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资本主义研究
翟玉忠:WTO不是自由天堂 
作者:[翟玉忠] 来源:[作者惠寄] 2005-08-03

    大量事实表明,WTO不是自由贸易的天堂,它常常成为贸易伙伴利益角逐的战场——双方挥舞着保护主义的大棒,为了国家利益不择手段

 

欣快症很快消退

 

2005611中欧纺织品贸易争端达成协议时正好是当日零点刚过,有人按照中国传统的五行理论,认为子时"阳气升,万物滋",所有的一切都意味着好兆头,美中间的纺织品贸易争端也可以参照中欧模式解决。然而没过几天,媒体和业界人士的欣快症很快消退了。

 

按照中欧纺织品贸易问题备忘录,欧盟承诺对来自中国的棉布等十类纺织品终止调查;中欧双方同意在20056112007年底期间内,对上述十类纺织品合理确定基数,并按照每年8%12.5%的增长率确定中方对欧出口数量;欧盟承诺在2005-2007年期间,对于上述十类产品之外的2005年实现一体化的中国纺织品克制使用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报告书第242条款;2008年,对所有2005年实现一体化的中国纺织品克制使用242条款。要知道根据世贸组织达成协议,在1995-2005年的过渡期后,从200511日起欧美要取消所有纺织品的贸易配额。在欧盟对中国纺织品违规设限后,欧盟的谈判底线是中国10种纺织品进口年增幅为7.5%,最多可以放宽到10%,现在这个数字为8%-12.5%,表面上是欧盟的让步,实际上是中国的让步,因为20002004年间在配额制下,中国向欧盟出口纺织品增值年均达24%

 

再说欧盟只是"克制"使用对中国设限的条款,"我们对欧盟也不能寄予过高的期望,虽然它承诺了要克制使用特限条款,并不意味着它会完全停止使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副部长赵晋平赵晋平不无担心的表示;613,香港《大公报》在一篇评论文章中指出:"故现时在取消配额后欧洲企业所受保护更大,这完全违背走向自由贸易的原意。另一方面,欧盟所承诺的"克制"并非硬制约,中国业界未能因此而可安枕。此外必须指出,上述的延长过渡期只是针对中国而设,因此全中国业界将失去很大的应得市场份额,让其他出口国得渔人之利。"

 

之后是616,商务部紧急召集各主要纺织大省经贸委负责人在南京召开"内部会议",讨论和确定中欧纺织品协议之后的"配额分配方案"。没想到,商务部在会上推出的新配额分配方案几乎遭到一致否决。分歧点是每家企业都希望通过有利于自己的分配方案,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外资企业的利益难以平衡。"三分之二以上的企业都表示了异议。"一位参加了此次会议的业内人士透露说。

 

国外峰烟还没有散去,国内又争的焦头烂额,谁来拯救中国纺织业!

 

WTO不是自由天堂

 

在中国入关谈判中,1995-2005年的过渡期后,从200511日起取消所有纺织品的贸易配额是我们在其它关键领域作出让步的一个重要条件,我们的愿望怎么会落空呢?这与我们对WTO的偏见有关。大量事实表明,WTO不是自由贸易的天堂,它常常成为贸易伙伴利益角逐的战场——双方挥舞着保护主义的大棒,为了国家利益不择手段。

 

谁会相信,就在八个月前,前中国入世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先生还坐在北京国贸中心的办公室里侃侃而谈:我们并不怕美国对中国纺织品设限!当时龙先生的论断在今天看来有点石破天惊(以下引文摘自去年1014日龙永图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的谈话):

 

"纺织品配额在200511取消……至于配额之外的限制措施,我可以说我们并不怕美国对中国纺织品设限,因为限制措施必须按照世贸组织的程序来进行,必须按照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议定书的规定进行,必须有一个法律的程序,不是随意性的。而且我也特别强调,中国纺织品的出口,受益最大的是那些纺织品进口国。价廉物美的中国纺织品是当地市场非常需要的,如果没有中国产品,这些国家的消费者要花多得多的钱去买别的产品。所以首先要看到这一点,限制中国的纺织品出口,最大的受害者是进口国的消费者。"

