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科学技艺
中国——一条腾空而起的经济巨龙(七) 
作者:[红钻] 来源:[作者惠寄] 2013-11-11

                            七    重装上阵

    经过三十年的奠基和三十年的追赶,中国和西方国家在工业上的差距从当年的望尘莫及追成了如今的望其项背,在部分领域甚至已经让他们感到了芒刺在背。在他们原来的计划中,世界的秩序应该是金字塔形的,美国是全世界毫无争议的老大,日本和西欧紧随其后,他们共同掌握高科技的经济命脉,其他国家依次从事中级产业、低级产业和资源供应的工作。在亚洲则是形成雁形队列,日本做领头雁,四小龙四小虎随行其后,中国负责源源不断地提供廉价劳动力和资源,以维持发达国家们至高无上的经济地位和政治地位。他们则可以在闲暇之余,站在金钱和道德的高地上,视情况对中国给予一些施舍或某种惩罚,从而牢牢地把控住中国的走向,把中国永远锁定在金字塔的底层。可惜中国是不会让他们如愿的。

    依托前三十年打下的基建、教育、国防和重工业基础,中国从“三来一补”起步,在全力发展轻工业的同时,把换来的宝贵外汇投入重工业,建立钢铁厂、化工厂、机械厂等等,然后用重工业的产出改善基建、发展科技,并且反过来为轻工业的发展提供了原材料和机器,例如服装制造业中的缝纫机、染料、纽扣等等,使轻工业的成本降低、竞争力增强,占据更多的国际市场份额。接下来,重工业以轻工业作为最初的产品市场,完成产能和技术的原始积累之后,便开始向更高附加值的工业品进军,比如汽车、家电等等。于是,在这种自我升级的产业循环中,中国的产业链在产量不断扩大的同时步步升级,目前各种主要工业品的产量已经占据了全世界的半壁江山,不但整体产品已经升级到了高铁、飞机等最高领域,而且关键零部件的制造也向上游不断深入,进入到芯片、发动机等核心领域。

    中国发展到这一步,早已突破了西方世界给中国安排好的位置,已经接近于金字塔的最顶端,直接威胁到了他们自己在产业链中的地位,其直接后果就是一种又一种的高科技产品被拉下了神坛,他们开始陷入经济危机了。当然,这些国家是不会束手待毙的。所以,不同于新中国第一个三十年的闷头发展和第二个三十年的开放贸易,接下来中国的路将是另外一种走法。我们会面对更直接、更激烈、更残酷的竞争,西方国家将有可能撕下一切假面具,打破他们亲手制定的所谓规则,对此必须有足够的心理准备。这是最后的战争,是决定中国兴衰成败的产业战争,现在中国都正在全力以赴地去赢得这场战争。

A.紧追不舍

    如果说有一类产品是西方国家最不愿意中国能够生产的,那就是集成电路芯片,如果要在其中挑一种他们最不希望中国制造的,一定是计算机的中央处理器(CPU)。不过这恰好也是中国最需要突破的,不但已经实现了突破了,而且还在继续突破,从原型到龙芯3B,中国追赶的脚步从未停下。


 
    今天的龙芯早已走出实验室,进入了实际应用领域,除了超级计算机,还成为刀片式服务器、笔记本计算机、网络防火墙乃至机床数控系统的运算核心。和国外的同类产品相比,龙芯的性能和价格都处于劣势,不过其最大的优势在于中国人掌握其技术核心,在诸如通讯和国防等对安全性要求很高的领域使用的时候,不必担心存在别人设置的后门。最近,美国阻止华为和中兴在美国的并购行动,乃至禁止使用二者的电信设备。信息技术最发达的国家如此担心所谓的安全问题,不禁令人疑惑,以己度人的想来,莫非美国卖给中国的信息设备中也存在某些值得担心的问题不成。毕竟还是自己的东西用得放心。比如由龙芯构成的KD-90,是一种低功耗、小体积的移动式高性能计算机,可以用作预警机的信号处理、作战指挥系统等涉及军事应用和国家安全的场合。
    中国自主研制的CPU还不止龙芯一种,还有神威系列CPU。神威的定位和龙芯不同,不是针对商业和单机应用,而是针对多CPU(万核以上)并行计算而设计和优化的,用它构建成巨型计算机,用于天气预报、金融数值分析、地球模拟、流体力学数值计算、药物筛选乃至密码破译、模拟核爆炸等等场合。 


