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登录 新会员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社会主义研究
陆寿筠:对抗思维是左右通病——兼论“无产阶级专政” 
作者:[陆寿筠] 来源:[] 2010-07-30

题解

 

这儿的“左”与“右”是在广义上说的,用以区分对于当今世界资本主义制度(资本对于劳动、以及大资本对于全球的霸权)的两种既相互对立、又具有共同思维方式的两极。其中的“右”既包括打着社会主义旗号、而实际上维护资本主义制度的势力和思想,又包括赤裸裸地维护资本主义、反对社会主义的势力和思想;其中的“左”既包括传统上不加引号的正统之左,也包括通常加引号的极“左”或所谓形“左”实右之。无论左或右,虽然它们对于资本主义的态度是决然相反的,但它们都采取“以某种或某些一以贯之的对抗为统领一切的总纲”这样的思维方式(可简称为“对抗思维”),这又是与中国传统中求取总体平衡(多维整体动态平衡)的思维方式(可简称为“求衡思维”)相对立的。所以,这里所说的“通病”仅仅是指思维方式上的某些共同之处。

由于左右两者的目标是完全相反的,所以他们的思维方式和实现目标的手段也不完全相同。但他们共有的对抗思维却是不利于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的过渡、倒是客观上有利于社会主义向资本主义回流倒退的一种思维方式。思维方式不仅仅是一个方式问题,而是哲学世界观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只有正确的思维方式,才能保证社会主义目标的逐步接近和最终实现。关于思维方式问题的正确认识,对于确当评价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斗争的历史、确当评价这一历史过程中的重大事件、思潮和人物,对于正确总结一个多世纪以来国际社会主义运动的历史经验和教训,用以指导今后,是十分重要的。所以不能不加以重视和讨论。

 

 

 

中国传统:求衡思维

 

老子在《道德经》中对于天地大道作了高度概括:“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第四十二章)指出了包括意识在内的存在界的整体性、多维性、动态性、平衡性,这四个方面互相交融、有机统一。以这样的哲学世界观来看待一切、思考一切、处理一切,处处着眼、着力于求取多维整体的动态平衡,就是遵循大道,就能为人类带来福祉。关于这,笔者已在其它文章中多有阐述,此处不赘。

这儿只需指出一点:求衡思维并不一概排斥对立面的互相斗争和转化,包括旧事物的消失和新事物的产生。恰恰相反,“平衡”是以一定时空范围内、一定程度上的互动、对抗、乃至斗争为条件的,所以是动态的平衡。因此,它与机械凑合、左右逢源、静态、和稀泥式的、庸俗的伪中道不是一回事。在社会生活中,它之不同于对抗思维方式的是:对抗,永远只能是局部时空范围内的对抗,应尽可能地将对抗局限于较低层次上,而且要使局部范围的、低层次上的对抗服从于高层次上全局平衡的要求。对抗的目的是为了促进必要的转化,以求达到全局的新的平衡。当然,由于社会存在的多层次性,所谓“局部”和“全局”都是相对而言的,某一层次上的全局在更高层次上就是局部,高层次上的某个局部在某个较低层次上就可能是全局。因此,求衡思维求的是“多维整体的综合动态平衡”,而不仅仅是某一层次上的、或某一局部的内外平衡。这一要求和目的可以通过如下两个途径来实现:

一是作为局部的对立面各方应自觉意识到对立方合理利益的存在、和全局综合利益平衡的需要,自觉将一己的利益与对立方利益及全局利益的平衡作合理通盘考虑,因为任何局部与其它局部及全局之间除了利益的对立,还一定存在某种相互的关联性和共同的利益,否则就不成为对立面、或局部,而是游离于该统一体之外的、毫不相干的东西了。这就提出了社会道德问题和个人心性修养问题。

二是通过一个代表全局综合平衡利益的机制由上而下地进行调节,促使实现各个局部之间的动态平衡。这一机制存在的必要性在于:作为局部的对立面各方由于主客观条件的限制,对于各局部之间及其与全局之间的利益关系怎么样才算平衡,不一定能达到比较接近客观合理性的认识。至于这一机制存在的可行性则在于:在任何规模的社会中,人的先天禀赋和后天造就总是高下不等的,因此其对社会事务的态度、及其眼界和认识所能达到的广度、深度、和远度也总是有高下之分的,这也就是程度不等的社会贤能(正面意义上的“精英”)与一般民众之分。这一客观存在的人才等次就为社会各层次上全局管理机制的建立和运转,不仅提出了必要性,而且也提供了可能性。当然,要保证这种机制真能求取全局的动态平衡,其本身也必须符合受委托管理者(精英阶层)与被管理的委托者(大众)之间动态平衡的大道原理。这就提出了宪政民主、经济民主(向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的过渡)、法治、国际民主新秩序等大课题。

