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哲学纵横
韩德强:中国文化不能再谦虚了 
作者:[韩德强] 来源:[作者草根博客2013-08-16] 2013-09-13


  任何一个社会必然有结构、有秩序,因而不可能真自由、真平等,只能是相对自由、相对平等。在社会秩序的无数结构点上,都需要有道有德者的引领,这才是中国文化的精髓。

  近来,不断传来官员失踪的故事。

  有朋友不解:当了这么大的官,年纪也都五、六十岁了,怎么还不明白日子是怎么回事呢?隐姓埋名,移居国外,就算凭国内捞的钱能好吃好喝一辈子,又怎么样?吃能吃多少?玩能玩几个?没有了亲戚朋友,没有了你牵挂的人和牵挂你的人,没有了爱恨情仇,没有了事业功名,没有了家乡祖国,这人活着,跟猪还真没有什么区别了。

  这位朋友经商多年,小有收获,是少数先富起来的人,房产就有好几处。我了解他的故事,大体上说,属于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大潮,头脑灵活,诚实经营,勤劳致富的。虽然不见得每一分钱都干净,但是,没干过犯法的事,更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他有时也觉得自己胆子不够大。年轻时经商的伙伴,就因为胆子大,敢犯法,敢拉些高官一起犯法,做房地产生意,发了大财,资产是自己的十几倍。但更多时候还是想,要那么多钱干吗呢?活得不踏实。半夜做梦鬼敲门,心惊胆颤的生活没意思。

  他的不解提醒了我。我过去常常感叹,越是受过高等教育的,越容易忘记家乡,忽视亲人,甚至背叛祖国。现在可以更进一步说,越是受过高等教育的,越容易当贪官,当裸官,玩裸奔,玩失踪。这是高等教育的失败,更是自由主义型的高等教育的失败。

  记得我上大学后第一次回家,家乡就有人委婉地批评我说,读了书,应该知书达礼。这话我想了很久。肯定是我哪个地方失礼了,不懂礼貌了。问题是,大学里只讲“理”,不讲“礼”。大学里的书,都是数理化,和日常生活为人处事根本就没有关系。知书达礼之“书”,应该是倡导三纲五常之“书”。三纲者,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五常者,仁、义、礼、智、信。而这三纲五常,恰恰是大学批判的所谓封建思想。大学所倡导的是西方思想,自由、平等、民主、人权。带着这种西方思想回到家乡,很容易被批评为“没大没小”、“没上没下”、“不知书达礼”。

  那时候我更倾心于西方思想。“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裴多菲的诗曾经激动过世界上千千万万青年人追求自由,敢于挑战任何阻碍自由的势力,甚至挑战父母,反抗各种权威——即“纲”,不惜以死相逼。也是这种追求自由的激情,使许多青年人“造反有理”,走上革命的道路。鲁迅、陈独秀、李大钊、巴金、胡适,五四运动时期,大批知识分子批判中国传统文化,斥之为“吃人”,辱之为“愚昧”,憎之为“奴性”,贬之为“酱缸”。于是,三纲被废,五常遭弃,传统的社会秩序在青年人头脑中遭到抛弃,思想解放了,个人自由了。

  自由了以后怎么办?

  娜拉打破夫纲,摆脱丈夫的控制,勇敢地走出家庭,冲破婚姻的牢笼,赢得了自由,开启了男女平等的潮流。两性关系平等了,自由了,也没有规矩了,妇女就真的解放了?一部分解放到工厂里,与男工竞争就业岗位。同工同酬,男女工的工资都降低了,工人家庭得两口子都上班才能维持生活,生儿育女的能力下降了,家庭教育削弱了——欧洲、日本、美国都有此现象。一部分解放到妓院里了,毕竟为了自由而抛弃生命的是极少数,为了生命而抛弃自由的是绝大多数。一部分人不停地重组家庭,精力消耗在结婚、离婚、猜忌、挣扎中。还有一部分人接受李银河的方案,将婚姻与性分离,游戏男女。

