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经世济民
廖子光:恢复中国历史性大国地位的战略 
作者:[廖子光] 来源:[《国外理论动态》2011年第12期] 2014-02-16


翟玉忠先生按:世界上很少有人像廖先生这样既深入了解美国,又深入了解中国。这是廖子光先生三年前的旧文,但对于今天的形势来说显得同样重要。美国不会从凶残的狼变成温和的羊,中国也不能从森林之王雄狮变为任人宰割的绵羊,所以我们不能如日本等国一样走依附他国的发展道路,只能恢复中国历史性大国地位——从国家战略到金融战略,廖子光的分析皆入木三分。

廖子光先生长期居住在美国,不是留学几年,中美皆不通就回来骗生活的留学生。他曾担任过洛克菲勒公司投资顾问,现任纽约著名的廖氏投资咨询公司总裁,是一名成功的金融实业家;他的家族与整个中共的历史都有深刻的渊源——廖先生曾亲自对我说,他是最早想回国投资的企业家之 ,只是看到改革初期高干子女中渐涨的腐败苗头,不想卷入其中,才没有回国投资——其人智识常常如此!


                   正确处理中美关系 看清中美关系的实质

    中美关系永远好不起来,美国是我们最大的挑战。但是我们必须想办法避免现在或者近期和美国打仗,因为我们现在军事实力和它相差不小,如果军队不强,一次打败了,政府和国家就会垮 台;苏联就是在阿富汗被打败后垮掉的。而且我们应该尽量利用和平时间发展自己。但是也不要对其作出太大让步。中国不需要打美国,它会自己打自己,我们只要提防自己不要被它吃掉就 可以了。在国际上很难找到一个国家敢于反美亲华,俄罗斯也不敢。所以中国需要和美国保持好的关系,但是永远不会成为朋友、盟友关系。毛泽东知道不和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打交道,会 给自己造成很多困难,但是不是学习美国的制度,而是吸收它好的地方,不要它坏的地方。


    美国用利益攸关者、G2等麻痹我们,国内有人就以为美国很给我们面子,就很高兴。美国还推动中美军事交流。国内有人就以为只要中美之间扩大军事交流,将来两国之间就不会打仗了。其实美国这是在通过交流来摸清中国底细,同时对军官进行渗透和和平演变,将来一旦时机到来,它还会更坚决地制造和中国的冲突。美国现在也鼓励中国发展国内市场,但是它的目的是让美 国公司来主导这个市场,卖它们的商品。
 
                  美国未来反对中国的主要办法

    美国未来不可能针对中国进行全面战争。因为中国有原子弹,而美国只攻打没有原子弹的国家。同时美国发现在常规战争中它能攻不能守,就是说打得赢,守不住。朝鲜战争后,美国知道打不赢中国,更不可能占领中国,因此,它力图达到只控制你,搞和平演变。现在的战略是不打你的国家,而是打你共产党。美国试图通过民主自由运动,让共产党下台,让中国分裂。这是长期战略。

    美国未来10年会和日本一样,长期衰退和低迷。因此它同时想用中国市场发展美国国内经济,就向中国推销G2,要中国做利益攸关者,帮助美国维持世界秩序。不过,美国将来虽然有很多麻 烦,但是不会马上垮下去。它的制度有一个特点,就是一旦出现大的危机,它就会变。现在每过几个月世界局势变动都很大。美国一旦调整成功,将会坚决利用中国国内的弱点打击中国。现在国内反对共产党的人很多,党内也有很多人想搞社会民主主义。中国内部可能出现抗议,美国在等待这样的时刻到来。关于谷歌的争论背后其实就是关于培养还是抑制中国反对派的争论。

    现在没有别的国家有实力接近美国,只有中国,因此长期来看,美国肯定会把矛头转向中国。美国导弹防御体系迟早会建成,那时候中国现在的国防体系就无效了。如果中国没有还击能力, 美国就会打中国,美国军事打击的国家都是没有还击能力的国家。它会打击中国一两个大城市,然后让共产党下台,让美国的代理人上台,使中国改变外交政策,美国就可以控制中国。只是它有一个底线,就是不能打击太过分以致引起中国发生革命。

