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经世济民
何凡兴:美欧民主的四大缺陷 
作者:[何凡兴] 来源:[作者惠寄] 2012-07-25

摘要:除了民主,现在全世界的革新无处不在。美欧国家的民主还是十八世纪的产品。由于现有民主还存在很多缺陷,不但美欧国家目前面临种种困境,很多发展中国家的民主改革出现各种各样的严重问题,一些国家甚至至今不敢进行民主改革。世界各国迫切需要美欧民主从目前的“1.0版”升级为“2.0版”。

  比利时在2010年举行大选后,各党派多次未能成功协商组成政府,遭遇了曾经540多天没有正式联邦政府的无政府危机。2011年11月,比利时的一批知识分子发表了《千人集团宣言》,对“民主”没有与时俱进进行了批评:

  “除了民主,现在全世界的革新无处不在。如公司必须不断创新,科学家必须不断跨越学科藩篱,运动员必须不断打破世界记录,艺术家必须不断推陈出新。但说到社会政治组织形式,我们显然仍满足于1830年代的程序。”“我们为什么必须死抱着两百年的古董不放手?”“民主是活着的有机体,民主的形式并非固定不变的,应该随着时代的需要而不断成长。”“这决不仅仅是比利时的问题。”

  从批评美欧民主的大量文章和著作可知,很多人都意识到了,美欧民主目前还存在很多问题,有人甚至提出:美欧民主需要升级为“2.0版”。但是,民主“2.0版”的基本内容是什么?怎样升级?目前还不得而知。

  如果美欧民主的确需要从“1.0版”升级为“2.0版”,我们首先必须认识到:这是任何个人或少数人无法完成的任务,目前的迫切工作是:如何开发出一种能充分发挥集体智慧,以对民主进行版本升级的大众化科学方法。笔者已就这个问题写了一组文章。本文先就美欧民主目前存在的主要缺陷进行一些粗略描述。

  美欧民主缺陷之一:没有一个多数认同的民主科学理论

  任何一种具有重大社会价值的科学知识,至少由四个层次组成,以手机为例,手机的四层次知识是:1)使用手机的知识(消费者需要掌握);2)制造手机的知识(工程师和技术工人需要掌握);3)研发手机的知识(研究开发人员需要掌握);4)发展历程的知识(研发人员和史学家需要掌握)。

  我们不妨假设一下,如果关于手机的知识不能明确地区分为以上四个层次,而是一片混乱,人类能制造出大众普遍欢迎的手机吗?相比之下,人类关于民主的知识就还处在层次不清的混乱之中。

  有人说,民主不能与手机比。但民主至少可以与管理学比吧!管理学不但有大多数大学生和白领阶层都需要学习的《管理学》和《组织行为学》等通开课,也有培养中高级管理人才的MBA课程,还有一大批管理理论与方法的经典名著,如泰勒、法约尔、马斯洛、德鲁克、波特等几十位世界级大师的著作。此外,“管理学”不但能为组织管理提供系统的共性知识,也能为企业解决管理特殊问题提供各种各样的管理咨询,如麦肯锡、罗兰·贝格、埃森哲、科尔尼、华夏基石等管理咨询公司。

  如果我们到任何一个综合性大学图书馆去检索“民主”,会发现关于民主的著作汗牛充栋,到Google上去搜索关于Democracy的有关信息,可以得到2.34亿个结果,涉及美国民主的经典文件有:《美利坚合众国宪法》、《联邦党人文集》、《论美国的民主》、《论民主》、《民主及其批评者》等等,我们发现,人类关于民主的知识,目前只有记录“民主发展历程的知识”,人类还没有从中整理出多数认同的“大众需要掌握的民主知识”、“掌权者需要掌握的民主知识”和“只需研究人员掌握的民主基本原理假设”等。

  人类目前关于民主研究的总体情况是:民主研究的成果虽然浩如烟海,但支离破碎,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各种相互矛盾的说法“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无论从实用的角度,还是从知识进步的角度,人类至今还没有对“民主知识”进行过一次大的分类整合。

  由于民主知识还没有成为一种像手机、管理学那样的科学知识,还没有从中区分出四个不同层次,美欧国家的民主至少面临两个严重问题:

  1、“民主”是西方智慧的一个产品,但迄今为止,民主还是一个只有大量成功实践,还无法使其基本概念和基本理论获得全球多数认同的“东西”。美欧国家在向发展中国家推销民主时,还不能为“民主”提供以各国民主共性为基本内容的《民主使用说明书》和《民主维修手册》,更没有为各国民主改革的特殊性提供一个专业的咨询服务系统,以告知民主产品的使用者们:创建国家民主政治所需要的基本条件和有关注意事项,民主改革出现问题后应该怎样解决问题或怎样维修,自己维修不好时,可以得到哪些咨询服务或维修服务等等。

