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法家参考
柳祥平:当把中华文化书籍一把火烧掉! 
作者:[柳祥平] 来源:[] 2010-11-27

编者按:如果中国文化的本质真如柳祥平先生所说的奴性文化,我们也建议一把火将中华文化书籍全部烧掉。问题是:中国文化是儒家和四书五经代表不了的——其核心是秦汉那种磅礴万里的齐晋法家文明。

 

    曾看鲁迅先生描写的假洋鬼子、赵老太爷、孔乙己、祥林嫂、润土、阿Q等一干人,曾看老舍先生笔下的唐铁嘴、刘麻子、黄胖子、宋恩子、吴祥子等一班人,曾看柏杨先生将国人的脸皮一层层地剥了个精光。原以为,社会各色人物五彩纷呈,为官者的精明,为民者的苟且,各阶层各有其特点。作为老百姓,精明者毕竟个别,大多不过是平常人。或许有一些会像祥林嫂一样或许有些个麻木,会像润土一样或许有些个木讷,会像孔乙己一样或许有些个迂腐。但像唐铁嘴刘麻子假洋鬼子一干人等,不过是一些人的嘴脸,一些人的丑陋而已。现在看来,恐怕不只是一些人,而是很多很多,而且这种人还会像瘟疫一样在蔓延,有迅速膨胀的趋势。并且他们不再是掩掩遮遮羞羞答答,他们昭然于我们的周际,那丑陋不堪脸皮儿傲然地在那挂着,在我们眼前恣意地游荡。

    近来常感喟当今社会种种丑恶现象,国人民风民俗的每况愈下,社会道德正义的岌岌可危。忧心之中,免不了要寻根问由。赫然发现,这问题,尽然出在我们一向标榜的煌煌千年文明的文化之中。

    当今社会,我们不难看到,不管哪里发生了什么事,都会有一大堆围观者,其情景犹如鲁迅先生《示众》和《药》中的看客,甚至比他们有过之无不及。旧时的看客们,对许多数人来说,这世间的事只要不发生在自己身上,就与自己是无关的。而一旦在其他人身上发上了,他们只会充满着好奇。内心的麻木,少有知道许多事的发生也是与自己千丝万缕联系的。在他们的心目中,“天威”是不可触犯的,有史以来生活就是这样的,谁教你多事?现今的看客们,则不仅是好奇,他们也感知这世道的种种不公和不平,自己身上也或多或少患着相似“病”,心里也常是愤愤然的,但多少还没有被逼到这一步,所以就会庆幸,就会幸灾乐祸。所以在我看来,这恐怕不只是麻木,而是良知的丧失,是道德的沦丧。

    即或是一些善良的民众,也多少沾有一些阿Q的习气,看到比自己好的便免不了要羡慕要攀附,在内心却又充满着怎样的嫉妒和仇恨;看到比自己差的便免不了会不屑会鄙视,在内心却又充满着怎样的得意和傲气。所以,见了权贵便会将脸上所有的肉堆在一起,拧做一朵花儿在迎着,低首俯身像绵羊一样恭顺,甚至会像狗儿见了主子般的频频摇尾示好;见了下属或见了不如自己的,便不知哪来的傲气,变成了刺猬。这时,你需离他远远的,否则即便不刺你,也会摆出一副驴脸来,让你不顺畅,有时甚至还会像恶犬一样狂吠几声以示威严;见了同僚则满脑袋都装着 “智慧”,行事诡秘,处事狡黠,遇到了不平,多不敢直言,喜欢背后捯饬,善于忽悠他人,总想着坐收渔翁之利。

    难道他们对此种种恶习浑然不觉?我看也不是。在当今世界“西风”劲吹的潮流中,尽管他们也会随着新思想的渐入在内心深处有着种种的变化,使他们的中间的一些人反省到自身的丑陋和卑劣,也由此常常遭受内心种种的煎熬和苦闷。无奈他们就像一个久受禁闭或将是一个奄奄一息的人,也渴望着能有一缕阳光照射进来,温暖一下早已冰冷的心;渴望着有一丝新鲜的空气吹进来,荡涤一下早已污秽的胸腔。如同旷野中几声惊梦般的呼喊:“起来!挺起你的腰杆来!”但只如酣睡中的梦幻者,猛地被惊醒了,乍地坐了起来,稍后便又佝偻起来,沉睡过去。