                        要有危机意识

    2008年时,国内还有一种紧急气氛,现在国内很多人认为危机已经过去了,其实要警惕温水煮青蛙现象,即在不知不觉中丧失机会而遭到严重失败。

    国际上现在很多人说我们好,其实不是说我们强大,而是很高兴在我们市场上赚到了很多钱。中国刺激经济的措施是在美国要求全球刺激经济的呼吁下提出的,但是除了建立了一些没有车跑的高速公路和国内外大公司赚大钱外,并没有带来经济的实质性改善以及发展方式的转变。日本早就这样刺激经济了,但是几十年了经济并没有好起来。如果中国不转变发展方式,中国的问题将越来越多。美国有长期规划,它知道中国发展的局限性,因此并不害怕中国现在这样的发展。

               正确的国家目标:恢复中国历史性大国地位

    中国革命开始的目标是反对帝国主义侵略。清朝保护不了中国,当时的情况是,谁能够把中国从半殖民地国家变成政治、经济、文化独立的国家,人民就支持谁。国民党执政时期,把上海好像发展得不错,到台湾去把台湾发展得也可以,但是在美国系统下,个别地方可以发展得不错,但是中国整体却不可能得到发展。国民党是有钱人作后台,龟缩在上海等大城市,共产党的伟大目标是发展整个中国,连农民都去争取。国民党选择这样的道路,也是因为美国支持这样的不平衡和不平等的发展,你这样发展它就不会打你。历史性地看,如果没有毛泽东,中国将会像 阿拉伯地区,有阿拉伯人但是没有一个统一的阿拉伯国家。日本也是走依附性的道路。它在历史上曾依附唐朝,二战前依附英国,二战后依附美国。我们在历史上一直是大国,在人类文明史上一直起着根本性的平衡作用,我们不能依附式发展,不可能走日本的道路和台湾地区的道路。我们正确的国家目标是恢复中国的历史性大国地位,为人类文明做出更大的贡献。

    如果中国不转变发展方式,继续原来的发展道路,美国会支持,而且中国一小部分人会发财,城市也会有摩天大楼,但是全国大多数人不会发财,而且国家不会得到根本性提高,比如军事科技、国家实力以及民众和社会幸福度都不会得到大的改善。中国太好或太坏都不符合美国的利益。太坏的话控制中国的成本太高,它力图保持中国不好不坏。


    美国最大的目的是把中国纳入它主导的那个体系中,所以就向中国推销G2,国内有些人因此高兴得不得了。其实蒋介石几十年前就被美国纳入它的系统,成为所谓的5大国,但是国民党在国内的贪污等问题都无法解决,结果还是一场空。我们中国革命就是反对美国主导的这个系统的,现在我们发展好一点,为什么要加入美帝的系统,当它的小助手?我们国内有那么多的事情需要做,为什么要去帮美国火中取栗?美国在50年内还是世界最强大的国家。如果中国按照它的设计,做它的小弟弟,这样它还可以维持老大的地位200年,但是如果中国独立自主发展自己,它可能只有50年的统治地位。

    中国要恢复历史性大国地位,需要做好如下工作。第一,要有大国战略。我们似乎还没有形成一以贯之的战略,外面很多学者争论中国是有国家战略还是只在短期性应对事件。中国领导人一定要加强从政治挂帅的角度关注世界经济问题,而不是就政治谈政治,或者就经济谈经济。如果中国不能控制自己的经济,更不能控制世界经济,那么所有战略就只是谈谈而已,没有什么用 ,而这两个控制离不开政治挂帅和国家大战略。第二,经济的主要部分必须是国家的,不是私人的,党再也不能继续退出经济了,反而要加强自己参与和管理经济的力量。第三,大力支持军事发展。不要学欧洲,如没有强大的军队支持,迟早被人打死。中国即使强大起来,美国也不会退出亚洲,被打败了才会退。拿破仑军事上很优秀,他被打败,是因为英国用黄金收买了他的手下。中国应该在经济上善待自己的军人,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第四,不要学西方殖民主义的老路,以一个侵略者的姿态去改变世界,而是主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那样自然就可以改变世界,因为中国的内需和人力物力足够我们自主发展100年。

           通过收入政策建立平等社会,这是繁荣社会的前提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今年说,中国工人收入增加还是主要要靠市场,这是错误的。我们不能让市场来决定工人的工资。市场总是将工资设定在最低标准上,直至工人罢工强迫管理者提高工资。但是这一过程对于经济增长有很大的负面影响。