  虽然美国有推销民主的少数成功案例,如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帮助日本和德国建成一个比较成熟的民主国家,但美国推销民主有更多失败的例子,如美国一手包办利比里亚建立民主就是一个典型的失败案例。克隆美国民主模式200多年后,利比里亚还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美国的民主被移植到非洲,并没有再造出一个非洲版的美国,或美国版的非洲。美国推销民主不成功的另一个国家是菲律宾--基本建成民主体制之后,居然会出现新的独裁者马科斯,使菲律宾的政治经济文化发展与亚洲“四小龙”的差距突然拉大。美国推销民主不成功的最近案例是阿富汗、伊拉克。最新情况是,利比亚能否尽快建成一个民主国家,也是一个严重挑战。

  尽管民主作为价值已经得到了全球认同,但一百多年来,民主改革在很多国家往往引起社会动乱、军事政变,甚至国家分裂,或出现民主化浪潮与回潮的不断反复。

  2、2008年以来,美欧国家的媒体在讨论金融危机的同时,也引发了对“资本主义”和“民主”的讨论,很多人指出美欧民主目前存在的种种问题,但是,究竟应该怎样对美欧民主进行改革?至今没有多数共识。

  美欧民主缺陷之二:没有一个及时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机制

  自由、平等、公正等价值在社会生活中的表现,永远没有人人满意的时候。人类社会要不断进步,必须不断去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但美欧民主国家,至今没有一个能充分发挥大众聪明才智,以及时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机制。

  比如说,市场竞争具有两面性,一方面,各种各样的竞争可以激励或迫使人们发挥最大潜力去创新,去发展经济,另一方面,竞争导致相互攀比,并将事情发展到极端。如果没有一个及时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机制与之配套,市场竞争就会出现严重问题,并由经济问题转变为严重的政治问题或政治危机。一百多年前,资本主义国家生产过剩的经济危机、经济大萧条、暴力革命与阶级斗争学说都是在欧美目前这种民主体制下产生的,近二十年来,全球多次爆发金融危机也是在民主体制下发生的。

  2012年5月初,FT中文网发表“欧洲危机向政治蔓延”和“欧债危机本身就是政治危机”两篇文章,它们提出:金融危机与民主问题具有密切关系。

  很多美国人写的文章和书籍都指出,美国的民主还存在很多问题,如:金钱政治、狭隘的政党政治、金融危机,巨额国债、青年政治冷漠成了西方“社会病”等等。《为什么美国人恨政治》一书说:“不能解决重大社会问题的民主政治,产生了一个恶性循环。因为民众对政府的信心剧烈下降,负面竞选就变得越来越频繁。要吸引越来越疏离的选民,候选人和他们的政治谋士们采取了一种玩世不恭的姿态:玩弄大众对政治愤世嫉俗的情感,借此赢得他们的选票。但玩世不恭的竞选并不会让问题得到解决。就这样,问题越来越严重,选民越来越愤世嫉俗,竞选广告越来越玩世不恭。”于是,出现“华尔街占领”这样的活动,也就不足为怪了。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美国总统约翰逊发起“伟大的社会”运动,曾经希望使美国成为解决社会问题的典范,最后不了了之、没有获得预期成功的教训是:1)没有从根本问题入手,以在解决根本问题的同时带动其他重大问题的解决,而是同时发动了30多个改革项目,希望同时解决所有问题;2)没有创造招标竞赛的科学方法,以充分发挥全民的智慧去寻找重大问题的解决办法,同时充分发挥全民的聪明才智参与到解决社会问题的全过程中去。

  “招标竞赛”已经在人类生活的很多领域得到了广泛的应用,如国际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场馆,很多都是通过全球招标竞赛获得建设方案的,美欧民主国家为什么至今不采用招标竞赛的方法去寻找社会问题的解决办法呢?主要原因至少有二:1)很多人武断地认为,社会问题不可能进行招标竞赛(要克服这种“武断”很容易,就社会问题能否“招标竞赛”举行招标竞赛即可见分晓);2)没有认识到“招标竞赛”具有其他方式无法替代的多种功能,如在招标竞赛过程中,可以解决大规模合作的难题,可以发挥人类个体与整体的极限智力去寻找复杂难题的解决办法,可以使获胜的解决方案具有权威性,可以使招标竞赛过程变成互相教育、自我教育,从而改变人们陈旧观念的最有效途径,……

