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哲学纵横
陈壁生:谁是儒家真正的敌人 
作者:[陈壁生] 来源:[网友推荐] 2006-01-31

2005-11-18 10:20:31   来源:南方日报     
 

  
  一种思想,一旦摆脱了书卷的羁縻,降临于社会现实之中,成为生活原则、政治政策,便不免显出歧异的面貌来。于是为这种思想鼓吹的,并不见得便是信奉者,反抗这思想的人,有时恰恰是这种思想的知音。譬如魏晋时代,权力集团是喜欢儒家的,于是“以孝治天下”。孝则孝矣,三代之治没有来临,反倒治出一个“名士少有全者”的社会。而当时的名士,却偏不吃统治者那一套,所以只得“非汤武而薄周孔”。所以,整天自奉为礼教信徒的人,却是败坏礼教的人,而反礼教的,倒是真诚地相信礼教。这种状况,历史并不乏见。

  而在古代,谁是儒家真正的敌人?是叔孙通、公孙弘那样的人,他们自称儒家,他们做的事情,也似乎能够在儒家的书里找到一点证据,但是,他们主要是用儒家去服务于专制政治,用儒家去让刘邦知道做皇帝的风光。这些人败坏了儒家的形象,更对儒学臣服于专制下二千年负有重大责任。

  近代以来,谁是儒家真正的敌人?就是那些宣称自己信奉儒家的统治者,和为这些统治者出谋划策的读书人。儒学太容易被专制利用了。清末政府为了挽救颓局,就大力抬高孔子的地位。民国袁世凯的尊孔读经封圣衍公,其背后,也是为了他的帝制。正是这些把尊孔读经挂在嘴边的人,他们的迂腐、愚昧、贪婪,让那些对儒学抱有幻想、存有信心的人,最终彻底丧失了幻想与信心。倒是那些全盘反传统的自由主义者,用一种极其激烈的态度,把中国新时代面临的新问题,尖锐地提到了儒家面前。五四时期提出来的民主、科学、自由、人权,都是一个历史时代不得不面临的问题,而这些问题,儒家内部在当时并不能消化。

  到了二十一世纪,我以为儒学在中国可能的发展前景,主要在两个层面:第一个层面,作为一个表达中国人伦理道德、生命情感的符号系统,它可能通过话语功能的强化,在本源处重建道德。在这个层面定义儒学,可以说很多人都是儒家,比如反传统的鲁迅对待寡母的态度,胡适对待发妻的态度。在这个层面上,儒学与汉语联系在一起,也与日常生活联系在一起。第二个层面,是儒学在现代社会中如何面对政治。传统社会中儒学的“落脚点”,也就是它的政治社会功能的实现,落实在家与国两个领域上。而今天,在国的领域,儒学明显已经不适应了,但是可以把“国”转化为“社会”,把“政治儒学”转化为“社会儒学”。“社会儒学”在我看来包括了两种单位,第一种是家庭和正在式微的家族;另一种是书院,承担着类似于现代大学的部分功能。

  在今天的社会,出现了一种非常怪诞的现象,那就是那些儒家口号叫得越大声、态度越激烈的人,就越出名。而不管这个人的水平到底如何——恰如芙蓉姐姐现象。

  空言不如行事之深切。当今同情儒家的朋友们,至少应在个体修身上做好,要在家庭、家族中扮演好自己的角色,然后再发扬坚持道统批评社会的儒家传统。十三经之中,除了《孝经》之外,其他的经书中个体安身立命的地方都在家庭、家族,在“社会”。不要动不动就把儒学政治化,把儒教国教化,汉代专制政治对儒家的伤害已经够大了。


相关文章:
·贺雪峰:中国社会科学只有真正与中国经验与实践结合起来,才有前途和希望
·翟玉忠:以中国为中心的东亚世界体系——真正的人类命运共同体
·翟玉忠:早期中国长期都是法家治国,哪有儒家什么事
·翟玉忠:儒家自由主义经济思想造成中国长期贫弱交加
·真正把中医当命去传承的,是提着脑袋治病的民间中医 ​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