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登录 新会员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社会主义研究
陆寿筠:为什么重提“无产阶级”  
作者:[陆寿筠] 来源:[] 2014-10-11


作者按:鉴于目前思想界关于阶级、阶级斗争、阶级专政的讨论和辩论重启,特重发本人的有关旧文一篇。

    拙文《当今时代的主题和无产阶级的历史使命》受到网上读者一定程度的注意,也有一些质疑。如有一个网站转载后有读者评论说:“非常欣赏作者的认真思考,人类已经走在加速毁灭道路上,拯救人类不仅仅是无产阶级的事情。”说明这位读者也是认真思考过了。“拯救人类不仅仅是无产阶级的事情”,说得不错,应是全人类的共同任务。不过只有“无产阶级”才能担当起领导全人类实现自我拯救这一历史使命。

    的确,自从资本主义西风二度东渐以来,在主流话语中“无产阶级”一词早已久违了。而且,过去一些有真理性的思想、概念、说法统统受到主流舆论的冷落、质疑、排斥。此种现象有其一定的合理性,那是因为在极左思潮猖獗时期,一些本来是正确的认识被推向极端,大大地损害了原有正确思想的可信性。有人说过,真理向前多走一步就会成为谬误。这是千真万确的,因为世界上的事情都不是直线式地发展、而是循着阴阳平衡之道而存在的。如果总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那么前途只有一个,那就是走向毁灭。
 
               “动态平衡”中的“阶级斗争”

    在多维整体动态平衡的时空坐标中,“阶级”这个概念应该有其一定的位置。作为对天地大道的认识和遵道实践的原则,“动态平衡”属于古老的中国传统,而“阶级”分野作为普遍社会现象是西方文明的一贯特色,不过“阶级”成为常用政治概念则是近代资产阶级兴起以后的事。

    随着此后东西方在全球规模上的全方位遭遇,“阶级对立”、“阶级斗争”、和 “阶级专政”一再地冲击着古老中国大体上动态平衡的自然社会秩序。这不是说,古代中国没有类似“阶级对立”的现象,但这种对立在中国历史的时空全局上不是主流,而只是局部的或暂时的现象。传统中国是一个自耕农、半自耕农占着很大比例的农业大国,不存在体制性的奴隶和农奴,因此不存在全局性的阶级对立、常规性的阶级斗争、和一以贯之的阶级专政。

    在以动态平衡整体论世界观为思想指导的道法家眼里,中国传统社会存在着纵向和横向的分层,概括起来就是“士农工商”四民(参见翟玉忠:《中国拯救世界》,中央编译出版社,2010,18-25页),统治者的职责就是推动和实行符合平衡之道的法制,制订和执行动态地调节社会矛盾的政策,以实现和维护这些阶层之间的利益平衡,其中包括对那些破坏平衡的势力的打击。这种势力主要是大地主工商豪强集团(对应于当代世界的大大小小垄断资本集团)及其在政权机构内的代理人。

    在中国历史上的大多数年代里,尤其自秦汉以降直至近代以前,在道法儒(包括遵道的儒表法里)“内圣外王”路线占上风的时期,这种豪强集团的势力得到抑制和打击,社会就比较太平,就出现较长时期的繁荣盛世。

    但是当某些无视社会严重失衡现状的迂腐大儒、或只顾追逐私利的伪道假儒在朝廷得势,推翻道法家的“内圣外王”路线,一方面纵容、扶植、勾结豪强集团篡政夺权、残害百姓,一方面撇开现实问题而抽象地大谈“内圣”,极力维护腐败的社会秩序的时候,社会矛盾就会发展成大规模的官民冲突,即以农民为主体的大规模社会反抗。动态平衡的天地大道就通过农民起义之手粉碎朝廷内外相互勾结的豪强势力,再次恢复大致平衡的自然社会秩序。

    所以,不是什么“阶级斗争”或“阶级专政”,而是“多维整体动态平衡”的自然法则和人们遵循此法则的社会实践,推动和实现了古代中国的进步和繁荣。

    读者也许会问:既然“阶级斗争”不能解释传统中国历史,那么现在为什么还要沿用“无产阶级”一词呢?理由至少有如下两条:

    一、随着资本主义的全球化,世界上(包括中国在内)确确实实地存在着一个人数众多的“无产阶级”,即失去了生产资料、以出卖劳动维持生存的阶级,劳资矛盾是一个极普遍的社会现象。而且,滋生于西方的国际垄断资产阶级和世界各国本土的官僚买办垄断资产阶级,对于各国无产阶级、其他劳动人民、以及非垄断性的民族中小资产阶级,在政治、经济、意识形态、武力等各个领域的全面专政更是当今世界一切危机和灾难的根源,这是人类有史以来规模最大、危害最甚的阶级专政。而后者对于前者的正义反抗,即不同范围内、不同层次和程度上替天行道的阶级斗争,也从来就没有停止过。世界各地连年不断的战争,就是这种阶级斗争的最尖锐的表现形式。因此,阶级、阶级斗争、阶级专政的存在是一个挥之不去的铁的事实,无法回避和否认。

   二、一个庞大的无产阶级的存在不仅是当今世界的现实,更是人类自我拯救的希望所在,因为正如世界无产阶级的伟大导师马克思的不朽名言所说: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自己。虽然这个解放将是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但如果人类真能成功地拯救自己、赢得将来的话,那么从包括过去和将来的人类历史总体上看,阶级、阶级斗争、阶级专政仍然只是一段弯路、一个曲折,是在某些局部范围、或某些时代社会矛盾激化的一种非正常状态,而不应是人类生存的常态。如果这成了常态,那么人类将迟早自我毁灭无疑。而为了认清和走出人类当前所面临的这段并不短暂的曲折,我们不能不将阶级、阶级斗争如实地放到多维整体动态平衡这个全局的适当位置上加以正确的对待。
 
           “精神无产”和“物质无产”——“内圣外王”

    在马克思的“人类解放”意义上,无产阶级之“无产”不仅仅是指“失去生产资料”这样一种物质状况,而且还指“不追求私人占有生产资料”这样一种精神境界。只有包括了这两个方面,才是“无产阶级”的完整定义。因此,无产阶级不完全等同于工人阶级,各别的工人也不一定是合格的无产阶级成员,受到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思想严重影响、不能自拔的工人、甚至是流氓无产者很容易受到资产阶级政治势力的蛊惑和利用,或者被裹挟进无产阶级队伍打天下、到头来只为自己或后代成为新的资产大王。这类人虽然“物质无产”,但“精神有产”,因此不是完整意义上的无产阶级。人类解放的事业当然不能寄望于这些人。

    另一方面,在所有的社会阶级中,包括其他劳动阶级,工人阶级由于其经济地位,在总体上是最能接受“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自己”这样一条真理的阶级。在正确路线的指引下,其大多数是最可能成为无产阶级的合格成员的。所以,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事业决不能脱离工人阶级这个社会基础。如果工人阶级不能发挥国家栋梁的作用,即使号称“社会主义”,也只能是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与无产阶级的事业毫不相干。

    说工人阶级在总体上最可能成为无产阶级合格成员,并不等于说其它阶级的成员就不可以成为无产阶级的一员了。无数历史事实表明,不少来自小资产阶级、乃至剥削阶级的觉悟者,不但成为了无产阶级的合格成员,还成了无产阶级的带头人,为人类解放事业立下了汗马功劳。但是,这个事业绝对不能寄望于作为整体的小资产阶级,更不能寄望于大资产阶级,不管他们及其代言人的言辞听起来是多么漂亮、动听。

    其实,所谓“精神无产”和“物质无产”,也就是中国传统思想和实践中的“内圣外王”。何谓“圣”,无私也,不追求个人物欲、名欲、权欲也;何谓“王”,大公也,只追求天下平衡、和谐、大同也。

    如果看到了无产阶级的“物质无产”和“精神无产”两个方面,看到了“无产阶级”与“工人阶级”两个概念的区别和联系,就不会将全人类自我拯救的努力与无产阶级的历史使命对立起来看待。那么,对于本文开头提到的拙文也许会有更深一层的理解了。


相关文章:
·王宏甲:文学的意义在哪里——我为什么写《塘约道路》
·陆寿筠:一元平衡统合,还是多元终极对立—— 中西政治理念之分野
·陆寿筠:民粹、民主、革命 — 美国大选和中国文革(一)
·陆寿筠:民粹、民主、革命 — 美国大选和中国文革(二)
·陆寿筠:民粹、民主、革命 — 美国大选和中国文革(三)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
关闭[X]
新法家微信
(扫一扫,关注新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