 
    作为超级计算机,神威本身的排名并不算高,在中国名列第二,位于“天河一号”之后,但其最大的意义在于采用了自主CPU。在此之前,中国的超级计算机都是基于进口CPU的。超级计算机并非把足够多的CPU集合在一起就可以做成的,除了相互间的通讯和数据共享等问题,功耗和散热也是主要的制约因素。自主设计的神威是针对超级计算的,其优点在于并行效率高和功耗低,并且采用了独特的水冷散热技术,所以能够构成高密度的计算单元,一个机柜中可以包含1024颗CPU。

    在顶级超级计算机领域,中国曾经夺得过第一的位置,后来被日本和美国的计算机超过。截止到2012年底,全球最快的500台超级计算机中有72台是中国制造,仅次于美国,位居第二,远远超过了日本、德国、法国等传统强国。目前中国还在研制更强大的超级计算机,2012年里中国启动了“天河二号”的研制,其理论运算速度达到5.5亿亿次/秒,实际连续运算速度3.4亿亿次/秒,均2倍于目前排名世界第一的美国“泰坦”超级计算机。2013年6月,“天河二号”正式从美国手里夺回了第一超级计算机的位置。

    中国自主发展CPU,其意义不仅仅是在商业上或科学上与西方发达国家展开竞争,而是要独立自主地掌握的强大的信息能力。当工业进入机械时代的时候,一个国家的工业能力表现为重制造――钢铁、化工等等,即掌握能源和改造物质的能力。如今工业已经发展到了信息时代,一个国家在重工业能力之上还必须具备重信息能力,也就是超级计算能力,即计算和处理海量信息的能力,否则在国防和经济上都会处于被动挨打的地位。

    与超级计算机、CPU相比,无人驾驶汽车算不上什么要紧项目,主要是现有技术的集成和应用问题。不过中国在这方面的投入却反映出了一种科技发展策略,那就是全面追踪、寻求突破,依仗全面的工业体系、天量的工业产能、庞大的科技人口和巨额的资金盈余,在所有的产业方向上进行追赶、跟踪和开拓,这一点在基建、能源和装备制造等方面中已经表现得很清楚了。


 
    2012年中,Google的自动驾驶汽车被媒体热炒,有人说这项技术将会把刚刚占据产销世界第一的中国汽车工业抛进深渊、西方世界重新占据产业链的高端云云。其实与其说这是一种判断,不如说是一种期望,或者叫妄想也许更贴切,反映了西方世界面对新兴的工业中国时所感受到的焦虑。今天的中国早已不是那个贫穷落后、任人欺凌的农业中国了,而是独立自主的工业化中国。无论别人希望与否,中国人能够而且必将制造一切自己需要的东西,从CPU到智能汽车,从航空母舰到载人飞船,只为能够掌握自己的命运,这就是所谓历史大势,绝不会因为某些人的期望而逆转。

B.逆水行舟

    起初是从钢铁水泥的基础工业开始补课,接着是从服装鞋袜的代工做起,后来做家电、做手机、做汽车、做飞机……,中国的产业一步一个脚印地向上攀登,现在已经发展到了与发达国家的最高端产业进行竞争的地步了,比如电话交换机、液晶面板、太阳能发电等等。这些产业从发达国家对中国的反倾销、禁运以及其它各种制裁的名单中就可以看出来。 


