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登录 新会员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来信照登
《道法中国》给了我很大的触动(赵永刚) 
作者:[赵永刚] 来源:[] 2012-07-16

尊敬的翟玉忠先生:

    您好!在今年年初,我有幸拜读了你的著作《道法中国》,给了我很大的触动,我为自己在这时才读到这本书而感到懊悔,同时又为自己能够在恰当的时间看到这本书而感到庆幸,因为在这个时候我的思想正处在迷茫的时刻,是《道法中国》给了我清晰的思考路线。我浏览了“新法家”的一些精彩论述,给了我很大的启发,并找到了一些您的视频讲座,您的言行让我感受到您的一颗赤诚之心,您为中华文明的复兴、为道法文明能够使中国重新走向更高的辉煌所做的努力深深地感动着我,从中可以窥见您的道德与情操的高尚值得我们敬仰,您正是由于对祖国的爱才对她的未来充满了更多的担忧,引古证今,论述了只有“道法”才能拯救当下的中国,您的论述让我感到自己身为中华民族的一员而自豪。这也是我鼓起勇气给你写信的原因,想把我的一些观点给您做一个汇报,希望能得到您的指点与帮助,亦希望自己的观点对“新法家”的发展有所帮助。

    要树立正确的世界观,就需要我们正确的剖析整个世界,包括生态万物、人与自然、人类社会内部的各种关系,某些问题站在人类的角度还是自然的角度会得到不同的结果,值得我们认真的思考与对待。我对大自然有一种浓厚的兴趣,为自然界千姿百态的万物而惊叹,总感觉到整个生态系统的发展,生态系统中万物的发展,都是遵循着一种规律,在一只看不见的“手”的制约与限制中繁衍,而这只手就是老子所说的“道”!它是难以用语言来描述的,但是在思想上却帮助我从另一种角度去认识世间万物。人类的发展史实际上就是一部生存史,和其它生态万物一样,为了自身的生存而不断努力着,在生态系统的发展过程中,人做为一个“异类”拥有了思想的发展继承能力,使人类跳脱于传统生物的生存方式之外,向更高一级的生存方式发展,但是不管西方的与自然对立学说,还是中华文明的亲自然学说,工业革命之前,在人类的数量与生活方式的结合下所需要的总能量在自然界的承受范围之内,两种学说也看不出孰好孰坏,但在工业革命之后,生产力空前发展,人类格局发生根本性变化,传统的地域之争演变成今天的经济利益之争,人口更是急速膨胀,人类的生活水平体现在物质占有率上更是直线上升,人类不必在为生存而斗争,但是,人类的行为依然是围绕着“生存”运转,食物的充足并不能满足人类的欲望。人类的一切都取自于整个生态系统,人类的无限需求与生态资源的有限性成为当下最主要的矛盾,说到这里倒让我想起了《渔夫与金鱼》的故事,欲壑难填的人类将尝到自己亲手种下的苦果,而且它是毁灭性的。在工业革命之后,生产力空前发展,以破坏性为主的发展在一定阶段内积累的物质肯定远远高于像中华文明这种按时取物,尊重自然的发展方式。如果两者互不干涉的发展下去,走的更长远地肯定是后者,可事实是,资本主义是以无限资源为支撑的,当本国的资源无法满足他们的需求时,他们就像蝗虫一样横扫整个世界,任何事物在他们面前都变得的不堪一击,地域、文化、生活的多样性逐步消失,演变成千篇一律的高楼大厦,人类的活动围绕着单一的目标“经济”而运转,而整个生态系统的多样性也正在遭受同样的命运,这对人类的生存来说是非常危险的。人们总是认为,强大的就是先进的,目光的短视让大多数人认为那样的社会制度才是最先进的,所有国家群起效仿,我们无视维持生态系统稳定的关键,对生态系统开始了大规模地无止境索取。不管对生态环境造成的后果如何,能够以最小的成本获取最大的收益就是最好的。我们以GDP来衡量我们的成就,当现在生态环境的恶化威胁我们的生存时,我们又幻想以绿色GDP来继续我们的伟大梦想,最简单的道理却最容易让我们忽略,我们都知道,能量是守恒的,既不会凭空产生,也不会无故消失,我们的所得是另一方的失去,我们所谓的经济效率只是转化自然资源为人类所有的速度而已,尤其是以破坏性所得到的,就好比一幢大楼,如果需要其中的钢筋,就直接对它进行拆除是最简便的,但要再恢复这幢大楼至少需要百倍的代价。生态系统也是一样,经历几十亿年的积累才形成今天的环境,却在人类的不计后果、破坏性获取中急剧改变。以人类的生命来说,有些东西哪怕经历几十代的努力也是再难以恢复的(把地球的存在时间划分12个小时,人类的历史只占其中短短8秒时间),而平衡了几十万年的生态环境,却在我们一代人的短短时期内,感受到了其中的改变,就我们一个人的生命来说,对这样的变化感觉不算什么,但相对于整个生态万物存在的过程,这是绝对不正常的剧变!