“万物负阴而抱阳” 作为局部的对立一方的自我坚持乃至适度对抗,是为“阳”;遵从全局平衡的要求,是为“阴”。服从全局与自我坚持两者相辅相成,是为“负阴抱阳”,从主体自觉的角度或可称为“守阴律阳”(“律”自律、他律、法律;律,即规范,即有所为,有所不为),从而“冲气以为和”,达到对立局部和全局的阴阳和谐、清静太平。当然,和谐、清静、太平,是一种相对的状态,一个历史的过程。

历史的事实一再证明:如果没有守阴求衡意识,没有全局综合平衡的普遍要求和有效实现机制,那么,局部的对峙必然会发展到由一方压制另一方、形成某种霸权、从而使全局失衡的地步。一旦较低层次上的全局失衡(如基层企业中资本对于劳动的霸权)得不到高一层次上(地方政府或国家)的动态制衡,那么这种失衡又会导致那高一层次上范围更大、更严重的对抗和失衡(垄断资本对于全社会劳动人民和中小资本的霸权)。如此一层层不断推进、不断扩大范围(国际垄断资本对于全球的霸权),直至最高层次(受国际垄断资本挟持的人类对于地球生态圈及邻近太空环境的霸道利用、乃至严重破坏)。人类社会自下而上一层层不以自觉求衡为目标的单方霸权,必然最终导致人类这个局部与自然界这个整体之间规模空前的、对于人类来说是毁灭性的对抗。人类必须承认自己只是无限时空中一个微不足道的局部,与整个宇宙处于某种永远不可能为人类所全部认识的关联性之中。因此人类的活动必须如临悬崖、如履薄冰似地顺应自然界整体平衡的要求。

而要使人类整体顺应自然,就必须自下而上地对于各层次上破坏平衡的主要因素(资本、垄断资本、霸权主义、及各种极端主义)根据实际情况(其对于各层次全局的危害范围和程度、及其相互关联的情况)加以节制,包括适度的对抗。因此,不同程度的对抗(对经济剥削、政治霸权、军事侵略的对抗)是必要的、不可避免的,但不是一切;求取整体的综合平衡才是目标,不应为对抗而对抗。如果不以全局平衡为目标,只醉心于对于“异类”的排斥、对抗、或打击,就很容易导致对抗目标的不准确,或偏离,或扩大,这就无助于实现平衡,或者只能导致以另一种倾向的不平衡代替原有的不平衡(如过分集权的传统社会主义政治模式)。若是这样,那么人类社会就永远只能在两种或多种极端之间不停地来回折腾、永无宁日了。

要减少或避免带来太大灾难的反复折腾,就必须摒弃坚持一端的对抗思维,重新发扬中国传统的求衡思维,借鉴、发扬此种思维指导下的历史实践经验,并用之于传统上尚未运用到的领域(如社会各级最高管理者的选任和监督),以及当代人类实践中新出现的领域,如大生产企业中的劳资关系,垄断型企业与非垄断性中小企业的关系,全球国际关系,不同文化圈之间的关系等。只要坚持在社会各个层次上以局部的、适度的对抗求取全局的、动态的平衡,一切不符合历史发展大道的腐朽事物自然会被淘汰,一切符合天地大道的事物必然会茁壮成长,社会主义必然会逐步地战胜资本主义。

 

对抗自然 左右相通

人与自然的关系是最高层次的关系。在这个层次上自然大道决定一切,容不得人类与之对抗。但“征服自然”却是资本主义和传统社会主义的共同口号,他们的共同点都是人天对立的思维方式,没有人天平衡的意识。当然,由于两者社会目标的不同,它们还是有区别的。

区别之一:资本主义垄断集团掠夺自然的目的是为了私利,因此他们可以不顾对自然的破坏给人类社会带来的危害而一意孤行;而真正的社会主义者改造自然的目的是为了全民的幸福,因此一旦发现不适当地利用自然给人民带来危害,就会改弦更张。这是区别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区别真假社会主义的重要标志之一。