  夫纲一破,父纲亦难存。父亲既不能拥有儿子或女儿的婚姻决定权,也就没有要孙子或孙女的权利。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一旦夫妻关系自由化,父权也就落空了。家族的繁衍不再重要,祖宗的地位也就可有可无。慎终追远,追怀祖先,造福子孙,曾经是使一个人目光变得长远,能够吃苦耐劳、坚韧不拔的巨大动力,也是一个人能够诚实守信的动力。失去这种实实在在的血缘型的动力,要用其他例如共产主义作为动力,难度的确太大。

  父亲、母亲是集情理法于一身的天然权威。天然权威可破,则例如国家、政党、军队、企业一类的后天权威就更易破坏了。所谓君权,其实不仅是那一个个人的权力,而是代表着社会整体的利益或需要。自古忠孝两难全。但是,在西方的自由思想影响下,孝既不自由,又不平等,是家长制所制造的枷锁,是万恶之源,必须破除。这样一来,不孝,是反封建、反专制的新潮流;孝,就是封建专制思想的遗传基因。于是,约束人的最后一个枷锁就从思想上被打碎了。这样倒有一个好处,既然可以不孝,自然可以不忠。不仅不忠于君,也可以不忠于国。忠孝两难全的古训也就没有意义了。

  应该承认,经过五四运动的冲击,特别是其升级版,改革开放的冲击,中国传统的大家庭、大家族和连带的社会关系一去不复返了,国家的神圣性也被破除了。任何社会共同体都不再能约束个体,个人的选择自由变得至高无上。

  这正是高官们前腐后继,玩裸官、玩失踪的心理基础。一旦共产主义信仰失落,一旦追求个人利益,就没有什么纽带能将其个体与社会共同体联系起来。于是,自由蒸发就没有任何心理障碍了。

  我这位经商的朋友,没读过大学,没有受过自由、平等的教育,没有形成个人本位的权利观,从小生活在农村,也就生活在家庭、家族、村落的各种社会共同体中。追求个人利益,但也懂得共同体的整体利益。正是因为维护、尊重众人,也就得到大家的信任,慢慢地具有了办事能力。这就是所谓的“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近来,他常常叨念一些老人老话。例如,“喝凉酒,使官钱,终究是病”。他庆幸自己没有走官商勾结那一路,钱挣得虽然辛苦,却很舒坦,街坊邻里没有戳脊梁骨的。但是,他也就很难理解为什么那些高官玩失踪了。

  不理解,才是有自信。他觉得这些失踪高官们太傻,损害了国家,自己也过得不像人样。而他则相反,对得起国家,对得起家庭,对得起朋友,也对得起自己。他对自己走的路有自信,也就意味着对中国传统文化有自信。

  从这位朋友身上,我体会到了“礼失求诸野”的更深层含义。中国文化如果只能由少数圣贤来体现,自然“阳春白雪,曲高和寡”,缺乏大众性和生命力。如果像我这位经商的朋友那样,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在最平凡的日常生活中活出尊严、活出自信、活出财富,那才是中国文化的大众性所在,才是中国文化生生不息的魅力所在。

  这么多年来,我接触了不少这样的“现代儒商”。自由平等的西方思想并没有深入他们的心灵。他们还奉行仁义礼智信,他们还有父有君,他们的家庭还往往男主外、女主内。这些品质使他们更大气、更诚信、更能吃苦耐劳,所以也更能团结人,更能鼓舞人的信心。他们生于斯,长于斯,热爱这片土地,当官不当裸官,经商勤劳诚信。

  遗憾的是,按西方右派的定义,这些人是顺民,甚至是愚民,缺乏民主意识,更无自由精神,有待启蒙;按西方左派的定义,这些人是剥削者、压迫者,甚至是“吃人者”,有待打倒。但是,我却觉得,这些人才走着人生的正道,才是社会的脊梁。