    老子说得好: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讲述了万物产生的过程,而后万物都经历“生老病死”,最后又回归于虚无,是为道。形成了一个完美的循环。小至一条生命,大到无垠,都在“道”的统治下循环往复。生态系统从无到有,经历了从简单到复杂的过程,我认为这也是万物发展的规律。生态系统与万物是相对的存在,生态环境决定了万物的形态与习性,反过来,万物的生活习性又影响着生态系统的变化。环境与存在其中的万物总是相适的,发展到现在,生态系统经历了很多种阶段,每个阶段的环境、气候都不同,它所对应的万物自然也是不相同的。据推测,恐龙时代的氧气含量达到百分之三十左右,所以才会诞生那种大型生物,现在的人类在这样地环境下长期生存,不是遭到淘汰就是变成与之相适应的另一种形态。那种人类回到恐龙时代或是恐龙又复活于现代的科幻片不知误导了多少人,甚至有些人自以为,不管环境怎样改变,人类都能活到地球消亡的那一刻。所以我认为,现在的生态环境诞生了包括人类在内的生态万物,现在的生态万物也只能适应于这样的生态环境,生态环境的改变必将导致原有生态万物的灭亡,包括人类,会被新生物所取代。我们必须明白的是,生态系统可以没有人类,但人类不能没有我们所依赖的生态系统。现阶段的生态系统在人类没有多少影响力以前,至少稳定发展了几百万年,生态系统形成了一种完美的循环,维持着这种平衡,万物在其中繁衍生息。生态万物是能量的一种形态体现,它们在“道”的统治下,由最初简单的生态循环,向复杂化过渡。演绎了从最初的单一生态向现在的复杂生态巨系统过渡。在这一过程中,以“平衡”为根本,万物相对而生,形成了能量体现在生态万物上的完美循环。人类与生态系统应该是从属的关系,当人类把自己视为主人,把生态系统放在对立的角度,试图征服自然,征服其它万物的时候,人类就超越了自己的本位,打破了生态系统的平衡。当人类出于本能以生存为目的指导自己的行为时,在人类没有多少影响力之前,就像现在的其它生物那样,对自然是构不成威胁的,但是发展到现在,人类活动的总能量已经能够影响生态系统的发展时,依然以生存来指导自己的行为,而不是遵循能量的循环,尊重生态万物之间的循环的时候,以经济为手段,把更多的物质揽在人类自己怀里的时候,过多的能量则“卡”在人类这一环节,就无法再完成能量的循环。生态万物的存在都有它存在的道理,它们都是各种循环上的关键,依靠这种循环而存在,共同维持着生态系统的平衡与稳定。当人类把生态万物看做是上帝对我们的一种赐予而予取予夺时,在行为上的破坏则是灾难性的。环保人士以全球变暖会导致人类的灭亡为题反对各种不利行为,倡导绿色生活是积极的,但又是不全面的,全球变暖反应的只是一个方面,我更担心的是,人类的行为正在从各个方面促使生态环境向另一方面转变。现在,人类都是围绕“经济”制定各种政策,一个小小的刺激消费最终的结果可能是变成鼓励浪费,它可能会让所有环保人士几年来节约的资源化为乌有。生态系统变得紊乱,对环境要求相对苛刻的生物正在灭绝,这一切都不断地在对我们提出警示。说到这里我不得不赞叹中国古人的智慧,他们在当时就已经看到了这一切,从而选择了合适的生活方式,克制自己的欲望,提倡节俭,尊重自然,与自然和谐相处。时下的各种主义基本上都是以人类自我为中心的一厢情愿,都无法保证人类的长期存在,甚至加速人类的灭亡,而只有中华文明的“道”才是人类所应倡导的生活方式,才能保证人类的长期可持续发展。面对时下的乱局,在坚持“道”的前提下,也只有“法”才能拯救这一切。在以前,我只看到了生态系统面临的危机,觉得中国的古人对这方面有相关的论述,直到看过了《道法中国》才让我思路变得清晰,我相信,只有“道法”才能挽救这一切。

    时间是人类的发明,它只是辅助人类活动的计时工具,而且我们发明的时间也只适用于地球而已,万物的发展并不是以时间为主导的,至于我们活在时间的长河中,万物都逃脱不了时间的流逝,这些说法是因为我们的思想已被时间所禁锢。包括时间就是生命、时间就是速度、时间就是金钱等,这些从小耳濡目染的说法,它鼓励人们在最短的时间内产生更高的效益,这种宣传从生态系统的角度来考虑,人类的一些不当行为未尝不是一种灾难。主导万物发展的不是时间,而是“变化”,在“新法家”中的法家参考栏目,我看到《蔡德贵:葛洪思想的儒道互补特征》一文中,葛洪认为的“变化者,及天地之自然”,“夫变化之术,何所不为”。相信古人对“变化”二字的阐述还有很多,只是我不甚了解。万物的发展方向,发展方式,发展速度都不是既定的,它受到与它息息相关的事物的变化而变化。天与天和年与年之间并不是一种循环,它是一种规律,万物因这种规律产生而存在,不断繁衍变化着。昨天是今天的因,明天是今天的果,我们正在经历的是以前事物变化得来的,过去的已经不复存在,明天的事物形态取决于今天的变化,至于幻想中的时间机器,则是无稽之谈,它是不可能存在的。决定一切的是现在,而不是过去和将来。所以,我们对自己“现在”的行为所造成的结果必须慎之又慎。