    我们必须实施福特主义,让不断上涨的工资来引领中国的市场。福特主义最本质的意义是,工人必须得到更高的工资,这样他们才能买得起生产商的产品,只有这样才能形成一个完整的循环 。福特主义把美国经济打造成了一个强有力的创造财富的引擎。亨利`福特主动地为他的工厂的工人提高工资,以为了使他们能够买得起他们自己生产的小汽车。20世纪80和90年代新自由主义市场原教旨主义的推行,把世界经济推进了因为低工资而造成的生产过剩的泥坑,而在此之前,福特主义在美国和德国运行得很成功。今天世界经济如此糟糕是因为,生产过剩只是通过无规则地将超量的消费债务证券化而得到暂时的弥补。这是2007年开始的金融危机产生的主要原因。

    今天中国经济体系的两大主要痼疾是:(1)低工资,(2)不可持续的环境污染。这两大问题加上在美元霸权下的对出口的过度依赖(因为低工资导致内需不足),中国经济陷入了结构性陷阱,我们可能需要花一个世纪才能摆脱出来,除非我们进行大胆的、勇敢的、独立的思考,并采取大胆的行动突围出这个陷阱。中国将永远不可能成为强大的经济力量,除非中国工资达到和世界发达国家一样的水平。中国制造业的生产能力已经非常强大,现在需要的是通过提高工资,使原来为出口生产的生产能力转变为为国内需求生产。但是如果国内的工资长期得不到提高, 那么扩大内需、转变对外国市场的依赖、减少甚至避免国外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对中国的影响等就做不到。有人担心大幅提高工资会导致通货膨胀,对于中国而言这是没有道理的,因为中国已 经有巨大的生产能力,而且中国的资源、劳动力的数量和质量、市场空间等等,都足够中国甚至在世界危机的情况下独立发展100年。

    中国所需要的是,国家将本国国民的福利而不是外资或者内资的利润放在优先地位并将其作为国家目标,在国家级别需要一个国家收入政策协调办公室来处理这一问题,而在各个省份、县市 有自己的分支办公室,这些地方分支机构在地方层次处理这一问题,因为各个不同地方的条件是不同的。这些办公室的任务是协调政府官员、公司管理者和劳工代表之间的合作,以找到方法 达到这样的目标:在未来5年让工资收入大大增加。
    人民币汇率高低不是关键问题,工资不高,这才是核心问题。房价高也不是核心问题,因为只要工资上去了,房价就不是问题。而把房价打压下去,经济将受到很大影响。很多领导人把精力 浪费在不重要的问题上了。领导的考核标准不能是GDP,而应该是工资指数上升,稳定上升了就提拔,否则就是不称职。抓住收入这个关键问题,改好后,也还有问题,但是肯定比现在问题少 。而这个问题不解决,别的所有问题都解决不了。

    一战后德国非常困难,外国不愿意借钱给它,经济发展不起来。于是德国30年代利用李斯特的经济学,基本不再做外贸,不要外资,经济都立足于自己生产自己消费。政府推动充分就业和员工收入增加。企业生产产品最初卖不出去,政府利用国家信贷担保其不破产并补贴员工工资,三年后工人收入、国家税收收入都上去了,国家福利开支由于经济发展也降下来了。德国几年之 内就发展起来了。德国至今还是世界最强大的制造业国家和拥有最先进的环保技术的国家。

    中国经济浪费人才,因为它太便宜了。甚至在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中,过度廉价的劳动力都是经济状况不良的表现。在一个社会主义经济中,这是不可原谅的。这样做将把中国锁定在落后国家行列。

                      加强国家组织经济的能力

    如果真正想改造中国,仅仅攻击腐败是浪费时间,因为中国的贪污并不是世界上最严重的,而且最清明的时代也存在贪污,关键是发展路线是否正确。一党治国是好的,美国实际上是一党两派。在历史上,法国政府的权力开始很分散,政府经常更迭,最后将权力集中于总统。强大的领导是好的,关键是这个强大的领导是用来干好事还是坏事。中国应从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之中汲取教训。这个教训就是自由民主制正在阻碍欧洲获得化解债务危机所需的那种坚强有力的政治领导力。我们需要理解的是,甚至对于强大的、拥有发达金融体系的经济体而言,民主都是一个代价高昂的政治过程。对于发展中的经济体来说,民主之所以受到推崇,只是因为它是发达经济体推行帝国主义的一个工具,其目的是为了让这些发展中的经济体无法有效地抵制帝国主义。