  在如何竭尽全力去解决国家面临的重大社会问题方面,美欧国家目前面临两大难题:1)对国家面临的重大社会问题(如美国的医疗问题、欧洲国家的社保问题),候选人其实并没有有效的解决办法,但为了当选,竞选时必须做出一些听起来很诱人的许诺,但这些诺言随后往往很难兑现。2)即使当选领导人能够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也往往是短视对策,就像上市公司为了获得股民的支持,使股票不下跌,不得不采取急功近利的做法一样。

  如果能将“根本问题(或重大问题)-招标竞赛-局部试验-不断改进”这个模式变为一个国家的常设机制,变成一个寻找多数共识的科学模式,那么,就可以汇集全国各阶层人的智慧,去寻找国家面临的根本问题或重大问题的解决办法,这样做,就可能解决美欧国家正面临的以上两大难题:不但可能找到老大难问题的脱困之道,而且可以保持重大政策的长期持续性,克服政策的短视。

  美欧民主缺陷之三:在很多重大问题上,民主体制不能帮助社会主流思维方式从“两极对立”转化为“两极和谐”

  卡普拉在《转折点──科学社会和正在兴起的文化》一书中指出:“人类目前面临的各种问题,如:高通货膨胀和高失业、能源危机和保健危机、污染和其它环境灾害、以及暴力和犯罪浪潮等等,都是同一场危机在各个不同方面的表现,这一危机实质上是一场观念的危机,是由于人们把过时的世界图景──笛卡儿一牛顿科学的力学世界图景──的各种概念应用于一个再也无法用这些概念来理解的实在而引起的。”笛卡儿─牛顿科学,简单地说就是机械决定论,就是非此即彼的、两极对立的思维方式。

  爱德华·博诺在《我对你错》一书也指出:为什么当代社会中的很多关键问题都无法解决?因为传统思维的本质是“我对你错”。而“我对你错”就是一种两极对立的思维方式。

  吉姆·柯林斯在《基业常青》和《从优秀到卓越》两书中指出:“两极和谐”是高瞻远瞩公司的一个关键要素。这些公司不用“两极对立”(非此即彼,要么全有、要么全无)的思维方式来框定自己--那是一种不能接受矛盾的观点,认定两种表面冲突的力量和理念不能同时并存。高瞻远瞩的公司用兼容并蓄的方法让自己跳出这种困境,使它们能够同时拥抱若干层面的两个极端。它们不在非黑即白之间选择,而是想出办法,兼容黑白(如感性与理性、多元化与一元化)。

  无数事实和理性分析表明,正常运行的自然界和人类社会是“两极和谐”的,最直观的现象如:男-女、雌-雄、冷-热、大-小、一枚硬币的正反面、自然现象与社会现象的“一”与“多”。

  “民主、自由、平等、公平、公正、竞争”等观念,都是一把把双刃剑,他们既有好的一面,也可能产生大家都不愿意出现的坏结果,如用“非此即彼”、“要么全有”“要么全无”等两极对立的思维方式去对待它们,必然出现严重的势不两立状态。相反,如果以所有人(或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幸福为依据,运用两极和谐的思维方式去处理这些问题,则可能使问题得到解决。

  “两极和谐”的核心思想就是:根据具体情况的实际需要,在同一事物的两个极端之间,把握好“度”。

  目前美欧民主国家的很多问题都是由于“过度”造成的,如“选民就是上帝”导致国家决策短视,“市场至上”导致社会物欲化、很多人变成贪得无厌,如《贪婪的资本主义:华尔街的自我毁灭》、《我们自己制造的魔鬼》等著作所揭示的众多现象;“只强调人权,没有制约”导致老百姓滥用公民基本权利与自由(尤其是滥用多党制和罢工)、“要么是美国的朋友、要么是美国的敌人”等观点,都是“过度”的表现。

  在《文明的大立在大伤害之际才会出来》一文中,许倬云指出:“当今人类主流文明的缺陷之一是,不知约束、不知节制,永远追求更快、更好、更亮。”

  思维方式从“两极对立”到“两极和谐”的图形表达可用下图来表示:

   
 
  美欧民主国家需要帮助社会主流的思维方式从“两极对立”转变为“两极和谐”的事情很多,以下仅列举几个主要方面:

  1、在市场经济领域,如何充分发挥“竞争”促进创新和社会进步的有利一面,同时也能有效制约“竞争”可能导致贪婪或将事情发展到极端的另外一面?