    是的,他们已无法摆脱这种内心深处的桎梏。因为,他们已经习惯了这样的酣睡,习惯了这样佝偻着腰身去苟活,习惯了在这种恶浊的环境中做着相互撕咬拼杀游戏。或许他们也多有不如意,但这种麻木了的习惯又自感着种种良好,总能找到不如自己的,跟他们比,找出平衡点,找到自豪感。如同一只匍匐于蝉后的螳螂,那顾得身后黄雀;如同一只栖息于河马身上的红嘴牛椋鸟,哪管得周遭的污秽和险恶。又如同荒野中的一群正在啄食鸟儿,偶尔也会被远处一声尖利的声响惊掠而走,但旋即又飞回来继续着它的啄食,因为他们习惯了在这样一方土地这样一处环境中觅食嬉戏,尽管在不远处常常还有难以预料的险恶在等待着他们。

    在他们而言,那这种渴望不过是脑海中一瞬间的愿望。他们更害怕破坏了已有了的习惯了的酣睡,他们不愿将这一场梦弄醒,哪怕是恶梦。毕竟这种酣睡对他们来说也还有几份满足,偶尔也有几份意淫的快意。一旦失去了,便什么都没有了。这一缕阳光、一丝空气,在他们来说,虽是新鲜,或许也能感觉几份短暂畅快,但更多的只是好奇而已。就如同鲁迅先生笔下的那些乡民们见了燕尾服、文明棍,在短暂的好奇之后便免不了要排斥,要嘲笑,全然不知自己的浅陋和短视。因为在他们的思想深处,这天地世界本就是这样的,是容不得怀疑的,更是动摇不得的,所以是容不得你去动“歪脑经”的。

     在他们的眼里,世世代代都是如此,故而他们也当如此吧。看来,这数千年文明,数千年的文化浸润,已成为沉垢,难以剥脱,使他们所有的参悟也都禁锢于此。故而所思所想也在此,生活也大抵如此。

    当今的世界,都在提倡世界的和谐,人与人的和谐,人与自然的和谐。只有我们还在乐道于适者生存,强者为王。满世界都在推行普世价值,只有我们还在崇拜金钱,崇拜权力,崇拜你死我活的争斗。

    过去我也曾与众多朋友们一样,一说起我中华民族便有一种“泱泱大国,文明古国,礼仪之邦”的自豪,这种自豪不仅溢于言表,更火热于心。而今看得多了,听得多了,便免不了要产生种种疑问。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礼”,谁在奉行这这种“礼”,谁又在享受着这种“礼”遇?想到这些,便对我千千万万民众在这种“礼”的教化下失去了独立的思想和人格而愤慨,却又很是无奈,因而就如鲁迅先生所说“哀其不幸 怒其不争”了。但回首想想,这责任在谁?在我中华千年芸芸众生吗?不,是在这一朝又一朝血淋淋大刀下,用这标榜着的煌煌千年文明教化愚弄着我一代又一代千千万万民众的结果。正鲁迅先生言:“翻开历史,那一页不能看到血淋淋的两个字:吃人!”这吃,不仅在吃着别人,也被别人吃!他们的愚昧和麻木也正在于此,谁又逃得过?

    我们千年的文化有什么?很多,但总的说来却又逃不出“四书五经”和“三纲五常”的范囿。它们里面有没有优秀的思想,有!但作为统治者对老百姓进行教化的思想,都是被骟割了的“精华”。世界各国的文化和文明的传承大都遵循一个重要的原则:“取其精华 去其糟粕”。在我们这数千年历史中文化和文明的传承也遵循了这一原则了吗?我看没有!我们是反其道而行之,是唯统治者的马首是瞻,是:“取其糟粕 去其精华”。为什么这么说,我们除了知道这“四书五经”“三纲五常”里有“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有“仁、义、礼、智、信”。还有别的吗?没有!这些被骟割了的思想足以将人变成愚忠的奴才,变成势利的走狗。我们除了知道孔子一些有关“君臣、礼仪、教育”方面的思想,还知道其它的优秀思想吗?不知道!孔子晚年的《儒行》中的“不臣不仕”等独立的人格思想,我们少有知道的,都被一代又一代的当政者骟割掉了。这些骟割了的思想,使我千千万万民众失去了自由独立的人格,将人驯化成奴才,驯化成走狗。

    也正是这千年奴才文化的浸润,才养育出我们民族特有的奴性,使得封建专制得以一朝又一朝延续着专制。正如西方哲学家黑格尔所说:“中国历史从本质上看是没有历史的,它只是君主覆灭的一再重复而已。任何进步都不可能从中产生。”

    数年前有人说当将我四大名著一把火烧掉,我当时很为反感。现在想来,确有道理。这四大名著,的确是我国千年封建历史奴才文化浓缩了的一部部将人驯化成奴才和走狗的“精华”。