 
    液晶面板生产线的代数是以其原产的液晶基板尺寸为标志的,代数越高,基板尺寸越大,可以用更经济的价格切割出更大的面板,在市场上就更有竞争力。京东方和华星光电的8.5代线是仅次于夏普10代线的高等级生产线,其基板尺寸为2.2米×2.5米,可以切割出6片55英寸的液晶面板。

    围绕液晶面板,一场实实在在的战争正在发生。从八十年代开始,中国花费二十多年的时间建立了大量的显像管产能,在此基础上,利用规模优势占据全世界的彩电市场。然而,随着平面显示时代的到来,先发工业国用液晶平板冲垮了国内几乎所有的显像管厂,国内的电视厂商被迫高价购买液晶面板。而日韩台的液晶厂利用垄断优势哄抬价格,使面板的成本一度占到电视整机的三分之二,国内电视厂只能赚一个外壳的钱。而且这些面板厂商还利用减少保修期限等手段进一步压缩国内厂商的利润空间。而当国内的液晶面板企业艰难起步的时候,境外的面板厂商则利用低价倾销、转让淘汰生产线、假合作真拖延、囤积居奇、价格串通等种种手段加以打击。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以京东方(原北京电子管厂)和华星光电为代表一批国内企业逆势而上,坚持升级产品线和扩大产能,在市场中占据了一席之地。

    京东方的坚持并非只是其一个厂家、一个行业的事情,而是关系到上下游的整个产业链的生存和升级。譬如京东方的液晶工厂上马后,带动了在显像管破产中硕果仅存的咸阳彩虹集团为其配套生产玻璃基板、在胶卷大战中幸存下来的保定乐凯为其生产偏振光片,还有其他的企业为其研制液晶生产所需的关键设备、研发核心技术。所以,这是一场整体战,是中国的全部产业作为一个整体突破国外封锁和技术瓶颈的生死之战。

    在这场战争中,中国没有退路可言,要么完成产业升级,让人民享受原来发达国家才有的物质生活和劳动福利,让中国重新傲然屹立在世界之林;要么在技术上、产业上受制于人,只能靠给他们做代工、卖苦力换得温饱,然后还要忍受他们的轻视和指责。幸运的是,至少还有那么一些中国人没有放弃,中国政府也没有。


 
    从时间节点来看,这次反垄断处罚的出台之日,刚好是中国最新的液晶面板生产线全面满产之时。这显然并非巧合,而是一次迟来的拉清单,同时说明了两件事情,一是中国自身的液晶产业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突破了,二是中国人从来不会忘记谁对我们做过什么,无非是个时机到没到的问题。这一次反垄断处罚的金额虽然不大,却开创 了一个法律先例。而且非常有趣的是,所有被处罚的境外厂商都很低调地、迅速地交纳了罚款,这也从侧面说明,中国液晶产业已经发展到了一定的程度,让它们再也不能为所欲为了,甚至连大声喊冤的力气都没有了。

    2012年前后,在光伏产业中同样爆发了战争。欧洲的光伏企业先是在美国对中国的光伏产品发动反倾销调查,2012年5月17日,美国商务部对中国光伏企业做出了35%以上的双反(反倾销、反补贴)税率裁决。同年7月,挟美国双反裁决结果,欧洲企业在欧盟对中国的光伏产品申请进行反倾销调查,9月6日,欧盟正式启动了反倾销调查。中方为此进行了交涉,但并无显著成果。时间进入2013年后,3月20日,中国最大的太阳能电池生产商――尚德电力――正式进入破产重组程序。接下来,在中国的外交努力之下,有包括英国和德国在内的15个欧盟国家反对针对中国光伏产品的双反调查。当地时间6月4日,不顾大多数成员国的反对,欧盟委员会公布了初裁结果,双反成立,但临时反倾销税从此前提议的47.6%降低到了11.8%。紧接着,北京时间6月5日,中国启动了对原产于欧盟的进口葡萄酒的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7月1日,商务部正式立案进行调查。这在欧盟内部引发了矛盾,因为非常“巧合”的是,最支持双反的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都是葡萄酒的生产大国。7月27日,中国与欧盟就光伏贸易争端达成“友好”解决方案,中方以价格承诺的形式保证光伏产品的价格高于0.56欧元/瓦,比目前的均价上涨了7.7%,欧盟方面则放弃双反制裁。8月27日,欧盟委员会披露了终裁结果,其中给出了中国光伏企业33.7%-64.9%不等的双反税率,但这个税率仅仅是给本次调查一个交待而已,实际中仍然按照价格承诺的幅度执行,此外,硅片被排除出本次调查。至此中欧之间光伏战争暂时告一段落。

