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法家研究
翟玉忠:新法家反对种族主义(对话录之孟云) 
作者:[翟玉忠] 来源:[] 2006-01-12

    孟云先生是热忱的理想主义者和坚定的社会主义者,同时也是新法家理念的反对者,所以我们的对话显得坦诚而激烈。

孟云:翟先生,新法家说白了就是自私自利的法西斯主义,或者说东方纳粹,我从你们网站的风格上就看得出来。

翟玉忠:我不知道你这些想法从何而来?首先我想说法家主张“尚公”,大公无私,公私相分,明确反对自私自利的。这一点可以从《商君书》那样的法家经典看到。其次是法西斯,就象现代政治对民主浪漫化了一样,现代人对法西斯妖魔化了,能不能谈谈你对法西斯的看法,否则我不知道你在批评我们什么?

孟云:种族主义,军国主义,崇尚铁与血,经济上搞你所谓的“合作主义”。

翟玉忠:法西斯主义在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是个中性词,和自由资本主义、社会主义相并列,从蒋介石先生的南京政府到罗斯福“新政”,政治经济无不以法西斯(蒂)主义为蓝本。实际上你所说的法西斯主义更接近于德国纳粹的主张,比如意大利墨索里尼政府就很难说是一个种族主义政权。法家作为中华文明的主体是反对种族主义的,不同民族间土地与血的融合是中华文明区别于西方文明最本质的特点。我常常为此感到骄傲,因为先人为什么指出了统一世界的另一条路径,那不是西方的殖民掠夺方式。


孟云:美国占领伊拉克后立刻开始掠夺她的石油,在兵营里唱摇滚,在萨达姆长子的宫殿里游泳,却害怕路边一个破皮包。问题是什么方式比美国大兵的方式更好,愿闻其详?

翟玉忠:在黄老法家重要经典《黄帝四经》中,不仅详细说明了统一世界的政治原则,还谈到了具体政策。由于那时的交通手段限制,当时的“世界”是指东亚大陆。

《黄帝四经·国次 》中讲到了统一世界的政治原则,首先要用战争手段解决那些“当罪当亡”的国家。但在兼并时,要做到“兼之而勿擅”,就是反对殖民,反对掠夺,认为兼并他国后,便修治它的城郭,占据其宫室,享用其钟鼓音乐,贪取其资财,霸占其子女,这些做法是大逆天道的取败之道。正确的作法是“兼人之国,隋(堕)其城郭,棼(焚)其钟鼓。布其资财,散其子女,列(裂)其土地,以封贤者”,就是说要兼并他国后,要拆毁它的城郭,焚毁它的钟鼓,均分它的资财,散居其子女后代,分割其土地赏赐有贤能之人,总之不能独自占有。

《黄帝四经·君正 》中讲到了统一世界的具体政策,大致包括以下七个步骤,第一年遵从百姓的风俗,第二年选拔有德能的人授与官职,第三年要使民富足。到了第四年的时候就可以发号令了,第五年可以用法律来治理百姓,第六年人民就会有了敬畏心理,第七年便可以指挥百姓从戎出征了。为什么要这样呢,是因为“俗者顺民心(也)。德者爱勉之(也)。(有)得者,发禁拖(弛)关市之正(征) (也)。号令者,连为什伍巽(选练)贤不肖有别 (也)。心刑正者,罪杀不赦(也)。 (也)。可以正者,民死节 (也)”。这段话译成现代汉语说是,第一年遵从百姓的风俗是为了是顺应民心。第二年选拔有德能的人为官吏是通过施爱于民以激励其奋勉。第三年要使民富足是要废除山泽之禁及关口市场的征税。第四年要想有效地发号令,就要以什伍连坐的方式将人们组织起来,并挑选人才去管理他们,使贤与不贤的人各有等差。第五年以法律治理百姓,有罪必罚,不可姑息。第六年百姓有了敬畏心理便不敢再去触犯刑罚。到了第七年便可以率民出征并战胜强敌,这是因为百姓会出死效力。

孟云:我也承认西方没有管理这个星球的政治能力,你看看非洲,西方人都开发几百年了,现在只会运出资源,运进武器,民生困苦。还有今天的伊拉克和阿富汗,那里只有一文不值的民主,贫困和持续的动荡。我承认中华文明的这些政治智慧是有效的,但我反对你们鼓吹进行战争准备。

翟玉忠:是这样的,当美国人在关岛扩建军用机场的时候,我不能告诉我的民族让他们化戈为犁,除非你让美国人从关岛逐步撤军。

孟云:翟先生,我不明白,美国人维护东亚安全有什么不好,我们还能白吃和平红利呢?

翟玉忠:那我问你,我们在台湾问题上花了多少钱,美国在东亚驻军是在帮助我们还是在威胁我们的长治久安?