 

事实是美国并没有遵守规则,按照《中国加入WTO工作组报告书》242条款去作,美国是44宣布对中国生产的棉制衬衫及上衣、棉制长裤、棉制和人造纤维内衣3大类出口纺织品发起为期90天调查的,但513调查结果还没有出来她就决定实施特别保障措施;美国也不怕损害自己消费者利益,因为美国知道就业、国家整体战略利益比便宜衣服重要得多!通过此次设限,美国可以通过经济稳固自己的政治后院。20046月,布什政府与多米尼加等6国签署《中美洲自由贸易协定》,并期望在此基础上建立美洲自由贸易区。布什政府为中国纺织品对美出口设置障碍,可以赢取美国纺织业制造商和中美洲国家对《中美洲自由贸易协定》的支持。这从614在纽约开幕的第6届中国纺织品服装贸易展览会上能看出来,许多美国纺织品和成衣进口商已经不敢轻易向中国企业下订单,转向印度或拉美地区。

 

"我从来都不相信外贸依存度这个说法,外贸依存度这个概念在全球化时代已经过时了。如果硬要讲外贸依存度,首先你不能把进口算在里面,只能讲出口,中国的出口50%以上是加工贸易,是由外资企业实现的,满足的是国外的市场需求,跟中国市场没什么联系,这并不是我们的内需。所以如果你剔除了进口和加工贸易的出口,中国的外贸依存度实际上只有百分之十几,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是积极的。"

 

龙永图先生怎么能否认外贸依存度(进出口总额占GDP的比重)这个国际公认的概念呢?去年中国的外贸依存度已经达到70%,对一个大国来说这是极不正常的。前不久,代表美国众多中小企业的全美制造业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Manufacturers)国际贸易事务副主席瓦戈就美国利用贸易手段向中国人民币汇率施压问题公开表示:"我们不仅对国会施加了很大的压力,也向政府施加了压力,如果财政部仍然坚持中国没有操纵汇率,国会将非常愤怒,将会出台一系列对中国进行惩罚性的议案和法案,甚至关闭中美之间的贸易"。是我们思考外贸依存度这个概念的时候了,如果国际贸易的大门因战争或其它原因关闭了,中国必须保持自己的经济稳定运行!

 

八个月后,611,在佛山市人民政府和南方日报报业集团联合主办的2005中国反倾销高峰论坛上,龙永图先生开始指责中国的企业,他说我国出现的很多反倾销问题,大多是由我们企业之间相互不团结、相互杀价造成的;温州的打火机企业为了抢两毛钱的市场不惜相互杀价,造成反倾销的不是外国人,是我们自己;先生这次出的药方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他认为应对国外反倾销的最好办法就是我们多进口一些,如果我们进口很多我们要进口的东西,给了他们很多好的和大的项目,他们在裁定时就会慎重考虑--美国和欧洲不会卖给中国真正想要的东西,中国的纺织企业已经自律了,他们受到指责是多么的无辜啊!

 

后发国家经济学

 

加入WTO近四年来(从20011110在卡塔尔首都多哈正式签署入世文件算起),中国象一个遵守纪律的小学生一样严格履行着自己的义务,降低关税,开放市场。但轮到享受权利时,中国却成了扰乱别人市场,制造贸易不平衡的罪魁祸首,为什么会这样呢?造成中国与欧美间纺织品贸易争端的直接原因是欧美直到200511配额取消时才开放自己的市场,中国纺织品对这些国家出口的激增是可以预料的。欧美对此佯装不见,背后却藏着贸易保护的大棒(242条款),中国人小心谨慎,自己限制出口,结果换来的是设限制裁。

 

造成中国与欧美间纺织品贸易争端的间接原因则是中国处在世界产业分工的最下游,美国可以限制中国的纺织品进口,我们却不能限制美国的芯片进口;美国可以不卖给中国高科技产品,中国不卖给美国纺织品就会导致大量工人失业;美国可以制裁中国,中国却很难制裁美国。弱国无外交,这句话不仅适用于政治领域,也适用于经济领域。