    但故事并没有结束,9月16日,中国商务部发布公告,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进口太阳能级多晶硅以保证金的形式实施临时反补贴措施。此前,商务部已于2012年正式受理了针对美国和韩国多晶硅的双反调查,并于2013年7月18日公布了初裁结果,认定二者的倾销幅度分别为53.3%至57%、2.4%至48.7%。当年面对来自北方的钢铁洪流,中国人对他们说,战争什么时候开始,你们说了算,什么时候结束,我们说了算。今天,这句话也同样适用于产业战争。

    现代工业发展到今天,每一件产品的背后都是一条长长的产业链,其竞争已经远远不止于产品的竞争、技术的竞争、厂家的竞争,也不只是行业的竞争、资本的竞争,而是国家级别的竞争、工业体系的竞争、产业链的竞争。CPU是这样,液晶面板、太阳能电池也是这样,大飞机更是这样,其产业链的广度和深度都是一个中等体量的先进发达国家无法独自达到的,只能借助于国家联合体的力量才行,比如欧洲共同体研制空中客车与波音抗衡。中国作为后发国家,面对产业落后、弱小的现状,要想在竞争中实现赶超,国家的作用更是不可或缺的。如果只靠民间的私有资本和自由市场竞争的办法,只会被各个击破。那种以为市场是公平的、靠自由竞争就可以万事大吉的想法是非常幼稚的,市场上的公平和自由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也不是靠洋人恩赐的,而是靠我们自己的实力争取来的,液晶产业和光伏产业都是很好的例证。这是一种国家之间的整体战争,我们只能全力应战,没有退路。

    在这场战争中,国家的作用除了在国际争端中为中国企业打开一片天地,还应该体现在引导中国企业提高自身的战斗力,即支持企业进行长期的研发、掌握属于自己的技术、完成产业升级,无论国企还是私企,把所有的力量集合在一起,构成一支产业的军队,一致对外,才会有战斗力,才能生存下来。如果国家仅仅满足于牵线搭桥、用市场换技术、搞代工型合资企业,然后从中赚一点税金,这是没有前途的,合资家用轿车就是明证。认为市场是万能的,只需要撒手不管就好了,自由竞争可以自发地解决一切问题,也是行不通的,稀土行业的乱象便是活生生的例子。无论单个士兵如何武艺高强,一支没有统帅的军队是不可能打胜仗的。企业和国家之间的关系也是同样,否则液晶和光伏这两场战争就会是另外的结果了。

    总体来看,中国现在正在向着国家挂帅、产业统合的方向前进,小煤矿关了、稀土、电力等很多产业都在进行整合。这令诸多的市场原教旨主义者如丧考妣,和一些国际势力合唱,大声咒骂着“国进民退”、“糟得很”等等。其实不然,这属于“国进民进”,国家带领国企和民企在国际市场上共同前进,用国家的力量为行业撑腰,用敌人自己的办法回敬他们,为中国工业杀出一条出路,这不但不是“糟得很”,反而是“好得很” 、“妙得很”,完全值得坚持下去。