区别之二:

对于资本主义,“征服自然”既是目标口号,也是招牌口号。资本主义的辩护士们说资本主义好,那是因为在资本主义制度下他们可以“自由”,即自由地向自然界、向异邦、向弱势者、向一切异己对象榨取利益。归根结底,他们榨取的是自然界赋予全人类的一切资源、财富,能力,物质的和精神的,以满足一己无休无止的欲望。垄断资产阶级及其代理人们,一方面通过对全社会乃至全世界的霸权,更加肆无忌惮地掠夺自然资源;另一方面又借口征服自然的需要,来掩盖他们对全社会、全人类的剥削和掠夺 ,正如他们以“爱国主义”、“一致对外”的口号来加剧其内外掠夺、并掩盖、输出其内部矛盾一样。所以,“征服自然”既是他们的目标,也是他们用来蛊惑人心的欺骗性口号。所以,对自然的浩劫是资本主义的本质决定的。

至于传统社会主义:由于缺乏关于人天关系是一个有机统一整体的观念,所以一方面对于资本主义的掠夺本质及其危害性的认识不够全面和深刻,另一方面导致了传统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和实践的错失。这种错失及其造成的危害不是社会主义理想的初衷,这与资本主义在本质上是不同的;但如果不纠正这些错失,就必然违背了初衷,而迎合了资本主义(参见笔者“生产力中心说是传统社会主义理论的致命伤”一文)。

 

资本主义:制造对抗,扩张霸权

       资本主义社会是一个在所有层次上、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充满着无法调和的对抗的社会。它的根本基础是资本对于劳动的霸权,即劳动依附资本、资本主宰劳动。这是一种不平衡的生产关系,也是一种不平衡的基本社会关系,属于资本主义的本质。这个本质决定着垄断资本之必然产生、决定着它必须不断地制造敌人、制造对抗,尤其是制造外部敌人、外部对抗,才能维持其内外霸权。

由于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是与社会大生产、乃至全球经济活动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因此资本的霸权就呈现出层次性,并出现了资本阵营内部的分化,即分化为垄断资本与非垄断性的中小资本,包括国际垄断资本与世界各民族国家本土中小资本。由于垄断资本对于全世界的劳动者及民族中小资本的压榨、排挤,后两者之间的对抗会有不同程度的缓和,以共同反抗垄断资本的全面霸权。但只要资本主宰劳动的基本生产关系不变,那么劳动与资本的对抗也永远存在,中小资本企业主也永远表现出机会主义的摇摆性。而中小资本与劳工的对抗也会永远被垄断资本利用来实施分而治之的策略、以维护其在社会宏观层次上的霸权利益。

垄断资本为了维护其经济上的霸权利益,还必然运用其巨大的资本力量控制媒体舆论、左右国家的政治走向。在国内,他们可以同时支持不同的政党,既牢牢地控制它们的路线,又造成它们之间相互对立和对抗的民主假象,以欺骗大众。如,美国的大财团基本上都同时向共和、民主两大党不断输送政治献金,就像同时向狮子和老虎输血,使它们斗得不亦乐乎,让人们以为这样狮子、老虎就不会吃人了。当然,这种把戏不可能骗住所有的人。在美国,大约有一半的选民经常不参加全民投票,就是明证。

为了进一步蒙住所有的选民,同时扩大劫掠财富的范围,在国外,垄断资本就通过不断地制造敌人和对抗、甚至不惜发动战争来转移国内人民的视线。什么自由民主普世价值、爱国主义,什么邪恶轴心、恐怖主义等等,都不过是蛊惑人心的谎言。他们利用人们眼界有限、难明真相,裹挟着人们为他们助威、甚至为其火中取栗。这一招还常常很有效,不过看穿此种伎俩的人也越来越多了。

       不仅如此,他们还将对立、对抗扩展到外太空,将其纳入备战称霸的势力范围,既肥了军工财团的腰包,又为未来太空殖民开辟道路,又如上面所说借着“征服自然”的“巨大成就”来掩盖其内外矛盾。

       总之,西方垄断资本沿袭其先辈特权阶级内外扩张的历史传统,无休止地制造敌人、制造对抗(包括真像和假象),以达到转移视线、分而治之、骗取大多数的支持、扩大和维护其少数人霸权利益的目的,而且其范围越来越大,危害越来越甚。关于这一传统及其在当代的表现,请参见笔者“从中西社会演化模式比较看中国和世界的前途”一文。

