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哲学纵横
李海坤:经济学与资本主义的精神 
作者:[李海坤] 来源:[作者惠寄] 2013-12-18


序:

    这是一个,属于资本主义的世界,所谓的主义,指的是一种超越了信仰的精神,他作为整个社会运作的基本指导思想,无时无刻,不在操纵着我们的行动。什么?我们是自由人?是的,我们是自由人,我们自由的或者是无奈的成为了资本主义的走狗亦或是先驱。我们用我们的行动、血汗与生命,无论你是否愿意,在建设着我们的资本主义,亦或是枷锁,我们成为了奴隶,一个名为资本的奴隶主,让我们被迫,也是自愿的,投入到他的围栏中,就像我们自己造了神,然后让他愚昧我们一样。一切都来自我们自己,我们的本能,我们最初,也是最后的防线——欲望。而经济学,作为资本主义产生的学科,它存在的意义就是为资本主义辩护的,就像神学永远在为宗教服务,就像儒学永远在为儒家服务一样。他宣判了资本主义存在的合法性,或者,仅仅只是人们在资本这个血肉的绞肉机下,自我安慰的谎言。我们作为资本的信徒,必将终结资本的存在,就像我们曾经是奴隶主的奴隶一样。

起:

    房地产市场化了,中国人买不起房了,医疗市场化了,中国人看不起病了,教育市场化了,中国人读不起书了,新闻市场化了,中国人比以前更愚昧了,殡葬市场化了,中国人死不起了。从改革开放到现在,我们一直在市场化,然而人民的生活压力却是越来越大,似乎有一只看不见的鞭子,在身后随时抽打着我们,催赶着我们前进。而发展的方式,简而言之,就是不断的市场化。有人说我们就是一个披着社会主义羊皮的资本主义,教科书教育我们:我们是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并存的国家,所以我们依旧是社会主义。然而这样苍白的话语无法为不断市场化的中国辩护。那我们再来看一看,资本主义和我们的差别。

    承:资本主义和其他的社会存在的差别,当然就是资本主义本身,而资本主义作为一种社会意识,他有着教条一般的中央指导思想,那就是资本主义的精神。正如经济学教材所归纳的那样,资本主义的外在形态是理性人,资源的稀缺和利己主义的盛行。然而资本作为一种社会存在,他的精神当然不会局限于这些表象化的描述。

    首先,我们需要知道,资本是什么?资本不是物,物只是资本存在的形式,准确而言,资本是一种建立在一定生产力上,运作于一定生产关系中的可以被物化和量化的人类劳动,这种劳动不仅仅指已经进行了的、被凝结的劳动,同样包含了正在进行的和已经被确定了会进行的劳动。什么是劳动?简单劳动和复杂劳动?抽象劳动和具体劳动?这些是劳动存在的形式而非本质,从科学的角度而言,劳动是一个创造的过程,它满足了我们社会的需求,改变了我们这个社会所拥有的物的存在的复杂程度。资本主义,即是为了尽可能的,最有效率的在某一个特定的生产力发展阶段扩大资本的存量而为社会所创造并接纳的一种主体思想,而资本主义的精神,就是这种思想的核心,它向我们准确展示了资本主义的本质。