C.全新领域

    在各个产业领域,中国除了亦步亦趋的补课式追赶,比如重型机械、光刻机、CPU等等,此外还有超越式追赶,即直接最先进的技术方向看齐,相当于一边补课一边预习,于是可以用最短的时间完成超越,激光3D打印就是最好的例子,在其他领域类似的例子也很多,比如石墨烯产业。

    石墨烯是近年来非常热门的一种新材料,曾经被认为是不可能存在的,直到2004才被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的两位科学家制备出来,二者获得了2010年诺贝尔物理学奖。此后,人们发现石墨烯具有很多优异和独特的性质,其潜在用途十分广泛。于是,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围绕石墨烯,全世界掀起了科学研究和产业应用的热潮。  


 
    石墨烯材料可分为两类,一类是由单层或多层石墨烯构成的薄膜,另一类是由多层石墨烯(10层以下)构成的微片。薄膜可用于制造集成电路,还可以用于制造触摸屏和其他需要透明导电材料的领域。微片则主要应用于药物、检测、催化剂、导电及导热领域等。由于石墨烯具有优异的导电性、极高的透光率和独有的可弯曲性,特别适合于制造柔性触摸屏。

    在石墨烯产业化方面,中国已经开始形成实际的产业了。江苏常州一条自主知识产权的年产10吨的石墨烯生产线将建成运行,据报道推算,其价格达到6元/克。四川德阳建立了石墨烯产业园,将产生基于石墨烯的电池机材料等等,目标包括实现石墨烯电池产业化。 

    在石墨烯的应用产业方面,2012年1月,江苏常州的二维碳素创业团队就研制出了手机用石墨烯电容式触摸屏,并推出了可实现全部基本功能的世界首款石墨烯电容触摸屏手机,其4英寸石墨烯触摸屏手机已小批量试生产。至2013年5月,中国第一条年产3万平方米石墨烯透明导电薄膜的生产线在该公司投产。此外,中科院重庆研究院也研制出了大面积的石墨烯触摸屏,并准备进行量产。
 


    纵观2012年里中国的产业升级,有些仍在艰苦追赶,比如大飞机和发动机;有些正在缩小差距,比如CPU、光刻机;有些已经基本赶上,比如重机械加工、液晶面板;有些则是保持跟踪,比如自动驾驶汽车;有些正在同步竞争,比如石墨烯、太阳能发电;有些在别人放弃的时候继续坚持,比如核能发电;有些甚至已经开始领先,比如高铁、激光3D打印。所以,从总体上看,在刚刚过去的那个龙年里,中国的产业呈现出全面发展和蓬勃向上的态势,这既是过去中国工业发展的必然结果,也是今后中国工业升级的推动力量,其背后折射出的是一个文明、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不甘落后的坚定决心和的重新屹立于世界之林的雄心壮志。

    中国的产业从来不缺乏悲观者和批评家,无论取得怎样的进步,这些人永远有话要说。当我们的工业刚刚起步的时候,他们批评说我们什么都做不出来;当我们做出来之后,他们又批评说不够多、不够好、不够便宜、没有市场;当我们做得又多、又好、又便宜、占领了世界市场之后,他们继续批评说没有技术含量;当我们做出了高技术产品之后,他们接着批评说没有核心技术;当我们掌握了核心技术之后,他们还是批评说这不是原创的;当我们拿出原创技术、原创产品之后,他们坚持批评说这些没有用处;当我们拿出最高速、最有用的产品之后,他们则高喊慢下来、等一等……

    然而,正是在这种永无休止的批评声音中,中国的工业不停地前进着,在短短六十余年的时间里,追上了西方世界已历经三百余年的工业化进程,如今已经成为世界最庞大的制造机器、拥有最完整的产业链,并且正在最高端的产业中与西方国家展开竞争。为此,我们必须衷心感谢这些悲观者和批评家。因为正是他们的另类鞭策,构成了中国产业升级的又一动力,从这个意义上说,应该给他们每个人都发一车皮的矿泉水,让他们可以继续声嘶力竭地喊下去。