    且看这《三国演义》。蜀主刘备虽盗得刘氏宗室的名号,且有足智多谋诸葛亮的相谋,横刀立马五虎将的相助,虽最终仍逃不过“功败垂成”命运,却仍得个英主的美名。而“功成名就”的魏王曹操,不过获得了个奸雄的恶名。这似乎也不符合我们历史上一向遵守的“成者为王败者为寇”的理啊。仔细想来,他的作为,维护了封建皇朝的业已残败尊严,短暂地延续了危如累卵刘姓天下的血统,尽管这一脉血统真假难辨,尽管这短暂的延续使得生灵更加涂炭,但这正是一代又一代封建帝所王希望的。就连那关羽,不过一莽夫而已,他又做了什么?竟然被称为关帝,并处处立庙。他忠义的那个残败破落的刘姓天下尚需打个问号,确切地说不过是追随了一个沽名的刘皇叔,而让人津津乐道的“千里走单骑过五关斩六将”也不过是护了个沽名的皇嫂。凭借诸葛亮足智多谋尚不能挽回一垂死的刘姓汉室,更何况这一介武夫乎!

    数年前看电视剧《水浒》,妻子看了著名演员李雪健演的宋江,愤恨地说:“他咋演的?一个梁山首领,有那么多‘好汉’帮衬,又屡战屡胜,非要投降受什么招安那。尤其见了皇帝,就跟没了骨头,活像个奴才似的,把一个好端端的水泊梁山葬送掉。”我笑着说:“这你就不懂了。他演得是非常到位的,把宋江的骨子里的东西把握住了。宋江虽是梁山首领,带着一帮‘好汉’看起来不怕天不怕地,所向无敌,但他与他的兄弟们骨子里的奴性是改不了的,这就是几千年教化的作用。”妻子虽默然,但她那里知道,几千年的教化,已使宋江等一干人习惯了暗度陈仓逞凶斗狠且黑白通吃勾当。其目的,就是为了一朝成为鹰犬,成为奴才,匍匐于主子脚下,光宗耀祖。就这样一群人,黑白均沾,在我国民间多少年来竟被传为英雄,让人仰慕不已,崇拜不已,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文化!

    再说这《西游记》。孙悟空本事比谁不大,上天入地,斩妖除怪,但却只能受着这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又不能识妖除怪明辨是非唐僧的管制,乖乖地送他西天取经。明确地告诉你本事再大,也不过是奴才,得尊礼,得守规矩,得听话。否则,有紧箍咒等着你,更逃不出如来佛的手心!即便是斩妖除怪也不能由着性子来,也还要注意分寸,要适可而止,要知道他们后面可都有着后台,是各路神仙的卒子。它整个就是一本对老百姓的奴化教材。而作为一部煌煌巨著《红楼梦》又怎样呢,不说也罢。

    尽管如此,我们的文化培养出了奴性的国民,我们的封建专制政府就长久了吗?没有!我们看到,尽管新的专制政府也会汲取前朝的教训采取一些休养生息的惠民政策,尽管专制政府也会采取一些比较严厉的措施提高政府的执行力或反腐等,但作为一个专制政府,不说它法律制度在制定上的偏颇,单说它的政府职能的实施,它的实施主要不是靠法律制度运作行使的,而是靠一级一级的“圣旨”来进行职能的行使的,说穿了看上级的眼色进行职能的行使的,因而它是无法克服人性中的私心和私欲的。尤其是当政权一旦稳固后,专制也会进一步得到强化,国民奴性就会得到极度得张扬,往往就只会顺着统治者的心情唱赞歌。这样,更使得政府机构运作系统和自身的免疫系统逐步失灵,社会矛盾就会进一步恶化,少不了会出现种种的内腐外侮,以致于最后积重难返。

    而这种奴性又不可避免地与趋炎附势有奶便是娘等种种恶习并生,人人盼望着成为奴才,争当奴才,以达到享有特权,光宗耀祖的目的。对于权贵,能攀附则攀附,攀附不了给拧劲,使绊子。迷信权力,崇拜特权,更崇拜金钱。只要能攀附权贵,什么招都有;只要能弄到钱,什么主意都有。即便什么都弄不到,就等着看人的笑话。指望着别人出点事,找心理平衡。在这种争名夺利的氛围中,倘若你想过一种宁静淡然的生活,就会被人视为平庸无能因而被人瞧不起,遭人嘲弄,使你无法恬然独行。相互之间,明争暗斗,如一盘散沙。一旦大难来临,不仅会“各自飞”,还会因内心积攒的诸多不平反过来帮着新主子咬旧主子一口。我们可以看到,在我们的历史上虽然也还有几个能担当的,有几个忠臣良将,有几个民族英雄,但仍未能挡住他们所效忠的皇朝的衰败。那些愚忠的忠臣良将民族英雄们,得到了主子们的嘉赏了吗?没有!宋末的岳飞、明末的袁崇焕都曾使他们的敌人闻风丧胆,但哪一个又能将垂危的皇朝力挽狂澜了,哪一个又得善终了。个中缘由,不言自明。

