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时事述评
杜建国:谁在支撑莫言获奖与中国崛起 
作者:[杜建国] 来源:[环球时报2012年10月15日] 2012-10-17

  共识网10月14日文章 10月11日,中国作家莫言被授予2012年度诺贝尔文学奖。当晚,著名学者、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教授,分析了莫言获奖的时代大背景。在首先指出“莫言荣获诺贝尔文学奖当然是实至名归的事情”之后,张教授强调:

  “我总是觉得再有十年左右莫言就可以获奖,但现实是瑞典文学院比我们更具想象力和更大胆。这其实……是当下的历史情势的超常规的的选择,……瑞典文学院这一次做了超前的,而且最富前瞻性的选择,……这件事说明瑞典文学院是从大尺度,大历史、大空间看待自己的奖项,莫言的得奖其实是中国的崛起和发展带来的结果,中国文明已经不能被忽视。……中国只要发展的好,就会有更多的荣誉送来。这是必然的。”

  著名学者、《中国不高兴》作者之一王小东先生,则用更为直白的话语道破了天机:

  “80年代我就看过莫言写的小说,说实话,我也没有觉得莫言的作品特别突出,只能说还行。但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其他很多文学奖获得者的作品也未必就好到哪去。正因为如此,诺贝尔文学奖和和平奖一样,评奖时出于政治的考量很多。众所周知,像颁给前苏联作家就是冷战的需要。那么这次颁给莫言呢?我认为是傍大款的需要。”

  当前,欧洲人成天找中国借钱来减缓财政危机,中国企业正在大举并购欧洲的老牌企业,中国的能源企业正在投资英国的核电站和葡萄牙的电网,中国的消费者正在支撑欧洲顶级奢侈品。在这个地球上,中国不是大款又是什么呢?欧洲不傍中国这个大款,又能去傍谁呢?

  笔者认同张颐武教授和王小东先生的判断。金钱上都傍中国了,语言以及文化方面也就不可避免了。这方面,精明的瑞典人并不迟钝。对于中国的经济实力的雄厚和中国企业竞争力的强劲,瑞典人应该有着切身的体会。早在2003年,中国就已取代日本成为瑞典在亚洲最大的贸易伙伴。继2010年瑞典著名的汽车企业沃尔沃公司被中国的吉利汽车集团买下后,2011年,瑞典另一家老牌车企萨博公司也险些被中国企业纳入麾下。曾几何时,瑞典电信巨头、百年老企爱立信以及西门子、阿尔卡特朗讯等,一直位居全球顶级通信设备制造商行列。可是不知不觉间,中国的华为公司和中兴通讯公司异军突起,逐步蚕食了爱立信等企业的市场份额。2012年7月传来消息,华为公司2012年上半年的销售收入首次超过爱立信,荣登世界榜首。

  2011年7月,瑞典教育大臣扬·比约克隆德公开表示:“我希望看到瑞典成为第一个在所有中小学都教授汉语课的欧洲国家。”比约克隆德计划在10至15年之内,全国中小学都将开设汉语课作为第二外语。有瑞典人总结得好:“今天让瑞典人学中文,是顺理成章的。就像瑞典人18世纪开始学习法语,之后开始学习德语和英语一样。”

  今天,莫言能够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当然首先依靠的是莫言自身的努力,不过除此之外,我们恐怕很难否认华为、中兴通讯、吉利汽车这样的中国企业无形之中所提供的巨大帮助。

  莫言获奖,离不开中国的崛起。那么中国崛起、中国成为全球大款,又仰仗着谁呢?在此我要提一下诺奖之外的另一次评选。

  2009年底,“中国工人”群体荣登美国《时代》周刊年度人物评选的亚军。尽管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排名首位,但是,全球有六成网民认为他“根本不配”,亚军“中国工人”成为大家心目中事实上的冠军。

  《时代》总编辑理查德·斯坦格尔对此解释道:“几乎每年,中国对全球经济的发展都至关重要。没有中国工人,就没有中国8%的经济增长,世界经济也会处于最糟糕的境地。所以中国工人是观察中国对世界影响的一个角度,这种影响实在是无法估量。”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中国之所以能够单枪匹马拯救全球经济,主要就是依靠了中国工人的贡献。“是中国工人撑起了中国的天空,因此不能只有外国媒体赞扬他们,中国应该牢记工人才是经济的支柱。没有他们,中国不能阔步前进;有了他们,世界才会感激中国。”澳大利亚《商业观察家》在《时代》评选“中国工人”为年度人物后做了这样的点评。

  一个月前,美国总统奥巴马在总统竞选提名演说中,曲折地表示了对中国及中国工人的羡慕。奥巴马指出,美国要重新恢复繁荣,就需要拥有像中国那样的工人、工程师和科学家大军。

  遗憾的是,今天的中国人却似乎没有“牢记”这一点:工人才是中国的“支柱”。那无数为奥巴马所艳羡的优秀白领蓝领、工人工程师,在中国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不论是从舆论的角度看,还是从现实待遇的角度看。长期以来,中国工人的付出与收入本来就不匹配,可是自去年以来,媒体上充斥着“劳动成本上升”的抱怨。像陈志武教授,竟然连区区劳动合同法都不容忍,而已故的被被南方周末封为宪政良心的蔡定剑先生,则认为确立最低工资标准是不应该的。

  中国工人当选2009年《时代》周刊年度人物的意义,要远大于莫言荣获诺贝尔文学奖。没有皮,何来毛?没有这些白领蓝领、工人工程师,华为、中兴通讯、吉利这样的企业就无法让瑞典人刮目相看,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时间也可能要大幅推迟——如莫言自己过去所说的那样需要“百年以后”。因此,我们在祝贺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际,也不要忘记那些中国工人。