       对抗思维,是一切剥削阶级,包括资产阶级,的阶级本性所决定的。为了能够维持剥削别人的特权,他们必须将其剥削对象当作敌人、以对抗的方式来对待。有时他们也会采取退让的方式来达到剥削的目的,但退让总是非常有限的,时刻准备着对抗。一旦其剥削对象不甘被剥削、起而反抗、触及其根本利益,他们就会立即收起软的一手而采取对抗式的压制手段。所以,对抗是根本的、终极的手段,对抗思维贯穿于他们与剥削有关的思维和活动的全过程。

 

阶级专政、社会管理、与传统社会主义

       经典社会主义理论指出了人类有史以来阶级对抗始终存在的客观事实及其根源,尤其是现代以来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垄断资产阶级与包括中小资产阶级在内的广大人民群众之间的矛盾与对抗,指出了生产资料的私有制乃是阶级对抗的社会根源,指出了无产阶级领导的社会主义革命乃是最终消灭剥削的必由之路。这一理论为人类的解放点亮了一盏明灯。两个世纪以来全世界无产阶级和其他劳动人民的社会主义革命实践在很多方面证明了传统社会主义理论的基本正确性和巨大威力,同时也暴露出一些问题和不足。 上面提到的笔者“生产力中心说是传统社会主义理论的致命伤”一文指出了传统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错误要害。下文将着重讨论无产阶级专政问题上的思维路线失误。

       为此,需要先谈一下“阶级专政”。剥削阶级专政是人类历史上的常见现象,尤其在西方历史上更是通常现象,从奴隶主专政、到封建农奴主专政、到现在的大资产阶级专政,几乎没有间断过(1871年短暂的法国巴黎公社除外)。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开启了在众多国家(主要在东方)由无产阶级政党执政的新时代,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在遍及世界数大洲的范围内结束了剥削阶级专政达数十年之久,其意义深远悠长,永难磨灭。这个世纪之交国际垄断资产阶级在世界范围内的复辟,只是一种暂时的现象,是资本主义的垂死挣扎而已。

       还要谈一下阶级专政与社会管理的关系。这是两个既相互密切联系、甚至互相重叠合一,又有区别的概念。阶级专政是一个或若干个阶级的联合对于某个或某些敌对阶级的统治,这虽是人类社会的常见现象,但不是时时处处的必然现象。社会管理则不然,那是任何时代、任何地区的任何社会都不可或缺的。只有管理理念和方式的区别,没有可有可无之分。只是在存在着阶级专政的社会里,阶级统治与社会管理几乎总是合一的。既然上面说了,阶级专政不是时时处处的必然现象,那就是说,在人类历史上也存在过(或可能在某个地方还存在着)没有阶级统治的社会管理。的确是这样,华夏文明就曾是一个这样的典型。

       中国历史上不曾有过西方那样的体制性的奴隶制和农奴制。虽然有地主、富农,有佃农、雇工,但是中国农村数千年来一直存在着大量的自耕农、半自耕农。所以,虽然存在着剥削现象,但在道-法家路线占主导地位的年代里,社会各阶级阶层之间的利益关系得到动态的调节,大致上保持接近平衡,不存在宏观全局范围内的阶级对抗,因此每个大的朝代,尤其在其初、中期,都存在过数十、上百年、甚至更长的太平昌盛时期。虽然每个朝代都是由于大规模农民起义、或内乱外患夹攻之下被推翻的,但那往往是由于每个朝代后期的统治集团在儒家自由主义路线影响下,逐步背弃了秦汉时代奠定的道-法家路线,改而采取放纵、庇护、助长豪门地主官僚财阀集团的形成和壮大,令其肆意妄为,残酷剥削压迫农民、小商,激化各种社会矛盾,导致全局性的阶级对抗才触发的。以黄老学派为代表的道-法家路线虽然未能在理论上和实践中有效解决社会最高管理者的选任、撤换、传承问题,因此时而给不肖之徒或无能之辈登上高位、并轻易接受和推行儒家自由放任主义政策以可乘之机,但在国家管理的其它众多方面提出并发展出了一整套有别于西方传统的社会管理理论,并且一再得到长期的、有效的贯彻实践(虽然常有干扰和中断)。因此,在道-法路线治下的社会是不是也一概称为阶级专政的社会,看来需要斟酌。至少在实质上它有别于西方传统中的奴隶主阶级专政、农奴主阶级专政、和垄断资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不属于同一个模式。