  任何一个社会必然有结构、有秩序,因而不可能真自由、真平等,只能是相对自由、相对平等。在社会秩序的无数结构点上,都需要有道有德者的引领,这才是中国文化的精髓。相反,无论左右,自由主义者的思想深处,都是无政府主义,善于破坏,而不善于建设。让这样的无政府主义思想在中国泛滥百年之久,中国还没有完全瓦解,我只能说,中国文化的力量太有韧性了。当然,中国文化也太隐蔽了,日用伦常而不觉,总是默默无闻地支撑着社会生活,还听任知识分子践踏、污蔑。

  只是,中国文化不能再这样谦虚下去,得登上中国政治思想辩论的舞台。否则,失踪的官员只会越来越多。
 


相关文章:
·韩毓海: 毛泽东指出的新路彻底扭转了中国命运
·毛主席和斯大林的激烈交锋:没有毛主席,就没有新中国!
·潘岳:“大一统”文化传统决定道路选择
·一个资产过亿中国人移民美国6年后的自白!
·黄纪苏: 中国当代文化,是什么不是什么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13-10-07 17:12:20.0)
    人类社会历史的发展规律证明,不变革必然会陷入死胡同。记得清朝末期人们对改革的积极断语吗:变则通、通则久。正如历史学者所说:纵观晚清历史,每当还有一线希望、还能控制一定局面的时候,清廷总是拒不变化;直到时机已逝、丧失了操控能力的时候,它才匆匆忙忙地被动变革。变革愈迟,所付出的“利息”也将愈大。然而清廷对此毫无认识,它总是在下一阶段才做原本是上一个阶段应做的事情,而且拒不“付息”,不愿再多做一点让步和妥协,完全丧失了变革的主动权,完全是被形势推着走,改革的空间终于丧失殆尽。 ---------------世界上从来没有什么特例,任何妄言中国独特、有别于他国的论断,都是自欺欺人的说法。(孤鹰)
新法家网友(2013-09-23 22:45:07.0)
    西方有中国印钞速度快吗?人家在最繁荣的80年代也不超过10%。看看中国那些石油商,官员。普通人越努力,越节俭,存钱越多,被剥削的越凶。西方这么做了?倒是官员给自己发工资奖金从来不睁眼,卖地皮从来不睁眼。你是老先生我无意冒犯,不过你要 用事实说话。共产党马克思反动派就应该滚出中国,中国就应该有民主法制。有了多党制衡,剥削才会减轻,印钞票才会节制,贪污腐败就能减少,才会有青山绿水,才有人际间的和谐而不是“吃人”
新法家网友(2013-09-22 11:38:41.0)
    前段时间,韩德强叫兽不是在大贪官薄熙来的身边效犬马之劳吗?现在大贪官薄熙来倒台失势、身陷牢狱,韩德强叫兽有没有找到新的贪官污吏做自己主人啊?
新法家网友(2013-09-19 12:26:50.0)
    尼古拉·雷日科夫(前苏联总理、苏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对苏联共产党的评价:::::::::我们监守自盗,行贿受贿,无论在报纸、新闻还是讲台上,都谎话连篇,我们一面沉溺于自己的谎言,一面为彼此佩戴奖章。而且所有人都在这么干——从上到下,从下倒上。
新法家网友(2013-09-16 19:59:01.0)
    印第安人签了被屠的契约,只是像伊拉克的化学武器那样,还没有被遭到而已。一定有滴。
新法家网友(2013-09-16 17:01:48.0)
    头发颜色的普遍变红,意味着什么呢?
新法家网友(2013-09-14 22:39:37.0)
    看来鲁迅、陈独秀、李大钊、巴金、胡适、蔡元培等这些“五四运动”先驱,加起来都比不上一个叫韩德强的党狗官奴“高明”!
新法家网友(2013-09-14 12:08:58.0)