相关文章:
·翟玉忠:法生德——中国传统道德需要法律的支撑 ​
·章永乐:神话与现实:从美国独立建国叙事说起
·张海鹏:当下如何看待孙中山《建国方略》?
·伯明登:建国70周年警惕新自由主义的毁灭性破坏
·沙烨:谁在供养中国的大学生?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12-10-21 08:25:56.0)
    新浪博客上作者姜草子的文章说,不错,从身份上来看,莫言是标准的红色作家。但如果你抹去他的这种身份,认真读读他的《透明的红萝卜》、《红高粱》,以及《丰乳肥臀》和《蛙》等代表作,你还会认为他是那种政治上的中国式左派和所谓的“红色作家”吗?在《透明的红萝卜》和《丰乳肥臀》中,莫言都写了些什么呢?他写了毛泽东时代那场令人震惊的大饥荒,写了农村的基层干部,只用一个馒头作诱饵,就把女人强奸了。在《红高粱》中,他写的是土匪抗日,在那个时候,当其他作家都在写八路军抗日的时候,你写土匪而不是八路的抗日故事,就是一种反叛。至于《蛙》,它对中国计划生育国策的文学式鞭挞,更是与体制内作家的身份格格不入。谈到莫言的作品,网友长庆也感慨说,他的魔幻现实主义的小说《生死疲劳》,其艺术构思更是令人叫绝。书中写道,地主西门闹在土改中被枪毙了,转世投胎变成了一头驴;但就是驴也得入社,后来又在人民公社的牲口棚里被烧死了;再后来,又转世投胎变成一头牛,但牛的命运也很悲惨……;于是又转世投胎,就这样经受了六道轮回,历经磨难。对此,文章作者认为,这部表现中国农村坎坷历史的作品,显示了莫言是个有历史责任感的作家。 与此同时,网友霍军则表示,莫言的作品除了红高粱系列,读的还真不算多,惭愧!但是,久久不能忘怀的却是前两年读过的一篇,写的是几个当年的老同学 在一个小县城里相聚,用的是一个以修理自行车为职业的中年人的口吻。他的一位老同学如今在省里当了组织部长,衣锦还乡,点名要见以前的那位班花,也就是这位组织部长当年曾经暗恋的对象。这位班花后来嫁给了当年班上的一名小才子——现在担任这个小县城的文化馆长。重逢之后,这对地位低微的两口子都对那位省委组织部长极尽恭维谄媚之能事,这也算是人之常情吧!今天中国的小民百姓不在当权者面前挤弄笑脸,那才是怪事呢。但接下来,莫言写得却更让我们哑口无言。那位省委组织部长在酒席间要求班花再次表演当年的绝技──拿大顶。这名班花四十来岁,已是半老徐娘,但酒意之中,在丈夫鼓励的目光下,她竟然当着一桌子老同学,在饭桌上穿着裙子就拿起了大顶。天啊,这位徐娘倒立之际,一双肥白的腿儿裸露无遗!对此,那位省委组织部长忍不住哈哈大笑,真是开心死了!也许,他要看的并不是当年的这位暗恋对象那中年女人的大腿,他是在享受一种居高临下的成就感。而文化馆长这两口子也很兴奋,他们终于让部长开心了!对此,文章作者点评说,这个故事也让我对中国人的权力观念有了一种很新鲜的体验,也许这就是莫言的厉害之处。 此外,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莫言的理由是,他“很好地将魔幻现实与民间故事、历史与当代结合在一起”。什么是“魔幻现实主义”?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严锋解释:“他的作品想象力惊人,对中国的历史与现实都有强烈的关怀,挖掘很深,艺术与形式上也毫不落伍”。《南方都市报》上作者狂飞的文章介绍说,莫言的《酒国》和《蛙》充满音乐的复调感,很有现代性,堪称世界级。 “在《酒国》中:侦查员丁钩儿到酒国市调查该市官员群体性食婴案,酒国官员嗜吃如命,其升迁全靠各种古怪变态的吃喝之道。到酒国的人皆被诱惑同化, 丁钩儿最后醉酒淹死在茅厕里——如此尖锐寓言,海外研究者无不视为杰作,请问是‘御用文人’写得出来的吗”?此外,”1986年,山东苍山县农民收获了大约一亿公斤蒜薹,县政府各机关都想利用权力捞好处,苛捐杂税抬高了蒜薹收购成本,客户被迫离开苍山,大量蒜薹白白烂掉……。莫言据此写出《天堂蒜薹之歌》。其实,所谓的“魔幻现实主义”,何须文学里找,现实中也比比皆是。日前,一段《女民工模仿外交部新闻发言人讨薪》的视频走红网络,对此,作者时言平的分析说:“看似喜剧的、模仿外交部发言人举办的讨薪维权发布会,背后却是悲剧式的、残酷的维权现实。这场‘维权发布会’,除了带给社会新鲜感,更应该引发沉重的反思:何时我们的农民工能有一方郑重的话语平台,而不是这喜剧式的模仿秀。以搞笑和戏谑来包装诉求,以娱乐的方式博取公众的关注,虽然智慧和理性,但本质与自残式的维权方式并无区别,都包裹着无奈。 综上所述,姜草子的文章分析认为,我们来看莫言,就能看到他此次获奖的某种“必然性“。首先,是莫言的作品具有文学中最重要的品质,这就是对人性和人的命运的关怀。而且在莫言的作品中,对人的这种关怀,同样是通过那些弱势群体对命运的反抗,屈从和纠结,以及他们的生存困境,小人物生存的悲惨和无奈展示出来的。在这种展示中,一种普世的价值也就自然地浮现了出来。而这些正是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不可或缺的条件。
新法家网友(2012-10-17 14:44:05.0)
    党狗官奴、以偏概全!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