要有一部定史在那里。如果已经有定本了,那我们还研究什么?”(李杨:《清史:迟到百年的二十五史》,载《看历史》杂志2011年12期)

    看来,再也没有比司马迁写《史记》更错误的了。

    当代“顶尖”的历史学家怎能如此斯文扫地——西方无正史,我们就不能有?无语!

    身居荒野,无友,无酒,且作《哀学》诗,一浇胸中块垒。


        衮衮诸公学位袍,

        狗屁不通称博导。

        二十四史也续貂,

        国家典册名利桥。


相关文章:
·翟玉忠:“欧洲中心论”是思想癌症
·翟玉忠:《管子》道家心法四篇浅说
·翟玉忠:重塑世界人文社科的知识版图
·翟玉忠:从《太一生水》看黄老之学的特点
·翟玉忠:中国某些人的西式民主大梦
大六经工程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