    资本主义精神的本质是欲望,这是一种关于积累的欲望,他的使命就是把这个世界中的所有资源都集中在一个点上,也许你会说,无论是什么时代,这种欲望都是存在的,没错,奴隶主希望全世界的奴隶都在自己的手中,那时的人类还很渺小,生产力还很低下,于是土地被视为无限多的一种物品,没有人会刻意的去霸占更多的土地,除非是一些十分优秀的良地,那时候的资源,仅仅被定义为人类社会可接触到的、会出现稀缺的一切,人口则是其中最主要的一部分。到了封建时代,资源的定义扩大了,土地出现了稀缺,出现了极差,在医疗条件低下的当时,人口也是不可多得的财富(人口众多,生产力会在人口的积累下在一定程度上克服资本的限制,并且人口数目的增加会增加天才、大智慧者的出产概率),封建帝王、门阀和地主总是想获得更多的土地和人口。而到了资本主义社会,由于生产力的提升,资源的定义被进一步扩大,由于可以进行器官移植,人的器官也变成了资源,由于社会服务品种日渐增多,各种服务以人力资本的形式进入了资源的行列,信息,作为科学技术、牟利机会进行储存和传播的一种方式,被纳入资源的范畴,但归根结底,我们一直都是在一定的生产力条件下,追求着当时生产力所能够开发出的所有资源的积累,而资本主义的精神,则是在现阶段资源范围内,人们对资源积累的精神,这是人类最初的本能,更多的资源就等于更舒适的生活、更强大的力量、更安全的环境,资本的积累的出发点来自需求,需求来自欲望,欲望来自生存的本能,我们也就是在这样的本能的驱使下,不断蹒跚而坚强的前进。

    由此,资本主义的精神,就有了两个关键词,资源和集中。就“集中”而言,他已经摆脱了早起单纯的对“财富”的追求,而进化为一种精致的,用严谨的数学工具和科学的管理系统来操作以实现各种可以被称为“资源”的整合与积累,集中地方式也发生了改变,从最初的暴力的占有,赤裸裸利益的收买,经过了社会不断的发展,在社会交易成本不断降低的努力下,集中的形式变得模糊,通过社会契约,把集中这种暴力的抢夺和占有隐藏在各种各样的社会关系之下,经理占有职员的成果,股东占有职员的劳动,大股东占有小股东的支配权,社会垄断者占有其他社会成员的劳动,这些曾经毫无道理的掠夺如今在各种各样法律文书、经济学理论和意识形态——资本主义的鼓吹下,变得“合法”了,从侵略、抢夺和殖民变成了垄断、期货和国际贸易,从压榨、剥削和鞭打变成了劳动合同、雇佣和人力资本。这里可以清晰地看到,法律、经济学和资本主义精神的支配下产生的诸多思想流派,都是为资本主义辩护的辩护人,人类为奴役自己的奴役者辩护也许是与生俱来的本能之一,就像《忏悔录》为基督教统治,《商君书》为秦王朝一统,《资治通鉴》为士阶层统治一样。于是集中的形式在资本主义世界被多样化、具体化、合理化,被隐藏、被辩护、被宣扬。无论如何,都掩盖不了它有关掠夺和占有的本质,但是由于这种掠夺有助于人类社会的发展,我们只能痛心的承认这种掠夺是有益于人类社会和我们的族群的,马克思错了,资本主义不仅是原始积累中流淌着肮脏的血和汗,整个资本主义世界中所产生的资本都流淌着肮脏的血和汗,它的合理性和中世纪猎杀女巫的合理性之间从本质上而言没有任何的区别。