孟云:那美国人也不会打中国,我们有核武器,他不会发疯的?

翟玉忠:前苏联也有核武器,美国同他打了多少次代理战争,这你应该知道。那美国人加紧对中国的军事侦察为了什么?再说美国还能通过经济战和心理战摧毁我们国家的战斗意志。

孟云:是的,我也为在经济上“假仇人斧”的作法感到担心,另外中国人,特别是年轻人大多已经失去国家梦想和为之牺牲的意志;还是别谈这些事了,我是社会主义者,我们应建设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家那东西有什么用?

翟玉忠:那什么是“中国特色”?

孟云:中国在探索过程中,这怎能说得清?

翟玉忠:既然“中国特色”都说不清,还建设什么?我告诉你,中华文明的本质是以法家为体,儒、道、兵、工等为用的文明体系,这是最最重要的“中国特色”,这是我们不同于西方社会的地方。

孟云:就算你说得对,现在都信息时代了,法家有什么用?

翟玉忠:说白了,由于我们的工业化道路必然是内生的,不能向外掠夺(我们反对西方式的现代化道路),所以我们不允许任何形式贵族的存在,你知道只有法家的国家功勋制才能从体制上消灭贵族;另外在经济上,法家在秦汉有过管理大规模国有经济的成功案例,最宝贵的是她的信托责任体系;最后是在统一世界的问题上法家提供的政治原则和具体政策,这前面我们已经讨论了。

孟云:社会主义实行公有制,当然要有国有经济。

翟玉忠:社会主义实行公有制容易把问题片面化。

孟云:那是马克思的主要论断,你怎能那样说?

翟玉忠: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核心是对的,就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人类历史是不同利益集团斗争的历史。但他的许多论断都是错误的,不能马克思说了什么我们就要按他说的作。当代世界政治经济结构与马克思时代有本质上的不同,你不能忽略这一点。

孟云:这个题目太大,我们以后讨论,我想说你如何看法家与社会主义的关系?

翟玉忠:简单说社会主义是目标,法家是工具,社会主义的最终实现形式是一个国家统一全世界——我认为但此历史神圣重任的当是中国。

孟云:不是世界大联合?

翟玉忠:如果说有联合,是不同国家人民的自由迁移,不同种族的互相通婚和不同文化的互相学习。

孟云:这样的话,你认为马克思主义中最有价值的是什么东西?

翟玉忠:他从经济到政治分析问题的方法。

孟云:我依旧反对你们,你们连马克思的重要结论都不承认,你们真可怕,我看过你们有些结论,甚至是“反马克思主义”的。

翟玉忠:有时是这样,比如我们主张像中国这样的廉价劳动力板块国家实行阶级合作,那是我们考察全球化的世界经济政治结构后得出的结论,不是我们“反马克思主义”,而是因为当代历史条件与马克思时代不同了。

孟云:马克思讲阶级斗争,你讲阶级合作,你还说自己不反马克思主义,天大的笑话!

翟玉忠:我没有反对马克思的阶级斗争理论,只是在当代历史条件下阶级斗争国际化了。马克思时代国家内部的阶级矛盾转化为不同板块国家间的矛盾,中国成了世界“工人区”,今天中国的所谓商业领袖大多是跨国公司的工头而已。

孟云:照你这样说,国内就没有阶级矛盾了?

翟玉忠:不是的, 我国最危险的敌人是被霸权主义国家收买的官僚买办,我们要无情地消灭他们;但新兴有产阶级是中国社会主义力量的积极建设者,不能根据马克思教科书将这些人看成社会主义的敌人。

孟云:你就是为新兴资产阶级诡辩,打着红旗反红旗。我建议你把资本论看一遍,马克思的论证是严谨的。

翟玉忠:我真的没有时间,我们应关注的是为什么一个在美国领取国家救济的人比非洲一个杰出医生富有,为什么资源越丰富地区的人民反而越发贫穷。

孟云:我不懂经济,我想我们没有共同点。你说的那些问题在马克思的书里早就有答案了。

翟玉忠:不,那不是科学的态度。我们要用新的现实材料去反观马克思主义,去发展马克思主义,不能将之教条化。

孟云:你是修正主义者,我早就知道了,就谈到这里吧。

翟玉忠:好的,最后我想说,当马克思主义需要“修正”而不去“修正”的时候,马克思将失去指导国家和青年的现实意义——我们要像马克思、恩格斯本人一样有勇气承认并“修正”错误的论断。


相关文章:
·翟玉忠:西方移植到中国的学术不等于中国学术(附贝淡宁评论)
·翟玉忠:六经——中华文明的顶层设计
·翟玉忠:《大学》“德本财末”思想的时代意义
·翟玉忠:《孔门理财学——孔子及其学派的经济思想》译序
·王耀海:形成新法家
大六经工程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