以解放全人类为最终目标的社会主义理论,尤其是号称中国化的、或有中国特色的理论,本该继承、借鉴、和发扬自己传统中优秀的社会管理思想和经验。但在妄自菲薄、全盘西化的大潮裹挟下,要么看不清以原子论个人主义为哲学思想基础的西方民主背后的阶级专政实质,要么盲目模仿老大哥以铁板论集体主义为哲学思想基础的阶级专政理论和实践,致使中国社会主义的道路曲曲折折,至今问题重重。从整个人类历史的角度来看,社会主义是一个新生事物,遭遇一些挫折,甚至暂时的失败,乃是自然之事。重要的是,现在该是真正解放思想、冷静反思、总结历史经验教训的时候了。事实上,中国传统的动态平衡管理思想,如果结合当代实际加以发挥和发展,不但有助于现时代社会的宏观和微观管理,而且也完全有助于实现无产阶级专政所要达到的目标,虽然“专政”这一提法需要商榷。

 

-法社会主义:在动态平衡中逐步实现阶级对抗的消亡

       无产阶级专政与资产阶级及一切剥削阶级的专政在本质上是不同的:后者是为了维护统治阶级、乃至剥削阶级中一部分人组成的统治集团一己的政治经济利益,只要能够维持这种狭隘的私利,任何其它阶级或集团的利益可以全然不顾、可以任意牺牲;而无产阶级专政的本意是为了逐步消灭阶级剥削、阶级压迫,促使阶级和阶级对抗的消亡。两者的目标完全相反。

       相反的目标要循着相反的路线来达到。从阶级剥削、阶级压迫中解放全人类这一目标,符合老子“损有余、补不足”的思想,在本质上是有机整体动态平衡这一“天之道”在人类意识中的反映。因此,实现这一目标的思想和行动路线也必须符合多维整体动态平衡的道理,应采取中国传统的求衡路线,而不能沿袭资本主义的“对抗思维”路线。这并不是说,资本主义的东西要一概抛弃,而是要以多维整体动态平衡这个总纲来衡量、判断、和取舍。如“法治”,不但西方有,中国传统也有。无产阶级也必须通过实行法治,以取代人治,才能实现自己的目标。这已经是绝大多数人们的共识。所以西方资本主义法治的经验我们也要研究、借鉴。但无产阶级以消灭剥削和压迫、求取社会关系的最大平衡为最终目标之法,与资产阶级必须不断制造对抗、才能维持其霸权之法,显然在本质上是完全不同的,所以不能一概照搬。又如“民主”,西方具有长期的民主政治传统,我们也不应该完全排斥。西方民主的某些程序和做法在一定范围内、某种程度上符合动态平衡之道,但并不符合“多维整体”的动态平衡之道,因为它植根于不平衡的劳资关系和宏观社会经济关系。政治与经济的关联性是所有社会的一个极其重要之“维”,而西方资产阶级的意识形态家们恰恰将这一重要之维故意掐断了。所以看似民主的政治程序得到的结果必然仍是不民主的,而是更加隐秘地巩固了资本的霸权。

       现在我们就以求衡思维来衡量“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和实践,看看哪些是好的,应该坚持;哪些是无效的,甚至是帮了倒忙,应该改变。关于“无产阶级专政”这个提法最后再讨论,暂且先沿用一下。

 

总体求衡思维指导下的政治暴力

       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治任务,除了一般的社会管理以外,就是镇压一切以暴力反抗和破坏社会主义变革的敌人。镇压,是一种政治暴力,当然是一种对抗的方式。只要这种对抗是为了实现在宏观层次上社会关系的平衡这一目标,而且确实不能避免,那就是必要的。这在前面已经说过。

       但这种政治暴力是利用国家机器来实现的,影响极大。做对了,是好事。做错了,后果则非常恶劣,严重败坏社会主义的声誉。这已为社会主义运动的历史所证明。所以对于国家的政治暴力,必须有严格的规范,必须慎之又慎。具体说来:

镇压必须以法律为依据,而不是以任何个人或集团的意志为依据。此种法律必须是在能够忠实反映全民意愿的程序中制定出来的。使全民意愿真正得到忠实反映的政治机制和程序就是社会主义民主。能够促使各阶级阶层多元合理利益通过和平理性的互动不断走向综合平衡的法律,也就是符合天道的法律(“道生法”),就是符合全民利益的法律,就一定会在民主的程序中获得全民(绝大多数)的认可。也只有这样体现全民利益和意志的法律才能得到全民的认可、支持和遵从。因此,一切真正以无产阶级解放全人类的事业为宗旨的政党团体,是决不会害怕全民意愿得到忠实表达的。

由于社会主义仍是一件新生事物,关于如何在资本主义包围下逐步实现消灭剥削这一历史任务,人们的认识自然地很不一致,需要通过反复的实践、不断总结经验教训,才能逐步走出一条成功之路。这就是说,在某个时刻或时期占主导地位或多数认可的主张,或者曾经提出过正确的、成功的主张者所提出的新主张,不一定就是完全正确的、或最好的主张,甚至根本就是错误的主张。无数的历史事实一再证明,在很多时候,真理往往是在少数人手里。所以,法律必须能起到保护少数的作用。对于持不同意见者,即使处于少数,只要不诉诸武力、不触犯体现全民意志的法律,就不能加以镇压。仅仅因为思想分歧而加以镇压者,恰恰是触犯了社会主义应有的法制,就应受到制裁、加以阻止。如果法律本身不能阻止对不同思想施加政治暴力,那么这样的法律一定既不合天道、又不合全民意志,就决不是真正属于社会主义性质的法律,就必须另立新法。

通过反复的实践,不断淘汰错误的、失败的决策,接受看得较深、较广、较远的新主张,在改造社会关系的实践中改造各自的主观世界,人们主观境界的提升又促进着社会关系向着平衡的方向更快地演变,这本身就是一个向着多维度上的综合平衡不断互动渐进的过程。那种失去了、或者忽略了宏观求衡目标的政治暴力,就会成为事实上的、单纯地为对抗而对抗、简单地以暴力对暴力,则难免将“专政”暴力施错对象,造成亲者痛、仇者快的悲剧性后果,给社会主义的进程带来巨大挫折。

 

总体求衡思维指导下的私有制改造

无产阶级专政的经济任务是改造资本主义的生产资料私有制生产关系为公有制生产关系,建立和发展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其目的是改善宏观和微观的社会人际关系,从客观条件上促进人们思想境界的提升,并增进全民的精神福祉;同时在不破坏人天关系及各层次社会关系平衡的前提下发展建设性生产力,增加物质生产,适当提高人民的物质生活水平;从而在精神与物质两方面与资本主义世界进行和平竞赛,同时为预防和抵御帝国主义、霸权主义的暴力打击积聚雄厚的物质力量,以保卫本国的社会主义事业,同时为全人类的解放事业作出一份贡献。

但是,关于如何看待资本、看待公与私的关系、看待私有制的改造,不同的思维和行动路线也会导致不同的结果。

以求衡思维看待资本,就会一方面看到资本在社会大生产过程中不可或缺的建设性作用,看到人们通过勤于劳动、俭于消费为社会积累和贡献资本、促进商品生产和流通的积极作用(不应否认有些原始资本就是这样积累起来的,而且在真正的社会主义制度下就应通过这样的途径积累资本、就应得到鼓励);另一方面又看到不受节制的资本具有自发的负面作用、尤其在资本处于霸权地位情势下的严重破坏作用。因此,中国道-法家自古以来就反对儒家一方面以二元对立的义利之辩贬低商人的社会地位、一方面又对巨贾富商垄断国计民生的现象采取自由放任的态度,而主张和实行对资本实行鼓励和节制并重的政策。

但是,以对抗思维看待资本,就会将其与劳动对立起来,看不到在一定的社会条件下,资本也可以通过勤劳节俭得以积累、并发挥不可或缺的积极作用;看不到资本与劳动可以平等地共同管理企业生产、平等地享受生产成果(如,劳动与资本平等入股的联合所有制、或以其他形式代替资本雇佣劳动制),因此国家所有制不是公有制的唯一形式(且不说如果劳动不能入股、工人不能参于管理和监督、也没有全民代表机构的监督,国家所有制也不能算是真正的全民公有制,而是国家资本的雇佣劳动制);对抗思维还看不到劳动与小资本合于一身的自留地、小手工、小商业在一个长时期内对于社会主义经济必要的补充、平衡作用,因此往往急于“割掉资本主义尾巴”(实际上劳资合于一身的小企业只是具有资本主义的自发倾向,如果不雇佣他人劳动,就还不是资本主义)。总之,以对抗思维看待资本,很容易走向极左,结果是有损于社会主义的进程;一旦在实践中碰壁,又轻易向资本和资本主义投降,退到右的路线上去。