    另一个精神的主题,毋庸置疑就是看起来充满了创造性和生命力的资源范畴的扩大,随着生产力的发展,资源的范畴在不断的扩大,资源的价值在不断的变化,在古代只能用来作为燃料灯油的石油,在今天却变成了工业化后生产的血液和命脉,在古代毫无作用的硅,在今天却成为了信息化时代中必不可少的原料。资源的范畴为什么会扩大?从宏观的来说,是由于生产力的发展,对生产所必要的元素的要求扩展和变化了,它要求着资源的范畴的变化,从微观来说,是人类欲望的不断扩大,当你食不果腹的时候,你要求的是温饱,当你温饱的时候,你要求的是小康,当你小康的时候,你要求的是富裕,永无止尽,生产力发展了,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于是欲望也不断变化和扩展。这种社会内在的对资源范畴扩大的要求以最直接的方式促进生产力的发展,同样也在诸多方面影响着人类社会,有好有坏。现代社会中有一种奇怪的谬论——新的就是好的,旧的都是坏的。一切新的东西都会被追捧,奉为真理,事实上,大多数新的东西都是坏的,基因变异99%都是有害的,但是我们不能因为这99%而灭杀了那1%的可能,但也不是说我们为了那1%的可能也要容忍这99%的存在,于是物竞天择,这99%被自然干掉了,保留了1%,人类社会也是一样,人类社会日新月异,于是出现了同性恋的泛滥、性解放、女权主义、废除死刑等等思想,其中大多数都是在经历了实践检验之后要被历史遗忘的,既然在社会中无法为人类的本性和大多数人所接受,我们又为何要去努力的推广和坚持呢?而旧的东西都是坏的吗?商品经济制度难道不是奴隶社会就有的体制,为什么你们不去质疑它呢?言归正传,资源范畴的扩大也是这样,一味的扩大和变化真的是好的吗?在资本主义精神的指引下,无数违反原则的东西出现了,器官买卖中告诉每一个人你们出生的时候就携带了一个宝库,里面有肝有肾,都是值钱的东西啊,于是为了买苹果手机买了自己的肾,经济学家还辩护成这是他在平滑自己的人力资本收入。然后女人的青春和身体在性自由的辩护下被资本主义纳入了资源的范畴,因为男性对他们有着需求,于是女性合理的甚至招摇的出卖着自己的身体,较为保守者参加富豪相亲大会,较为开放者直接穿着短裙低胸装,通过直接或者间接的方式通过出卖肉体获得好处。这些资源的范畴的扩大是好的?或者这是一个不容商榷的问题,无论从什么角度而言他都是不好的,甚至是坏的。但我们无可奈何,我们生活在资本主义的世界,我们必须接受、并且坚持资本主义的精神。

    于是我们很清楚的看到,资本主义的精神,就是尽一切可能,在现有生产力的允许下,在现有所有资源的总范围的允许下,去做到资源的集中和资源范畴的扩大。一切阻挡它前进的东西,无论是思想、体制、国家、民族,都将被冠以邪恶、犯罪、开历史的倒车等罪名加以铲除,如果实在是找不到罪名,那么便赤裸裸的说:你不符合市场经济的规则或者你不民主然后把你干掉。就差直接说:“喂!你挡着我们资本主义前进的道了,所以你去死吧。”在资本主义的精神那里,社会道德就是一个绊脚石和拦路虎,于是资本主义的精神制造了诸多思想来把他们各个击破,为了让女性更好的出卖自己的肉体,它产生了性解放,为了让女性更多地参与到工作中,它诞生了女权主义,为了让人们产生更多的需求,它产生了信用制度和消费之上的观点,为了更好的促进垄断,它诞生了反垄断法来掩盖垄断并阻止新的垄断者抢夺他们的资源,为了把人们更好的绑定在资本主义的战车上,它产生了拜金主义让人们臣服。这就是资本主义的精神,它反映了一切有关资本主义的核心,他就是资本主义的《十诫》。

转:

    不过,他真的是好的吗?可以了肯定的是他的大部分是好的,他极大限度的解放了生产力、发展了生产力,扩展了资源的范畴,拓宽了人类的眼界,它让人们有了更多机会和可能摆脱病痛,前提是你支付得起,他让人类社会能够在一个更高的层面上去向新的空间前进,直到星辰大海。

    然而,他全都是好的吗?可以肯定的是他绝不是都好的,他有很多很多的缺陷,于是有了援交、色情产业,有了海天盛筵,有了极大的贫富差距和效用差距,于是改革开放了,资本主义化了,中国人看不起病了,买不起房了,上不起学了,被媒体蛊惑和愚昧了,甚至死不起了。这是好的吗?经济学家会用各种方法为他辩护,但是我们可以肯定的是,我们的本能告诉我们他是不好的!这不是自然科学,这是一个社会,虽然存在有社会意识,但是我们依旧知道,这不好,你要为他辩护?在我们容忍范围内我们对你表示不屑,称呼你为专家,在我们的容忍范围之外,我们会拿起武器干掉你。于是我们被社会意识赋予了义务纠正它的缺陷,避免他的错误。