    我很羡慕中国共产党的组织能力。奥运会这样大的活动党和国家可以组织,为什么经济不可以也这样去组织?因为美国告诉中国政府不能干预经济,美国在中国培养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学者也 这样成天地喊,其实,举例来说,洛克菲勒家族控制了美国大约25%的经济,它在内部实行计划,让政府不干预市场,是为了方便自己吃掉那些中小对手,形成自己私人的垄断和计划。一个政府完全不管的经济是一个自杀的经济。隋唐时期政府就知道把水牛免费给农民,几年后农民和政府都得到很大的收获。而现在省委书记给工人加工资都做不到,因为钱、企业和市场不是他能够管的。

    我支持中国共产党,是因为它是唯一可以抵御帝国主义的力量。党是中国的唯一希望,如果党也被市场化了,中国就完了。中国最大的问题是党退出了经济,而且党还被市场因素渗透,市场力量对党的影响太大。

    我也支持国企。国企的组织方式是好的。美国人误导我们说,分散化和小企业是好的。20世纪20年代,美国大公司都是搞计划经济的,美国有最好的计划科学,因此列宁在苏联搞计划经济时 ,把很多美国计划经济科学家和管理者请去做国家计划,取得巨大成功。很多人以为美国经济没有计划,其实美国前500个大公司都在做计划,这些公司最有力量的部门是总裁直接管理的计划部。中国很多人不明白这一点,因此不做计划,盲目开放市场,最后必然被人家吃掉。

    但是,政府有些部门不能正确对待国企,居然要求公益性国企以赢利为目的,比如中国粮油公司和可口可乐合作,也是被逼没有办法,因为国家要求这个本来是公益性为主的公司要去赚钱赢利。国企当前的危险是,过分市场化,甚至开始外资化,很多收益没有流向人民。国企的很多股份卖给私人后,国企利用天然垄断地位赚取的大量利润就没有交给财政部,而是流向私人股东 ,而不少股东还是外国人。很多国企领导热衷于将国企变成跨国公司,如果跨国公司化,国企将不可能维护中国的利益和公共的利益。

                   依赖外资和外贸的巨大危害

    中国最早制定合资法时,规定合资有9年限制,9年之后就收归我们。邓小平先生当时很清楚,不可能依靠外国发展中国,只是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让步9年。89年以后,取消9年限制,外资 变成永远存在了。这和开放时的初衷有很大不同,中国就有被外资控制的危险。外资扩大必然导致外贸扩大。中国当前GDP增长部分的70%来自外资,全球没有一个国家能够长期这样做。庞大 的外资和外贸具有极大危害,长期来看在外资和外贸主导下,越往后中国将会越衰弱,民生问题也将越严重。

    具体来说,外资存在如下严重问题。

    1、它的产品主要是卖给外国人,因此没有兴趣和必要关注中国市场和需求的扩大,因此永远不愿意提高中国工人的工资。

    2、外资的钱也是中国的钱:它们往往是拿着中国的项目回到美国金融市场去融资,而美国金融市场上的很多钱,来自中国借给美国的钱(大量购买美国国债等);或者很多直接拿着项目到中 国工商银行等银行去融资,而中国工商银行的钱来自中国广大内地老百姓的储蓄。但是工商行不愿意借给中国内地发展,因为它们没有信用担保。而且地方政府利用外资发展有一个好处,就 是自己可以不用费力操心经济,经济发展好坏和自己关系不大,好坏都是外人的,不用承担责任。地方金融系统的责任应该是支持地方发展,而不是支持总行的利润。地方银行什么都不做, 给当地储户很低的利息,然后将储户的储蓄转给沿海等地大城市的银行,拿到5%的利息,最后交给外资利用。

    3、外资不可能带来技术。美国的生产搬到中国来,用美国一个工人的工资在中国可以雇用好几个人,还有大钱赚,它为什么要带技术来呢?