    这都说明,一个充满奴性子民的国家,当专制政府一方面凭借着国家机器压制民众,一方面又只喜欢听赞歌的时候,它势必将会失去了最基本的判断力,步入危境也浑然不知。

    从历史的经验来看,这样的民族这样的国家也是没有什么希望的。去年,有一篇文章说,日本侵略中国时,有的县只派了一个日本人就能完成这个县的统治。过去我不相信,现在我相信了,这归功于我们数千年的奴性文化。就是现在,我们也常看到一些地方政府,一些企业,上面只要派一个人就能领导这个地方或企业的运作管理,也不管他是牛鬼还是蛇神。

    这种遗患,不仅于国内,就是迁居国外也一样暴露无遗。曾有说我中华子民移居欧美后,常有责怪我中华国穷民弱,造成他们在欧美的社会地位不高,以致于常遭受不公平待遇,遭歧视、受欺凌等种种问题。试问,那些非裔等其他居民他们祖国比我们强大吗?我看没有!但他们为什么在欧美的社会地位远比华裔高呢,在我看来他们没有华裔身上那种文化沉垢在作怪。他们不会像华裔一样一盘散沙一样各自干着攀附权贵勾当,也没有在同种同族同事朋友间勾心斗角互拆墙脚相互挤兑的种种心计和天赋。他们或许没有华裔身上那种小聪明,行事却有担当。因而他们的社会地位在欧美逐渐得到认可,并赢得尊重。而我们华裔则近数百年固步不前,实非偶然。其实,我们华人何止在欧美抬不起头来让人瞧不起,就是我们的周边东南亚一带也没把我们放在眼里,这方面的事例就不再多说了。最近常有报道说我们的火箭上天了,我们主办了奥运会世博会,华裔们的地位提高了腰杆子直了。在我看,这恐怕难。华裔自身的沉垢不除,很难会有实质性的改观,至多不过多听几句恭维话而已。

    说到文化,我们仍免不了要谈到书。那么,我们可以看看,一代又一代的统治者们在看什么!他们在看《资治通鉴》,在看《二十四史》。他们在里面寻找治国方略,说穿了是寻找人治方略,愚人方略。表面上看是为了政权的稳固,国家的长治久安,实质上是为了专制特权的代代相传,他们不可能放弃专制带来的种种特权来搞什么民主。纵观我国数千年历史,我们的千年文明千年文化,如同一部机器,教化出的芸芸众生,外表看起来不一样,本质都是一样的。不管是关羽,还是宋江。也不管是赵贵翁,还是陈老五,还是是佃户,他们的思想都是一样的,他们的性子都是一样的,都充满着奴性。或许也有几个如鲁迅所谓的“狂人”,只恐怕还未冒出“尖儿”就已成为社会的“弃儿”,置之死地而后快,或成为砧板上的“鸡”,以免猴子们猖狂。使统治者一代又一代在延续着人治,延续着他们的专制。

    历史上的元、清两朝,追根溯源,他们的先祖,在我们汉人眼里不过是“夷人”而已。但他们将却宋、明两朝这个自傲于天下的“巨人”打得一败涂地,赶出了历史舞台。一方面,说明这些“夷人”的文化中由于是有多个部落组成的文化思想,或许还有一点开明之处,或许还有一点民主之处。另一方面也说明我们奴性文化的沉荷痼疾难去。只可惜,当他们坐上了皇帝宝座,又迫不及待的把前朝的旧衣披上了,这也是他们势必走向衰败的一个重要原因。而我们近代历史中,不管是洪秀全的天朝天国,还是孙中山领导的国民党政府,它们革命的初始阶段都无一不借助了一些西方民主文化,推翻了前朝的专制独裁政府。只是,当他们借助西方民主文化夺取政权以后,由于他们在骨子里也还有着封建专制的余孽。一个干脆迫不及待地成立了天朝政权,自立为“天王”。一个虽则口口声声要搞民主,却又让一些御用文人大肆放言,说什么在中国谈民主为时尚早,中国的国民素质还达不到等种种理由做借口,故而建立起来的政府,仍逃不出专制独裁的魅影,使得我中华奴性文化再一次四处泛滥,社会种种矛盾和困境又危机四伏,难以化解。以致于使它不退出中华民族的政治舞台,就只好退出了中国大陆历史舞台,偏居于台湾一岛。当今的共产党领导的政府,跳出此范囿了吗?我看没有!