  2、在民主政治领域,如何充分保障老百姓享受公民权利与自由,同时,也能有效地避免他们滥用公民的基本权利与自由(尤其是滥用多党制、游行、罢工)?

  3、在认识社会与改革社会领域,如何使每一个公民认识到:任何人对重大社会问题的看法,都只是盲人摸象,虽然我们的观点都有一定的道理,但都有自己不知道的盲点、片面性或错误?……

  4、在应对国家和整个人类面临的众多问题上,世界各国如何竭尽全力?思考或谈论某个重大问题时,在“有必要解决某问题”与“没必要解决某问题”、“可能解决”与“不可能解决”这两对基本选择上,如何采取积极主动、尽力而为的态度与行动?

    美欧民主缺陷之四:没有竭尽全力去寻找将国家民主机制运用到全球的可能性

  按照“社会契约论”和“绝大多数人都希望追求公平”等基本原理进行分析,我们将发现:世界各国之间最大的共同利益不是GDP,不是领土、人口、自然资源等等,而是建立一个民主法治的全球权威,以理性地、共赢地解决世界各国之间的利益冲突和认识冲突。

  建立民主法治全球权威解决利益冲突和认识冲突,是使所有国家获得可持续最大利益的唯一途径。

  美欧民主国家在处理国内问题时是民主的,在处理国际冲突时,至今没有摆脱采用霸权或专制的手段,这种做法使得国际社会至今还是一个半野蛮社会,国际社会不但经常发生“损人害己”的战争和暴力冲突,而且随着核武器不断扩散,各种各样无法预料的因素,可能导致整个人类在一场核战争中共同毁灭。

  为了使整个人类尽量避免共同毁灭,为了创建一个可持续生存的地球,美英法等民主国家,在是否应该与可能建立全球民主法治权威问题上,最明智的做法是采取两条腿走路的方式,一方面,按照目前方式继续维持现状,与此同时,竭尽全力去寻找建立民主法治全球权威的可能性与实现途径。

  美欧国家是当今世界的经济科技军事强国,为什么美欧国家不去积极创建民主法治的全球权威呢?深层原因可能是美欧国家有很多担心,但是,美欧国家可能没有意识到:1)你们的担心不一定绝对正确,其中可能包含自己不知道的盲点、片面性或错误,2)如果充分发挥所有地球人的聪明才智,美欧国家目前担心的问题,都是可能解决的。

  为了体现尽力而为的智慧,美欧民主国家目前迫切需要进行公开讨论、争辩或招标竞赛以获得多数共识的问题是:

  建立民主法治全球权威、实现世界和平对美欧国家来说究竟是好处多,还是坏处多?

  美欧国家目前不这样做,有一些什么担心?这些担心是否绝对正确?这些担心是否可以通过方法创新予以消除?……

  小结:

  本文从科学理论、问题机制、思维方式和民主全球化四个角度,对美欧民主的缺陷进行了简略分析,目的是为了寻找克服这些缺陷的可能性与途径,以下就“目的”谈几点个人想法:

  1、从埃及金字塔和中国长城的建造来看,在几千年以前,人类就已能进行大规模的管理了,但是,直到1911年,美国工程师泰勒发表《科学管理原理》,才标志着:人类的管理开始逐渐变为一门成熟的学科。

  2、“管理”与“民主”一样古老,既然管理学能够成为一门科学,民主能否也成为一门科学呢?为此,我们必须研究“民主”与“手机”、“管理”等的异同,……在目前情况下,也许只有举行全球招标竞赛,才可能找到这个问题的全球最佳答案。

  3、建议美欧民主国家的政府和大学合作,先就美欧民主版本升级的若干问题,借鉴1787年美国制定宪法的方法,招聘一批人在一起讨论、争辩、竞赛几个月,拿出一个初步方案来。讨论竞赛的问题大概应该是:

  美欧民主目前存在的主要问题是什么?

  美欧民主是否必要与可能升级为“2.0版”?怎样升级?

  “民主”是否必要与可能成为像“管理”那样的科学?如能,怎样做?怎样实际运用?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教授)

 


相关文章:
·翟玉忠:尚贤制与民主制五论(之五)
·翟玉忠:尚贤制与民主制五论(之四)
·翟玉忠:尚贤制与民主制五论(之三)
·翟玉忠:尚贤制与民主制五论(之二)
·翟玉忠:尚贤制与民主制五论(之一)
大六经工程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