     《对比一下,“西方”的民主人权与东方(中国)的独裁专制!》 民主国是一个契约国,说白了什么事儿都知道契约的含义;而独裁的国家则没有契约,契什么约啊,挺麻烦的,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难道不比契约更管用吗?哪个人不知道枪的含义吗?那玩意只需要轻轻扣动扳机,不服管的人小命儿就没了。对老百姓履行契约是件很麻烦的事,而领袖、执政党和政府对老百姓说的话就是老百姓必须遵守的契约,看我们多简单! 民主国的国民拥有批评甚至讽刺当权者的权利,你可以漫画总统啊;独裁的国家一味要求人民要统一思想,紧密团结在僵尸腊肉果子狸狐朋狗友周围! 民主国一般不举行阅兵式,那玩意劳民伤财,有钱还干别的呢;独裁的国家经常举行阅兵式,其实是告诉他的人民,别他妈的起翅儿想别的,别找死! 民主国没有诚信的人,言行不一致的人出局;独裁专制的国家不听话不服从者出局! 民主的国家媒体多半是指导政府的,说政府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应该怎么做,不应该怎么做;而独裁专制的国家总是用官办媒体教育人民,该这么做,不该那么做! 民主的国家在信仰方面总是争论,信仰自由,可以争论,没有标准答案,你爱信什么就信什么;独裁国家不能争论啊,我们只“信奉”一种党和政府传播的主义,而非宗教! 民主国家是法制国家,用法律保护公民,同样用法律来约束政府;独裁国家也是法治国家,用法律来保护统治,用法律来统治群众,用法律来保护独裁专制! 民主国家讲人权、提倡人权、给你人权,独裁国家讲国家、讲执政党、讲政府、讲你必须“信仰”的主义,就是不讲老百姓自己的权利! 民主国家总统的亲属儿子女儿有失业的找不到工作的;独裁国家的元首们都是金枝玉叶,将门虎子嘛,当然不存在失业的问题。但是总有拉着几个鸡飙车飚死的! 民主国家当官的总往下跑因为最底层的选民才能给你支持和选票;独裁国家的官员总往上跑,因为你的上级和领导才能给你官位! 民主国家之有候选人,但是不一定选上。总统及其家属子女时刻处于曝光的环境里,随时受到人民群众和新闻媒体的监督;独裁国家有接班人,一般只要朝廷不倒闭的话基本都能接上。这个国家领导人的家属、子女属于最高机密,绝对不能谈论和指责,也不能让老百姓知道! 民主国家人人平等,不存在等级制度;独裁国家党和政府管理群众,就得给你划出等级来,让你们自己斗自己自己涂炭自己! 民主国家的总统是人民公开讽刺的对象,比如穿衣服穿错了,总统的狗长的比总统还难看;独裁国家的领袖只供人们顶礼膜拜,他是偶像,更是蜡像,而且一定伟光正! 民主国家是人民选择政府,政府都是人民选上来的;独裁国家是政府选择人民,看着不顺眼的一概清除掉! 民主国家的总统靠选民而执政;独裁国家的领导人靠枪杆子和谎言来统治! 民主国家的总统视人民为父母,关注人民的呼声也替人民办事儿;独裁国家的领导人视人民为草芥,有一个不多杀一个不少。人民在他眼里,还不如自己家养的一条狗! 民主国家动用军队救灾是义务;独裁国家动用军队就在是皇恩浩荡,国民应该感恩戴德! 民主国的总统为了赢得选票必须顺应民意,倾听人民的呼声;独裁国家为了延续自己的统治会毫不手软地清除掉任何反对之声音! 民主国家的总统不敢说民众的素质低,因为正是这些人给他做总统的权利;独裁国家只能一次次撒谎一次次强奸民意。愚弄老百姓,是他们每天都要做的! 民主国家总统的命运被人民掌握;而独裁国家人民的命运被领袖掌握! 民主国家允许结社建党言论出版的自由,可以游行,可以自己组建政党,不怕被推翻,因为美国四年就被推翻一次;独裁国家凡是民主国家允许的他一概不允许,除非是在自己领导下的结社、出版、游行等! 民主国家的领导人积极和老百姓交往,因为他们知道他们的选票来自最底层选民;独裁国家的领袖忙着和军中的高级将领交往,因为他们知道枪在谁手里!
新法家网友(2013-09-13 13:01:12.0)
    大善!中华文化快快回归吧,别再让西方思想的牢笼禁锢国人了!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