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谈天说地
当信任瓦解,社会也就崩溃 
作者:[一位台湾人] 来源:[网友推荐] 2013-12-27


    十年前,我带年仅三岁多的儿子到美国旅行,寄宿亲戚家。

    亲戚拿个全新的儿童汽车安全座椅给我,说:「这里规定儿童一定要坐汽车安全座椅,这个给你用,因为是借来的,请尽量不要弄脏,我还要还人。」两周后,我不再开车,他拿着半新不旧的安全座椅到量贩店办退货。店员一声不吭,钱全数奉还。

    亲戚得意地对我说:「美国的商店,两周内都可凭发票退货,所以我们常来这里『借』东西。有些大陆人甚至连电视都『借』哩! 你说,美国人笨不笨?无条件退货的漏洞这么大,他们竟然都不知道!」

    来年,我到日本,在当地做事的台湾朋友招待我,出入都开车。我问:「东京地狭人稠,不是很难停车吗?」「没那么严重啦!政府规定要有停车位才准买车,所以车子并不像你想的那么多。」他说。

    「哇!那你有停车位喽?一定贵得吓死人对不对?」「你怎么跟日本人一样笨!先租个停车位,等车子挂牌后,再把停车位退掉,不就解决了?」

    几天后,换成日本朋友招待我,待遇沦为两条腿加地铁。他客气地说:「东京养车容易,养停车位难。所以只好委屈你挤地铁了。」我马上向他传授「破解之道」。

    没想到他没有「悟道」的狂喜,只淡然说:「真要钻漏洞,其实到处都是,比如家母住在乡下,我把户籍迁过去再买车就可以了。但是,我实际上就住东京,没停车位却买车,左邻右舍会怎么看我?开车上班,我怎么面对同事 ?上司及正派的人不会这样做。」

    美国商店无条件退货的机制与日本到处漏洞的法规,都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上,当「信任」瓦解,社会也会崩溃。也因此,他们可以容忍政客做错事,却不容许政客说谎。

    我们则是「假到真时真亦假」,每个人都虚虚实实,整个社会是在「怀疑」的基础上运作。思维影响行为,而个人行为又可扩及影响企业服务、社会运作。

    记得去罗马搭乘地铁时,发现有售票机却没有验票机。

    当场起了疑惑,到底要如何确认乘客有没有买票?那这样地铁不就铁定亏钱嘛? 这是我们的习惯想法,总是想要替自以为的小聪明或贪小便宜寻求应对之道。

     对于意大利人而言,我们会问这种问题才奇怪。搭车为啥不买票?乘车怎么可以不买票呢?两方想法当下有了差异。

     如果你真想知道是不是可以不要买票搭车? 可以,的确可以入站搭车,但是你要确保不会被富有正义感又鸡婆的意大利人发现,因为他八成会去举发你。 到时候罚款可就是车价的数倍,而且丢脸还丢到国外去,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建立信任,不容易,却很重要!当彼此信任度越高,管理就越少。路,走对了,就不怕遥远。

     在纽约,有一次参观有名的「大都会博物馆」。付了钱,柜台给我们一个约 10 圆台币大小的金属片门票,有两条夹子。方便我们别在衣领上。 友人告诉我参观中途可以随时出来,如果还要再进去,门票就不用缴回,可以凭原本的门票再进入。 确定不再进去参观,就把门票丢入门口的压克力玻璃柜中。

     我问:「门票的形式、颜色有每天换吗?」朋友回答:「没有」 「那会不会有人把门票带回家,过几天再来呢?或是 10人进去只买 5 张门票,其中一人再把门票带出来给其它人?」

     朋友大笑:「只有台湾人会这么想! 美国人想法单纯多了,进去就是要买门票,不再进去,就缴回门票。基本上美国人相信大家都是守法的好人,所以门口工作人员很少。」

     剎那间让我觉得很惭愧,我们的防弊多于兴利的观念,钻漏洞的念头竟是文化的一部份。

     最近帮台积电上课,发现台积电的餐厅跟科学园区的其它厂商一样,采用外包模式,一样干净整洁明亮。所不同的是餐厅没有人帮你打菜,要吃什么一切自己来,发水果的地方贴了一张纸条---- 每人限拿一袋(洗好切好的)。连入口处也很少有人在管,进餐厅自己用识别证刷卡,月底自动从薪水中扣除。

     一位台积电副理告诉我:有一位员工被抓到吃饭没刷卡,第一次警告,第二次就开除。

    当彼此信任度越高,管理就越少,彼此方便,成本自然下降,工作也越愉快。相反的彼此猜忌、防范、围堵、监督。不但降低生产力,工作也被动,不愉快。各位亲爱的伙伴,您是否也发现当您和周遭朋友、同事处于信任的环境中,做起事情来都非常的有效率,而且默契十足; 但是,处于猜忌和不谅解的情形下,任何事物都进展的很不顺利......

     您了解了这道理。从现在开始,就将心胸打开,用开放的心情,信任的态度,来对待每一位伙伴;或许刚开始,会发现,吃了很多亏,大家都还是防来防去,那是因为您的伙伴还不习惯。

     看完后您作何感想?希望把它传给您的好朋友,一起推广互相信任的信念。

    从我做起努力!我们一起做到,我们都不想活在一个崩溃的社会……

 


相关文章:
·翟玉忠:中国古典政治两大突破——社会功勋制与全民监督
·翟玉忠:社会主义国家以商品为“准备金”的货币革命
·翟玉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是中国文化特色的社会主义
·李建宏:加拿大新冠疫情之下的社会乱象
·翟玉忠:伟大的社会功勋制——激励奉献立功者的选举制度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