以二元对立的对抗思维看待公与私的关系,将“公”与“私”看作绝对的对立,将“公”看作是“铁板一块”,而不是“平等之‘私’的民主联合”(见笔者),也即社会多元合理利益的整体动态平衡;因此看不到国家的公有制企业如果没有全民代表机构和企业员工的参与管理和监督,也会很容易成为国家资本代管人的囊中“私”产;也看不到如果实行劳动(与资本一样)入股(或其它形式的劳资平等合作),那么企业不论大小,无论是国营还是民营,就都是平等之“私”民主联合的公有制,而不是雇佣劳动私有制,或是名公实私的雇佣劳动制。从普遍的私有制向民主联合的公有制的全面转变是一个逐步过渡、逐步铺开的长期过程,应首先在名义上属于全民所有的国家企业开始实行(如果是官僚垄断企业,则先要夺回到人民手里)。至于民营企业向劳资合营过渡,可以先提倡、自愿试点、并在国家政策上予以扶助,但不宜急躁,需稳步而行。总之,时时刻刻都要依据全局(经济全局,经济与政治、物质与精神、地区与国家、国内与国际、人类与自然等等互相关联的全局)各种关系之是否平衡的具体状况,来决定如何进行宏观规划、调节。所有制的改造本身就是一种求取平衡的动态调节过程,是全局动态平衡的一个有机部分。

 

总体求衡思维指导下的社会思想改造

       无产阶级专政的思想任务是提升社会的精神境界,让人们在社会主义的实践中不断自觉克服有悖于社会主义的思想,使其适应社会主义经济、政治、文化的需要,抵御资本主义包围下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侵袭、腐蚀,以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建设的成果,走向社会主义的最终胜利,不断增进物质和精神相统一的全民福祉。

       对待这个任务也有求衡或对抗两种思维方式。求衡思维看到人们的思想与社会经济政治现实之间的相互作用、相互适应、相互平衡的过程,既看到少数先进分子的先进思想通过身先士卒的榜样作用、加上言传的正面说理、对于社会现实的改造作用,也看到多数人必须通过合于天道平衡的社会制度的优越性才能有效地接受社会主义思想、克服一切错误的、即自我中心的、不利于社会关系平衡的思想。对于错误的思想当然需要批判,尤其是通过对于触犯法律的人和事的批判,既可以教育和挽救罪犯、又可以教育大众(“法生德”)。但一般人们的错误思想,主要只能通过合于天道的社会事实的客观教育作用、加上先进分子的身教言传和犯罪分子的反面教训,来逐步得到克服,而不能对没有犯罪行为的人们进行对立、对抗式的批判,否则其效果只能适得其反(见之于极左时期的全民“斗私批修”与今日社会政治腐败、道德沦丧之间的反差与关联)。总之,人们主观世界与社会客观世界必须、也只能在拉锯式的持续互动求衡过程中得到改造和提升。对抗思维只能导致急躁冒进、甚至为野心家和政治投机分子所利用,成为历史性的极大遗憾。

 

-法社会主义:以“法治”代替“专政”

       从上述分析,可以得出结论:无产阶级专政所要完成的任务只有在总体求衡(包含着局部对抗、甚至暴力)的途径得以实现。笔者所说的“求衡”是“多维整体的动态平衡”,“动态”者,就已经包含了非对抗和“对抗” 两种必要性和可能性。如果以对抗思维看待一切,那么就会本末倒置,甚至忘了根本、失去方向,使社会主义事业功败垂成。在这两种思维路线的对比中,仔细斟酌一下,可以发现:“无产阶级专政”这个提法实际上就反映了一种对抗思维模式。我们知道,资产阶级与一切剥削阶级为了掩盖其阶级剥削、阶级压迫的真相,总是千方百计地将其对人民的统治美化为一种神圣的“恩典”,或是所谓“自由”、“民主”等。但无产阶级的目标是解放全人类,而且不是救世主式的解放,而是必须通过让人民自己当家作主来实现,却将自己扮演的角色说成是“专政”(英文dictatorship,原意为“独裁”),这不但不符合社会主义的本意,也很不策略。以“无产阶级专政”的名义所推行的极左路线,更是使得社会主义声誉遭受巨大损害。