    4、我国外贸赚的相当部分钱拿来可能还治理不了这些外资造成的污染,更不用说支付为外资企业工作的工人的退休金了。

    5、影响到外国工人,他们不喜欢中国,因为这导致他们没有工作。

    革命是反对资本家,而不是反对资本。资本主义社会资本属于少数人,在社会主义社会资本属于人民。抑制外资后,可以依靠主权信贷形成资本,发展中国。中国有人、资源以及良好的技术基础,为什么要外资,将本地财产货币化就有资本了。这关键是建立主权信贷体系,这一方面可以参考我已有的相关论述。

                       警惕金融自由化

    我不同意金融自由化,因为我们没有足够的高级金融人才,即使有了这样的人才,也可能应对不了。即使是美国央行也应对不了金融市场,以前它的干预对市场影响很大,但是现在它也只是 金融市场上的一个一般的玩家,现在美国央行每次干预金融市场都以吃亏告终。美国金融基础设施发达,中国金融一开放,两年内就会出现金融危机,中国政府很可能因此破产。

    我国3万亿美元外汇储备其实是被美国控制的,中国是不能自主利用的。人民币如果可以自由买卖的话,美国就更能够完全控制。外汇市场上是谁资本多,谁就赢。它们的资本比你多得多。现 在世界外汇市场上每天的交易量是4万亿美元,股票市场交易量是60万亿美元,人民币国际化后,中国外汇储备可能在一天之内损失光。争论人民币汇率高低完全是浪费时间,因为这也是可以 被国际资本控制的,如果中国金融自由化了,两支对冲基金就可以控制人民币汇率的升降,从而让国际资本无论人民币汇率走高还是走低都赚钱。懂对冲基金的优秀的中国人都被外国人请走 了,比如高盛,中国也请不起好的,中国已经因此赔了很多钱。
 
    我一直主张用人民币结算和中国有关的外贸,但是不是主张人民币国际化,如果和中国无关的贸易不能用人民币结算。人民币国际化会带来很多麻烦,因为只有很强大的经济和金融系统才能 应对本国货币的国际化。允许香港出售人民币公司债,这是为人民币国际化开了一个后门。这样做可能导致投机者在香港制造亚洲金融危机一样的人民币危机,把人民币搞得一团糟。如果中 国要搞帝国主义,才需要人民币国际化,否则不需要。千万不能让香港继续经营人民币国债、公司债。香港1997年后其实仍然是外国的基地,而且比以前危险得多。以前我们都知道它是英国 的天下,现在收回来了,我们以为它是中国的,其实它仍然做买办工作,做国际帝国主义的先锋,但是现在它以国民身份公开来做,挡都挡不住,也不被认为是卖国。

    当前很多人主张学习美国,让中国金融部门自由化和膨胀。中国这么大,学不了香港。香港没有工业,只是做交易,而且它介于国内外两个不平衡市场之间,将二者连接起来,可以很赚钱。 它还利用地缘政治赚钱,先是朝鲜战争,后来是越南战争,战争双方都通过香港买卖军火。中国如果学习美国,几年内就会出现美国一样的金融危机。中国不少银行吹嘘自己危机后利润多高 ,其实是以中国整体经济的受损为代价的。

    现在外资收购中国银行的股份不能超过20%,但是两年后根据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规则,将全面开放银行业,我们必须防止大银行到时候都被外资买过去。银行系统的开放将带来历史上最严重的后果。

    美国逼迫人民币升值。美国不愿意人民币和美元挂钩是因为这样它不好搞鬼,它要求人民币升值其实是为了让人民币自由浮动,这样它好搞鬼。万一被迫升值,应该升工资而不是人民币。升 人民币的直接后果是压低中国工人工资,而升工资则把好处留在国内了。解决与美国的经济争端最重要的步骤不是盯着这几个表面的经济问题如汇率、关税等等,最关键的是我们是否可以比 其他国家更快一步解决自己的经济问题,如果我们调整得快,将长期平稳、自主发展,外汇外贸损失将都是很小的。


相关文章:
·江宇:“资本不干政”是中国的制度优势
·翟玉忠:中国学术本是超越西方理性的智慧之学
·贾根良 :不对称全球化——历史、理论与当代中国
·陈平:中国的改革开放和中国道路
·翟玉忠:《说服天下:<鬼谷子>的中国沟通术》前言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