    再来看看这些年来中国工业的变化,原本不能做的现在能做了,并且越做越多、越做越好、越做越便宜、越做越有市场,不但有产品还有自己的技术、有自己的标准,而且产品的技术含量越来越高、自主器件越来越接近核心、原创技术越来越多、指标越来越领先、作用越来越大……,每一次进步都是一个新的起点,放眼未来,没有什么能够阻止中国工业的继续升级。

D.电动中国

    对能源的掌握和使用是划分时代的标志。以掌握火的使用为分界,人类脱离了动物界,逐步进入文明时代;以大规模使用化石能源为起点,人类进入了工业时代;电的发现和利用,则将人类带入了电气时代。即便是到了现代,一切信息技术的基础仍然是电力,核能也只有在转化为电能之后才能被使用,在可以预见的将来,电能仍将是最理想的能源形式。当年人们对于未来社会的憧憬是“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其中便包含了对于电气化生活方式的向往。

    不过电能在使用中存在一个很大的局限性,通常只能通过电网运输、即发即用,难于储存,几乎所有的电力设备都只能在电线所及的范围之内运行,从家用电器到高速火车,都不能例外,这极大地限制了电力的应用范围。当然,电池可以存储电能,但由于其功率密度低、单位能量成本高,长期以来只能适用于小电器、小功率的场合,或者少数特殊的军事用途。近几年来,随着电池和电机技术的进步,特别是锂电池技术的日益成熟,以及超级电容的出现,电能逐渐变得可以脱离电线使用了。这是对电能使用方式的一种革命性改变,虽然目前的进展还非常有限,但从长远来看,相关技术继续发展下去的话,将足以引起一场产业变革,其影响可能不亚于电能的出现。

    大多数人可能并没有察觉到,在这场变革中,中国实际上已经走在了世界的前列,其标志就是充斥着大街小巷的电动自行车。到2012年为止,中国的电动自行车保有量已经达到了1.4亿辆,2012年产量超过3500万辆,其中出口66.5万辆,08年以来年均增长超过10%,产销量和出口量均占全世界的90%以上。当人们还在为电动汽车的发展前景、技术路线和实现途径而争论不休的时候,不经意间,中国的电动自行车已经占领了广大的市场,形成了实实在在的、规模庞大的新兴产业,从中心城市到偏远乡镇,为上亿的人口提供了日常交通工具。这就是说,已经有一到两亿的中国人实现了出行电动化,这个数字超过了绝大多数国家的全国总人口。

    民众的出行方式是衡量一个国家发展水平的重要标志之一,一般来说其发展路径是:步行—自行车—摩托车—汽车,发达国家都已经实现了汽车化,而新兴国家和地区在发展中都会经历一个摩托车化的过程,比如过去的台湾地区和现在的越南。在这方面,中国可以说实现了跨越式发展,在初步进入汽车社会的同时,越过了摩托车阶段,直接进入了电动交通时代。和摩托车相比,一辆电动自行车价格不过数千元,续航里程可达数十至一百公里,使用简单方便,没有堵车的烦恼,对于城里的上班族来说非常合用。此外,还有电动三轮车,比自行车省力、比摩托车方便安全,适合于腿脚不方便的老年人出行。所以,电动自行车的出现,正好填补了自行车和汽车之间的空白,在中国迅速实现了普及,也成就了一个全新的产业。

    在更为重要的电动汽车领域,中国和发达国家在同一起跑线上开始了竞赛。各国都纷纷推出了各种促进电动汽车产业的政策,并启动了电动汽车的示范运营。中国自然也不例外,深圳从2010年开始推行电动出租车试点运营,到目前为止,已先后投入了800辆中国自主品牌的纯电动汽车,单次充电可行驶300公里,日均行驶里程超过400公里,三年多来总里程超过1亿公里,单车最高里程超过35万公里。长沙和香港也引入了电动出租车。