       还要指出的是,“无产阶级”虽然本是一个政治经济学概念,指的是被剥夺了对生产资料的所有权、管理权、和生产成果的充分享用权,只能以出卖劳力为生的劳动者群体。比较起来,无产阶级最容易接受“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自己”的思想,但这不等于说,这个群体中的各别个体及其领袖人物,其所思所想、所作所为永远、处处有利于人类解放的事业。且不说流氓无产者及其意识影响的存在,和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思想意识影响的存在,即使曾经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作出过杰出贡献的英雄人物,其思想意识和思想方法也会有实际上不利于人类解放目标之实现的时候。在这样的时候,如果不以时空全局动态平衡这个总纲来鉴别主观意识、分析客观情势,而是以对抗思维路线处理社会主义进程中错综复杂的局面,就难免会找错“专政”对象而铸成大错。

       所以,笔者建议,除了思想路线的切实转变以外,是否还是以“社会主义法治”来代替“无产阶级专政”这一提法。为了区别于传统社会主义,可否将以多维整体动态平衡世界观为指导的社会主义称为“道法社会主义”,这才是真正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种社会主义将是马克思、恩格斯所开创的社会主义事业在二十一世纪东方的重新出发和更加雄壮的继续。


相关文章:
·陆寿筠:生命之歌(六首)
·张洪平、宋鸿兵:一带一路是中国转向海洋思维的标志
·陆寿筠:乡下人•城里人•外国人(散文)
·阎学通:结盟是冷战思维?不结盟才是真正的冷战思维
·尹汉宁:深刻领会“底线思维”的哲学含义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10-08-15 21:20:56.0)
    楼下的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法治,说什么法家是皇帝一个人的什么管家,我告诉你,自大只能越来越无知
新法家网友(2010-08-01 17:44:02.0)
    法制是什么? 法制还不是靠人来实施?说的好听,其实是精英治国。尤其是现在法制的市场化,已经异化为欺压老百姓的丑恶工具。文革的从下而上的全民参政、全民监督机制,才是老百姓当家做主的唯一途径,其他一切都是骗人的把戏。 毛主席万岁。
新法家网友(2010-07-31 12:33:22.0)
    法家的本质就是给皇帝当管家!等下一个秦孝公吧!
新法家网友(2010-07-30 23:27:55.0)
    大家不要上当!现在的左和右的对抗是既得利益集团蓄意挑起来的。既得利益集团试图通过左右对抗来转嫁国民大众对他们的不满和注意,并且通过左右对抗来隔岸观火.渔翁得利。既得利益集团有时是左,有时是右.不管左和右都是他们维持现状.维持独裁.维持特权的棋子!
新法家网友(2010-07-30 23:17:59.0)
    楼主可能是既得利益者的代言人,本人感觉楼主的意思就是:全世界既得利益集团和执政党独裁起来!!!!!!!!!!!!!
新法家网友(2010-07-30 21:36:14.0)
    阁下在试图往社会主义这块面包撒上道法的胡椒,殊不知这样两面不讨好。无产阶级专政作为我们的国体,他的实质和要害在于工农联盟;代表的是包括无产阶级和其他劳动人民在内的最广大的劳动人民的根本利益,虽说现在是实质上的国家资本主义或曰关系资本主义,虽说现在是多种经济并存,虽说资本家也可以入党这种天下无有的滑稽堂而皇之,但是,没有谁有胆量冒天下之大不韪、改变国体、从理论上从根本上背叛农工! 所以,无产阶级专政不能也不可能改成什么其他名称譬如如他所言以法治社会主义这样幼稚的称呼替换掉!——法治、人治只是手段,治国和革命当然方式殊异,这和思维对抗没什么关系。……坚持无产阶级专政(当然除此之外的其他三个原则我并不认为是神圣的、不可通融的天条,尤其是坚持党的领导完全可以商量嘛,哈哈,马克思也只说过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没有说过全世界共产党独裁起来),最广大的劳动人民才能得到至少理论上的保障而不是一代又一代的资本的廉价的劳动力,让国家的主人一代又一代为少数人富裕做贡献。 不提无产阶级专政,等于默认取消国体,名不正言不顺;坚持无产阶级专政,坚持在万一异动之时以非法制手段即政治、暴力手段维护国体,镇压、消灭异己,名正言顺。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
关闭[X]
新法家微信
(扫一扫,关注新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