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资本主义研究
马丁·沃尔夫:全球化在威胁中前进 
作者:[马丁·沃尔夫] 来源:[] 2006-02-13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Martin Wolf) 2006年2月10日  
  
    2001年“911”暴行后,厄运预言者曾宣称全球化的末日到了,结果迄今为止他们都错了。全球经济在朝着一体化前进的过程中,从重重磨难中挺了过来,比如金融危机、股市泡沫破裂、恐怖袭击、更严格的安全需要、战争、疾病恐慌、自然灾害,以及石油价格冲击。

推动全球化的力量极为强大。但极为强大并非“不可战胜”。从1914年至20世纪中叶,世界经济的开放程度降低了,而这种情况可能再次发生。

过去25年,国际经济往来的兴盛成了普遍现象,它不仅包括贸易,还包括资本流甚至移民。贸易是长期以来就存在的基础。2004年,世界商品贸易量上升了9%,而全球的生产规模仅扩张了4%。制造业出口的增长更快,达10%,而制造业产出仅上升了4%。去年10月,世界贸易组织(WTO)预测,2005年的全球商品贸易增长率为6.5%,这也超过了全球经济的增长速度。在过去的55年里,商品贸易的增长速度,几乎每年都超过全球产出的增速。

外国直接投资的兴起则是近期的事。在整个50、60和70年代,许多发达国家与几乎所有发展中国家,都试图阻止跨国公司对各自的经济体进行投资。现在,它们则几乎无一例外地在拼命吸引它们投资。联合国贸发会议(UNCTAD)最新的《世界投资报告》(World Investment Report)指出,外国直接投资总量占世界产出的比率,从1980年的5.3%上升到了1990年的7.8%,2004年进一步升至21.9%。

发达国家金融债务的总量,从1995年接近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00%,上涨到了2003年相当于GDP的227%。此外,根据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数据,流向发展中国家的汇款,从1990年的310亿美元跃升至去年的1670亿美元(估计值),大致相当于官方援助资金的两倍。

在全球经济朝着一体化前进的背后,隐藏着三股驱动力:运输与通讯成本的大幅下降;经济自由化;以及人口众多的东亚与南亚融入了世界经济,这两个地区生活着全球逾半数人口。

在当今时代,信息的生成与传输成本大幅下跌,而运输成本的相对缓慢下降则相形见绌了。更多的人用起了互联网和移动电话,采用这些新技术的速度比历史上任何其它技术都要快。截止去年底,上网人数达到了10亿,而移动电话用户的数量至少有15亿。

国内外朝市场的靠拢,同样也始于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但前苏联在1969至1971年的速朽给了它极大的推动,结果出现了一场辩论,讨论的内容是社会主义、中央计划与自给自足,能否成为代替市场、竞争与国际开放的可行方案。

国际交易的自由化,是大范围政策变革的核心组成部分:从80年代初至今,发展中国家的平均非加权关税,从30%降至近10%的水平。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2005年4月的《世界经济展望》(World Economic Outlook)称,本世纪初,没有外汇限制的发展中国家比例刚刚超过40%,这与发达国家在80年代初的情形相同。

最后,过去25年的政策和技术转变,给亚洲劳动力提供了巨大的机会。向世界经济输送廉价、勤奋和受过一定良好教育的工人,已被证实为二战后通往繁荣的道路。日本、香港、新加坡、韩国和台湾率先规划了这一路线。现在,中国也在沿着这一道路跟进,而且规模宏大。但如今,能被转变成字节信息的服务,第一次比制造的产品更易于买卖。这为印度创造了相当大的机会。

全球化没有平等地令所有国家受益。拉美大部分国家和撒哈拉以南非洲都未能发展起来。智利明显是个例外。它们未能发展的部分原因是,它们受到了亚洲低成本生产国和技术先进国家的两头挤压;还部分因为它们的相对优势都在那些不太有活力,而且往往是世界经济中受保护较多的行业里,比如农业;还部分因为管理自然资源财富的难度,尤其是在那些治理机制薄弱且腐败泛滥的国家;也部分因为糟糕的政策和破坏性的政治活动。

全球化正在这样一个世界里前进:富国和穷国的平均收入绝对差距和比例差距,正处于历史最高水平,不仅如此,世界各国还有10亿到15亿人口在进一步落后。对全球化的长期可持续性而言,这本身就是严重的威胁。

有这么多令人绝望的贫困,也有这么多奢华的财富,它们之间的不断接近对稳定构成了持久的威胁。这还不是唯一的威胁。如今,向经济一体化迈进的可持续性,取决于各大国维持和平,取决于抑制恐怖主义和大规模有组织犯罪的威胁,取决于应对跨境传播的疾病,取决于向商品、服务、资本和劳动力流动开放边境,取决于避免大规模经济动荡,很重要的一点,还取决于发现并生产足够的能源供给。

不论现在推动全球化前进的力量多么强大,它们都得依靠提供支持与合作的政治和政策环境。尽管存在各种危险,但今天这些条件仍然具备。这至少还是鼓舞人心的。不过,明天的情况可能就不同了。


相关文章:
·翟玉忠:全球化时代中华大道必将流行
·戴锦华:文化全球化约等于美国化
·刘迎胜:蒙古西征拉开人类全球化的序幕
·贾根良 :不对称全球化——历史、理论与当代中国
·宿凯:刘歆益谈“烹饪、季节与阶级——史前食物全球化的图景”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