    此外,电动公交车也开始在中国投入试用。2013年9月,北京市服务能力最强的公交车充换电站——四惠纯电动公交车充换电站正式投入运行,目前北京已有40辆新型纯电动公交车投入了两条线路的正式运营,年内将陆续投入170辆纯电动公交车加入8条公交线路的运营。中国的其他很多城市也都开始了电动公交车的试运营。2012年6月,中国自主品牌、自主技术的纯电动公交车出口到德国,获得认证后正式投入了公交线路运营,经过一年的测试,证明其现有的续驶里程和综合性能完全能满足大部分公交线路的运营需要。

    除了各种新型可充电式电池,近年来兴起的另外一种电能存储器件是超级电容。电池的储能是基于化学反应的,而电容则是基于物理效应存储电能的,和电池相比,电容的优点是充放电快、循环寿命无限、无记忆效应,缺点是体积大、容量小。电容的国际单位是法拉(F),这通常被认为是一个不可想象的巨大单位,一般电容的计量单位是微法拉(百万分之一法拉)、纳法拉(十亿分之一法拉)。物理教师常常喜欢用一个比喻来形容法拉电容之大,即如果把地球当做电容器的话,其电容值也不过是1—2法拉。因此,在过去的很长时间内,电容通常仅限于用作电路元件。超级电容的出现则改变了这一切。超级电容的工作原理基于传统电容和电池之间,其最大的特点是电容量大,可达法拉级别,甚至千法拉级别,功率密度是普通电池数十倍,和普通充电式电池数百至数千次的循环寿命相比,超级电容的循环寿命以十万至百万次计算,是极有发展前途的一种储能方式。 


 
    2013年9月12日,世界最大功率超级电容单体在中国成功实现量产,由中国南车旗下的宁波南车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自主研制的首批5000只7500F超级电容产品交付用户。除了电动机车,超级电容在其他很多行业都有潜在的用途,其快充快放和高循环寿命的特点,使其特别适合于用来回收电能、降低能耗,以及用在某些需要在短时间内释放大量电能的特殊场合,比如航空母舰的电磁弹射器。

    如果从电能的角度去观察今天的中国,我们会发现,从总量上看,中国的发电量已经是世界第一了;从增量上看,中国正在开展史无前例地的各种新能源建设工程,风电和水电的装机容量均为全球最大,并且正在大力进行核电建设;从高新技术看,中国在太阳能发电、新型核电站、可控核聚变、超导变电站、超导电机等方面都处于世界前列;从电力输送看,中国是全球唯一实现了特高压输电实际应用的国家,正在开展西电东送等巨型输电工程;从实际应用看,各种家用电器、电话、手机、电脑已基本普及,还有豆浆机、电饭锅、酸奶机等等过去不曾想过的电器;在电气化交通方面,包括高铁在内,2012年中国新增电气化铁路6千公里,铁路电气化率接近50%,电气化总里程4.8万公里,超过俄罗斯居世界第一,电动自行车已经普及,电动汽车开始起步,电力驱动的城铁和地铁正在全国二十多个城市开建。总之,经过两代人的奋斗,我们如今正拥有一个电气化中国,一个曾经只在梦想中出现的电气化中国,在很多方面甚至已经超过了当年最大胆的想象。这就是工业化的成果,也是未来中国工业发展的基础。


相关文章:
·余云辉:中国是美国主导的全球经济体系的受害者
·翟玉忠:西方移植到中国的学术不等于中国学术(附贝淡宁评论)
·余云辉:吸引美元纸币刺激中国经济如同饮鸩止渴
·李英华:中国古代政教思想及其制度研究——古代政教文明的基本特征(下)
·李英华:中国古代政教思想及其制度研究——古代政教文明的基本特征(上)
大六经工程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