    现在,我们知道了资本主义的精神,也知道了我们有义务纠正资本主义的缺陷,那么关键在哪里呢?除了关注民生之外,我们还需要找到什么着眼点?答案是经济学,经济学是为资本主义辩护的,他不应该成为整天奉承资本主义的佞臣,资本主义好的地方他吹捧,资本主义错的地方他也狡辩,他应该成为敢于直言、让资本主义纠正错误的谏臣,当然我严重的怀疑现在经济学家的风骨和人品,他们能有魏征的一半我就很高兴了,且不说为中华民族这个族群做出什么贡献,只要不卖国就是好的经济学家。

    其次,就是有关我们族群的未来和社会前进的希望。资本无国界,但资本家有自己的祖国!资本主义兴起于西方,他不可避免的充满了欧洲中心论、西方中心论,无可避免的为西方的资本家辩护和牟利,东方的巨龙想要崛起,就要与他们一争“道统”,那么战场毫无疑问就是经济学,于是产生一种符合中国文化、符合中华民族利益要求的经济学就变得至关重要,不然中国难道准备空手去和武装了200年都武装到屁股的西方资本主义战斗吗?

    我们和西方资本主义最大的区别就在于,西方资本主义认为资本主义就是人类社会进化的终点,而中国传统则认为,一定还存在更好的社会存在,它将随着生产力的发展而到来,不管是大同还是共产主义,他们的本质都是一样的,那就是更好的生存空间和生存状态,现在我们把它定义为社会主义。中国的大儒和贤人为了实现它,已经努力了两千年,也因此领先了世界两千年,不过是后来弄错了方向,点错了科技书,导致被西方反超,毫无疑问只要中国继续发展下去,中国完全有可能再次领先世界,去寻找未来的桃源。有一个很严肃的问题,一直在困扰着78年后的中国经济学家们,那就是我们作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为什么会有私有制,为什么会有市场化?为什么马克思笔下完美的生产计划在中国却变成了制造天灾人祸的好手,难道社会主义,甚至是共产主义,真的是子虚乌有的梦幻?作为一个信奉唯物主义存在,我只能说,是我们错了。我们的生产力很落后,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所以我们的生产力决定了我们的生产关系只能是资本主义早期的生产关系,而马克思和毛泽东他们所规划的生产关系却需要比美国还要强大的生产力为背景,我们可以说《高等数学》是一本经典的好教材,但是如果他拿给小学一年级的学生做教材,那么他就是一本坏的教材。所以我们要不断的发展生产力,改善人民生活,不是为了维护资本主义,而是为了发展资本主义,使他能更好的过渡到高阶段的社会状态。所以现在,我们需要经济学,作为我们崛起和反击的武器,作为我们发展和前进的指南,而不是西方资本主义的宠佞,为洋大人的作威作福鸣锣开道。

合:

    这就是资本主义的精神,这也是人类的精神,这是一个时代的堕落和崛起,这也注定了是一个民族重回历史舞台的时机,我们在从前付出了太多,我们现在也在不断的付出,可以说,我们在投资,我们会从某些人的身上收回利息,也会把某些胆敢阻挡我们的人踩在脚下,但是我们也需要记住,我们的目标,是星辰大海!

作者简介:

李海坤(1992—?)就读于复旦大学经济学系,目前是大四学生,长期致力于中华原生文明的解读和复兴工作。


相关文章:
·陈平:诺贝尔经济学奖有两点改变可喜可贺,但咱依旧没必要对它抱过高期望
·美国教授:美国的兽性资本主义之根
·赵磊:资本主义黄昏的猫头鹰
·美国经济学家Brian Arthur:道家“非常具有现代性”
·翟东升:有些在美国不入流的经济学,在中国却被写进了教科书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