    随着中国古文献的不断出土,对中国古文化的研究也达到了一个历史高点,而其中“法家”的发展,曾经创造过辉煌,更多的时候是被埋没,它总是在社会的危机时刻挺身而出,绽放它的丰采,法家总是肩负着挽救社会危机的重任。现在,人类所扮演的角色导致生态社会的紊乱,生态社会的紊乱又导致人类社会内部各种关系的紊乱。尤其是中华人民从亲自然行为突然发展到与自然对立的角度上,不管这种发展是主动还是被迫,它导致了现在的社会物欲横流、道德消失、人与人之间的冷漠。社会虽然发展了,但更多地人大部分时间依然为了生存而被迫站在“经济”这架跑车上,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没有多少思考的余地,精神与物质两种相对的存在严重倾斜。我们现在所拥有的物质比以往任何时期都丰富,但是我们大多数人却对未来充满了迷茫与困惑,那是因为社会的道德与我们的精神也紊乱了。现在历史穿越小说的流行,未尝不是人们心灵上存在着一种遗憾以及对现实的逃避。从古至今,我们的国家文明在精神上所传承的文化之魂是非常先进而宝贵的,它经受住了各种考验,而我们现在正处于困惑阶段,这是一个十字路口,以人类为主的传统文化向以自然为主的新文化过渡的时期,这也是一个关键时期。

    “法家”的存在是建立在政治的基础上的,脱离了政治的“法家”是难以发展的。传统的法家涉及到的主要是人类社会内部的各种关系,那个时期,生态环境不是政治面临的主要问题。但是现在,人类格局发生根本性转变,人口的膨胀与生态危机成为人类面临的主要难题,只有正确处理人与自然的关系才能使我们长久的可持续发展下去,才能使人们过上幸福安定的生活。看到“新法家”网站,里面的一些论述对我的触动很大,比如法家参考栏目里河清的《民主的乌托邦•为民——中国政治学的智慧》,国外的由民自主,只是一句空话,中国两千年来的实践“为民”才是真理,才是实际。同时,我为“新法家”这个“新”字而赞叹,虽然是注册时的无意之举,但是我希望能真正的把这个“新”字体现出来,体现的不仅是新时代的法家,还包括“自然与人”的新形式上。不过在现实中,现在更多的人迷失于物欲之中,虽然“新法家”正在引起人们的不断重视,但对法家的重视度依然不够。我有两点看法,一个是人们对道法家的认识不够,尤其是对道的理解存在着更多的误解,在这个以经济为话语权的社会,人们对古人的道法缺乏信心,很多人都认为过去的都是过时的,实际上人类的发展和人的成长有很多相似之处,一个人所经历的都是宝贵的经验与财富,一个社会也是如此。二是“新法家”对道法以及对中华古文化的研究已做了非常全面的阐述,包括对当今社会面临的一些问题也做了更多的论述分析,现在的社会不只是人的社会,更是自然与人的社会,解决目前的社会难题离不开对生态自然的正确分析,只有这样才能让中华文明重铸辉煌,虽然说“道法”确是一副良药,但我们必须让这个自以为健康的人清醒地认识到它的病症以及对未来的希望才肯服药。在我想来,只有正视目前自然与人的矛盾,认清自然的本质对它进行剖析,摆正人类自身的地位,对资本主义发展的危害做一个全面的分析,使人们认清当前人类所面临的紧迫危局;以道法为主旨,协调自然与人的全面发展。我的想法也许过于浅薄,由于知识的有限以及时间的关系,我对新法家只是做了一个大概的浏览,谈不上深入的了解,敬请原谅。

    以上观点都是我的愚见,如有不当之处请批评指正。

                        此致!


                            赵永刚

                            2012年6月28日


相关文章:
·李晓鹏:运十下马的经济账和中国汽车工业的耻辱——写在C919首飞之际
·大卫·科兹:新自由主义救得了中国经济吗?
·朱苏力:社会转型与中国法治
·冯鹏志: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体系
·吕正惠:我的接近中国之路——三十年后反思“乡土”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12-08-18 09:21:31.0)
    The expertise shines through. Thanks for taknig the time to answer.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
关闭[X]
新法家微信
(扫一扫,关注新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