    数千年来我们的老百姓,世世代代只在看《四书五经》,也只能看《四书五经》。因为,它是我国科举考试人才遴选的唯一途径。通过科举考试,不但给人以“书中自有黄金屋 书中自有颜如玉”的种种幻梦,更主要的给人了做奴才的资格,可以借此光宗耀祖。这近百年,我们的所谓的正统的教育中,虽然也还接受了一点西方文化、西方的科学技术。但我们民众在文化教育中所受的知识和思想仍逃不过这些历史典籍,这些历史文明中被骟割了的“精华”。

    人们茶余饭后的消遣仍旧不过是看看《红楼梦》、《水浒传》,看看《三国演义》《西游记》,这些被骟割了的精华。因为这些,仍旧是我千千万万中华子民文化教养的象征。即便是有几个在闲暇之余,还看看《西厢记》之类言情小说,还看看《聊斋志异》之类的鬼怪小说,还看看《三言二拍》的因果报应小说。若仔细品读,它们仍旧跳不过封建礼教奴性教育的程式,它在调剂着人们业余文化生活的同时,也或多或少地灌输着奴性思维。而与它们一起在民间流行的,恐怕最多的还有《菜根谭》《厚黑学》等一系列教化人们如何在专制社会中苟且投机钻营等技巧的一些书籍了。我们还能看到什么培养我们独立人格的良师益友?那些看西方小说的,也大多不过寻章摘句用来装点门面而已,如同假洋鬼子身上的燕尾服,手中的文明棍,真正知道,真正懂得的,又有多少。这也就是我们有许多国学大师,却没有一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文学大师的原因。

    近代一些能称之为著名作家的作品,仔细读来,也大多不过是一些御用文人用来讨好主子欢心的歌功颂德的贡品,根本没有什么新的先进的思想可言。而真正能称之为文学大师的作品,在我们这个时代又少有推崇。因为他们或多或少反映出了过去和现代社会中我们人性中一些丑陋不堪的东西,反映出了我们民族骨子里的奴性,还有投机、奸诈、虚伪等诸多不光彩的一面,让人看了多少有些不舒服,感觉在打自己的脸。它们太不符合时代潮流了,不得不被束之高阁。所以我们不难看到《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的种种怪现状仍在我们身边重演,鲁迅老舍笔下的众生相仍在我们身边游荡。

    这让我不得不想到,当一个社会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奴性盛行的时候,也常常是一个专制盛极之时,麻木者更麻木,奸宄者更奸宄。社会上势必会有像假洋鬼子唐铁嘴刘麻子宋恩子吴祥子等这样的一群鬼魅恣意横行,正义被搁置,道德在沦丧。这,也是专制社会必然的产物。

    当今的社会,说来已有了百年的思想解放历史,尤其是在这近六十年,我们的思想解放了吗?我看没有!因为我们仍可以看到,种种封建遗患总是因某些政治上的需要以各种面目出现。诸如我们一方面高喊着“打到封建王朝!”、批判着“吾皇万岁,万万岁!”,一方面又在狂热地跳着忠字舞,山呼着“XXX万岁,万万岁!”、“XX党万岁,万万岁”;我们打倒了孔家店,砸坏了孔家庙,如今一个个又以国学的名义香火又旺了起来。即便到了今天,我们仍可以看到,在我们政治生活和工作运作等诸多方面,不管是国家的法律,还是政府的有关政策法规,都不容置疑;只要是领导说的,都必须遵照执行。这就如同封建皇朝的帝王,他们是金口玉言,他们的权威动摇不得。每当我们的社会运作出现种种问题的时候,不能去怀疑我们政制体制是不是出现了什么问题,不能去怀疑否定领导者的执政能力和水平。只是指责某个人或某些人的问题,痛恨于他们,批判他们,鞭挞他们。这无疑是以替罪羊的手法来达到平息民怨的做法。

    我想,这也是我们一向标榜的煌煌千年奴性文化遗患所致。如此文化,不如一把火烧了去。

 


相关文章:
·宋鲁郑:台式民主是对中华文化的背弃
·张岂之:从天人之学看中华文化特色
·翟玉忠:“孔门四科”将中华文化推向一个新高峰!
·翟玉忠:践行宣传中华文化、宇宙大道需要大定力
·张西平:向世界说明中华文化的现代价值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