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经世济民
中国征税权与国际定价权的全球博弈 
作者:[谁是谁非任评说] 来源:[作者新浪博客2012-01-02] 2012-08-27

  现在中国的税收增长远远快于GDP的增长,2011年中国的税收又大幅度的超收,而在经济下滑的时候中国的央企利润一直是稳定增长,因此各种舆论将攻击的矛头直接对准所谓的政府税收过多和央企垄断问题,认为2010年40万亿元人民币的GDP首先被财政与税收的“抽水机”抽走8万亿元以上,这就占到GDP的20%;再被垄断央企(石油、电信、移动、电力、金融等)隐性掠夺走4万亿元,大致占到GDP的10%;似乎政府的过高税收和垄断央企成了阻碍中国经济进一步发展的两大毒瘤。

  这就有点滑天下之大稽了。我们要注意到,中国的油价比日本、欧洲、香港等地都要低,只比美国高,而美国低油价的背后是独步天下的巨额军费和全球军事部署;另外美国电信收费是包月100美元左右,中国的平均电信费用有人均500元人民币以上吗?中国的电费和银行手续费等收费标准也低于美国。

  为什么西方和国内部分媒体要攻击中国国企和政府税收呢?难道外国人这么好,愿意出头给中国老百姓当活雷锋?错!问题的要害就是:政府高税收和大型国企是要扒外国资本的皮的!中国已经成为世界工厂,是全球产业和国际贸易链条当中的重要一环,中国为全世界提供制造业服务,而西方使用中国制造的产品,就要为中国的制造业成本买单,如果中国制造业的成本低,那就是在以本国的劳动力、资源和环境来补贴全世界。所以外国舆论及其国内“跟屁虫”以所谓的民生为名不让中国涨电价,其实中国的电价与世界接轨上调合理以后,国家可以补贴居民用电的增加费用,而目前中国的低电价让全球以较低成本进口中国的高耗能产品,中国才是真的吃亏!上面已经谈到,备受非议的中国收费公路,通车里程最多的区域集中在外向型经济区,这些公路的收费会转移成为出口产品的成本,是要全球买单的。但如果是中国以税收支持公路建设使得公路免费的话,就是用税款补贴出口产品,也就是用国内纳税人的钱补贴全世界。油价的问题更是如此,中国的轿车保有量不足1亿辆,高油价影响的只不过是占中国人口5%、最多不到10%的富裕人群,但是这个人群的话语权大,事实上中国的油价就应当涨起来多收税,以此补贴公共交通。

  至于税收的快速增长,读者千万不要认为中国的税收就是完全针对中国的GDP收取的,事实上很多税收是要外国GDP来承担和买单的。外国到中国投资产业、生产产品,以郎咸平教授经常挂在嘴边的玩具为例,每个玩具外国企业赚取3美元而中国企业赚取2美分,但是外国资本在中国生产的各种服务费用的营业税是必须缴纳的,中国来料加工的人工费用是要缴纳增值税的。虽然有出口退税,但是很多出口是当初进口的原材料加工而成的,如果这些原材料不是厂商自身一对一的进口,而是在中国不同的厂家之间转一圈,进口时的增值税也是很难退还的,退税制度实际执行起来条件异常严格,很多税是退不回去的。

  另外我们的关税虽然降低以符合WTO了,但是进口环节17%的增值税是不得不缴纳的,而且国内的增值税有进项抵扣,进口的产品则不能抵扣。比如外国出口给我们铁矿石需要缴纳17%的增值税,再把铁矿石炼成钢、制造出产品出口,退税率约为13%,于是就产生出4%的税额,这个税额是对没有抵扣的铁矿石价格而言的。没有抵扣的4%的税,可能比有抵扣的17%的增值税还要多。更关键的是这4%的税,是由铁矿石出口国的GDP带来的,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而进口产品17%的增值税经过市场竞争要与国内产品的售价可比,因此进口产品售价内的税收也是要外国GDP来承担,是要由外国厂商利润买单的。

  我们再以铁矿石为例。进口的铁矿石最终售价与国内铁矿石可比,但是国内铁矿石的增值税是有抵扣的、进口铁矿石是没有抵扣的,国内铁矿石是对国内GDP征税,而进口铁矿石的征税对象就是外国的GDP了。这些被征税的GDP都不是中国的GDP。而中国成为世界工厂以后,在中国过手的GDP会越来越多,超过中国自身的GDP也是可能的,因此以中国的GDP和税收总额的比例来说中国的税负轻重是片面的。