 

从更深层次上讲,中国目前的外贸现状来自于一种错位的经济观。世界上很少有人否定中国是后发国家,却很少有人建议中国实行一切后发国家都必须施行的经济政策——产业保护,市场不会自动带来产业结构的升极,没有人告诉中国人这一点——611,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普雷斯科特(Edward C.Prescott 在北大"中美新市场经济论坛"的讲台上再次劝说中国人,中国经济继续快速发展的关键是成为"自由贸易俱乐部"的成员。这位关注中国经济史的学者竟将宋朝与明朝对比,认为正是开放才使宋朝很富裕,比世界平均水平富裕一倍,明朝的时候开始闭关自守,技术上就出现了倒退。普雷斯科特可能也是"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了,大量资本的出现并没有提升宋朝的国力,"弱宋"这个名称是对这段历史的最好诠释--宋朝在某种意义上很像西班牙,贵重金银财富压垮了这个国家!

 

当演讲内容涉及中国在经济全球化的环境中遭遇到贸易战时,普雷斯科特却摇摇头说,经济学家对政治问题不在行。好个不在行!普雷斯科特一定知道,无论是英国还是美国,都是靠保护主义经济政策成为世界一流强国的,在他们强大后,便开始鼓吹自由贸易,以便摧毁它国可能出现的产业优势。作为十九世纪德国工商业协会的一个顾问,德国伟大的经济学家李斯特因其构筑的国家经济学体系成为一切后发国家的经济学顾问。他曾经这样写道:"任何国家,如果靠了保护关税与海运限制政策,在工业与海运事业上达到了这样的高度发展,因此在自由竞争下已经再没有别的国家能同它相抗,当这个时候,代它设想,最聪明的办法莫过于把它爬上高枝时所用的梯子扔掉,然后向别的国家苦口宣传自由贸易的好处,用着那种过来人后悔莫及的语气告诉它们,它过去走了许多弯路,犯了许多错误,到现在才终于发现了自由贸易这个真理。 "(弗里德里希· 李斯特,《政治经济学的国民体系》第三十三章)

 

李斯特在比较了欧美诸多国家的经济史后总结说,一个国家经济政策的发展要经历三个阶段,"改进的第一个阶段是,对比较先进的国家实行自由贸易,以此为手段,使自己脱离未开化状态,在农业上求得发展;第二个阶段是,用商业限制政策,促进工业、渔业、海运事业和国外贸易的发展;最后一个阶段是,当财富和力量已经达到了最高度以后,再行逐步恢复到自由贸易原则,在国内外市场进行无所限制的竞争,使从事于农工商业的人们在精神上不致松懈,并且可以鼓励他们不断努力于保持既得的优势地位。"(弗里德里希· 李斯特,《政治经济学的国民体系》第十章)通过二十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早就积累了自己的"第一桶金",目前我们应进入第二阶段,用商业限制政策发展自己的工业能力。

 

中国不能老是为别人干苦力,人类文明史上苦力从来是没有发言权的,鼓吹自由主义的经济强国最喜欢苦力间的竞争,以便在世界范围内寻找更廉价的劳动力,利用更多的自然资源——这就是欧美只对中国设限,希望在印度、拉美等其它市场进口纺织品的真正原因。

 

就在作者即将完稿的时刻,又有消息传来,欧盟已在612日晚(布鲁塞尔时间)决定对中国两种劳保鞋实施反倾销调查。另外,欧盟下月还将可能针对来自中国和越南的自行车征收高额反倾销关税。

 

残酷的事实告诉我们:中国不能在别人保护主义大棒下低首下心,中国只能在自己产业保护政策下卧薪尝胆!

 

 


相关文章:
·翟玉忠:现代西方主流平等观与中国“维齐非齐”的平等观
·王子今:秦国不是“抑商”,而是节制资本——限商
·翟玉忠:华夏礼义文明的普世性、世界性特点
·汉心:人,不是可以按市场“议价的筹码”
·翟玉忠:可持续发展需要人类文明范式革命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