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哲学纵横
李北方:中国需要中国学吗 
作者:[李北方] 来源:[南风窗2014-07-27] 2014-08-03


    鲁迅说过,北大是常为新的。

  “新”字用得好,妙不可言。大师就是大师。

  为新,意思是走在人前,敢为天下先。这的确是北大的特点,也正是这个特点,造成了北大的尴尬:进步的时代她最进步,堕落的时代她最堕落。

  这一点,鲁迅也早就看出了。他夸过北大是“改进的运动的先锋,要使中国向着好的,往上的道路走”,也骂过北大“堕落至此,殊可叹息”。这看似矛盾的评价,统一在了“新”字上。

  北大是中国的北大,因为她走在前面,她提出的问题也往往是中国的问题。这就是我们应该关注北大设立燕京学堂,开设中国学学科的原因。

  这不是一个大学开一个可以自主决定的二级学科的问题,也不是设一个新专业扩招的问题。北大借此提出的是对中国的发展、对世界的走向都极具挑战性的问题:中国知识界该怎么研究中国?什么是中国的主体性?中国应该怎样构建自己的主体性?

  这是为什么清华的手笔更大的“苏世民项目”只是学校自身发展中的一步,而北大的燕京学堂却与整个国家的走向联系了起来,吸引了知识界乃至全社会的关注。

  北大校方显然还对相关问题的重要性处于无意识的状态,还只是把“中国学”、“主体性”这样的概念用在装点这个新项目上,也没有意识到所作所为恰恰是缺乏主体性的表现。

  北大要搞的中国学,没有脱离以西方中心主义为根基的“东方学”的范畴,这样的中国学与中国的主体性毫无关系,只与西方的主体性有关。

  我们感兴趣的问题是:中国需要中国学吗?

  以中国的主体性为坐标,与其说中国需要中国学,不如说中国更迫切地需要自己的“西方学”。这还不够,中国真正需要的是新的现代性历史叙事。这里才能孕育出中国的主体性。

  在这之外,我们也看到,在争议中北大校方没有蛮干,而是倾听、沟通和妥协。我们看到,“兼容并包”之风仍在。在这点上,要给北大点个赞。


相关文章:
·余云辉:中国是美国主导的全球经济体系的受害者
·翟玉忠:西方移植到中国的学术不等于中国学术(附贝淡宁评论)
·余云辉:吸引美元纸币刺激中国经济如同饮鸩止渴
·李英华:中国古代政教思想及其制度研究——古代政教文明的基本特征(下)
·李英华:中国古代政教思想及其制度研究——古代政教文明的基本特征(上)
大六经工程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