  以前外国投资基本不缴纳所得税,但是税法改革以后都要缴纳所得税。所得税是央企不避税,外企和外向型经济被海关数据管着难以避税,因此国内企业避税相对容易,而外企在一开始做的最多的就是把大量远期费用结到当期,让缴税时间延后。但现在这些外企已经到了缴税期,而且他们要撤离的话,在华各种利润都藏不住了,因此现在中国需要做的就是加税!把投资的个人所得税变成企业所得税,这样民营企业投资就没有了个税,与国企的国家投资红利不交税的做法平等了。对于税收的增减,不但要看绝对的增减量了多少,还要看税收调节收入的作用,要看到底给谁减税了。

  读者不要片面地被西方所谓“中国税收过高论”给忽悠了,西方的制造环节不在其国内,征税的能力是被限制的。甚至非洲的酋长们也是以高税博弈外国资本的。笔者曾经与某位非洲酋长沟通过,酋长明确表示在避税方面本地人与外国人是不对等的,加税有助于本地人的竞争优势,因为不仅仅是人缘和各种只有当地人才懂的潜规则,外国投资在关税和他们本国的监管等等方面受到的限制会更多。

  所以在中国成为世界工厂以后实际上就是向全世界征税,所谓“减税”就是减低外国资本撤离的税收成本!而央企的高服务费也是在面向全世界收取服务费。要应对未来的经济博弈,这是必须的。因为西方资本想找其他发展中国家投资,由于其他国家的基础建设不足,西方资本投资的成本实际上更高。

  西方资本可以通过所谓的定价权压低中国企业的利润和人工工资,也就是压低了名义上中国制造的GDP,但是他们无法压低中国的税收和央企的各种服务费用,这是强势政府的征税能力与金融资本全球定价能力的博弈,把中国税收增长简单地与GDP增长进行比较是非常片面的。

  说中国的税收高就是中国老百姓的税负痛苦也是片面的,中国的外贸增长大幅度快于GDP,中国世界工厂的份额增长大幅度快于GDP,当然中国的税收增长也要大幅度高于GDP,其中的速度应当与中国制造在世界的话语权以及中国外贸增长挂钩。中国成为全球工厂的同时税收也是针对全球征税的。在中国的制造业取得全球竞争能力成为世界工厂以后,中国政府在制造和流通环节的征税能力也就向全球扩张成为全球征税能力,在中国制造业过手的财富比中国制造创造的财富要多很多,这些过手的财富都可能成为被课税的对象,这个征税能力对抗的是全球资本的定价能力,定价能力的背后是货币发行能力,没有定价权是无法印钞的,印钞就要恶性通胀,而中国政府的征税恰恰是对抗印钞、对抗中国外汇贬值损失的有力手段。

  而对外征税的博弈,是以多做少说为最妙,我们的管理层能够耐得住寂寞不多说话是必要的韬光养晦之举,各国有能力都会这样做。但是一国如果要说他征的税里有其他国家的税源在里面,那么该国以后在外贸谈判税务互免时,就必然要吃大亏。

  明白了前面的道理,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国际上有那么多的声音叫嚷着让中国减税了。在这里我们还要看到,西方某些人对于不同种类的税收态度极为不同,他们极力想让中国人收取房产税,因为这个税是完全面对国内的不会有全球转嫁问题。中国买不起房的人想要出台房产税借此降低房价,但是一旦无房者有了房子,肯定是不愿意缴纳房产税的。买不起房的穷人是弱势群体,但真正掌控话语权的不是买不起房的弱势群体,而是外来的资本。这些资本代言人发出的声音,我们一定要警惕!

  西方的征税权同样是这样博弈的。就如最近欧盟要征收碳排放税,根据欧盟的规定,自2012年1月1日起,欧盟将对所有到达和飞离欧盟机场的航班征收超出配额的碳排放税。中国共有33家航空公司在征收名单之内,据中国航空运输协会(简称“中航协”)初步测算,开征第一年,进出欧盟的中国航空公司将因此增加总成本8亿元人民币,并且这一数字会逐年递增至2020年的30亿元,此间9年累计支出约176亿元。我们要注意到,这个碳排放税也是针对外国GDP征收的,中国飞往欧洲的航班所创造的价值显然是属于中国的GDP,碳排放税就是巧立环保名目从中国、美国等外国的航运市场割块肉!所以中、美等国都在抗争。

  这是另外一个国际博弈的战场,在国际上因为危机进入紧缩周期而增税的时候,中国需要做的就是加税扩大国家收入,而不是减税给外国增税腾出空间。中国应当适时降低出口退税标准,在外资撤离中国的时候提高所得税征税标准。税收是博弈世界的重要杠杆之一。
  


相关文章:
·21世纪人类文明范式大转型(《中国拯救世界》再版序言)
·《中国拯救世界:应对人类危机的中国文化》(修订版)出版书讯
·余云辉:中国是美国主导的全球经济体系的受害者
·翟玉忠:西方移植到中国的学术不等于中国学术(附贝淡宁评论)
·余云辉:吸引美元纸币刺激中国经济如同饮鸩止渴
大六经工程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