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军事战略
开放瓦罕走廊——60年后美国大兵要重返中国 
作者:[张宏良] 来源:[乌有之乡2009年12月20日] 2009-12-23

                                      瓦罕走廊

美国在完成了对中国经济殖民化之后,终于亮出了最后底牌:要求美军进入中国,建立军事基地。据香港媒体报道,美国负责公共事务的助理国务卿菲利普·克劳利说,为解决阿富汗10万美军补给问题,美国政府要求借道中国新疆瓦罕走廊,向驻阿富汗美军运送物资。克劳利还说,美国总统奥巴马访问中国时,已经向中国提出了这一要求。并且,美国政府申明这绝不仅仅是美国一国的要求,而是由28个国家组成的北约军事组织的要求。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接受记者询问时暗示,磋商正在进行,未明确表示结果。由中国大陆控制的香港凤凰卫视评论员,以及中国外交部国际问题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已经在撰文制造相关舆论,呼吁支持美军进入中国以及中美联手打击阿富汗抵抗力量,认为美军进入新疆能够形成中美两国军队共同打击疆独分裂势力,必将有利于新疆稳定(好像他们根本不知道新疆分裂势力完全是美国怀胎分娩的一样)。此类言论与当初认为日军进入中国能够实现“东亚共存共荣”如出一辙,甚至表述方式都完全相同。

噩梦终于敲门了。

虽然此前我们就知道并且一直在大声疾呼,“韬光养晦、绝不出头”的结果,或迟或早终将会走到这一天,中国历史上历次亡国灭种大祸的降临,无一不是退缩忍让、贿财示弱的结果。特别是1840年以来,中国几次险些亡国灭种的大祸,都是从外国驻军开始的,八国联军京津大屠杀是从列强驻军开始的,“九一八事变”到“七七事变”再到“南京大屠杀”,也是从日本驻军开始的,整个中国沦为半殖民地社会,便是从外国驻军开始的,是外国驻军演变的结果。但是虽然我们曾经想到了,却没有想到事情会如此糟糕,糟糕得超出了我们最坏的想象。此前我们只是呼吁要警惕美军外部包围,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美国会直接要求把军队开进中国。因为就在本世纪初,美国著名智库兰德公司,在给美国国防部提供的军事打击中国方案中还认为,“可以把中国炸回到石器时代,但是不要派兵登陆中国”,他们奉劝美国政府说:“中国能够接受一架被击落的U2飞机,但是中国很难接受一双美军的皮靴”。可见,那时连美国人自己都认为,即使把中国炸回到石器时代,美军进入中国的也只能是巡航导弹和F16战机,而不可能是美国大兵的皮靴。可是现在,莫说是把中国炸回到石器时代,甚至未放一枪一弹,美国大兵的皮靴就要踏进中国了。

当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表示此事正在磋商时,许多美国人立刻兴奋起来,特别是作为美国精神象征的好莱坞,更是兴奋异常,立刻打破了保持数十年的拍摄禁地,第一次开始筹拍反映朝鲜战争的战争片。郁闷的好莱坞总算长出了一口历史闷气。几十年来,美国好莱坞拍遍了人类历史上所有战争的影片,就是一直没有拍摄朝鲜战争的影片,为什么?因为憋气。美国建国以来,几乎是打遍天下无敌手,唯一的失败就是败在中国手上,并且是败在刚刚成立的一无所有的新中国手上。这是美国人,是好莱坞多年来如鲠在喉的难言之痛。现在,扬眉吐气的时候终于到了,美国大兵的皮靴终于能够再次踏上中国领土了,如何能够不激动,如何能够不兴奋!俗语说,笑在最后的人笑得最好。现在美国人笑在了最后,所以美国人笑得最好。30年妖魔化毛泽东,20年私有化改革,10年“中美国”建设,终于结出了无比丰硕的历史成果。

为了避免过分刺激中国民众的神经,让中国民众有一个逐渐适应的过程,美国及其汉奸舆论没有使用驻军的字眼,而是采用了一个十模糊的词汇——“借道”。所谓“借道”,就是在新疆的南疆地区建立美军兵站,美军把物资空运到新疆兵站,再从地面穿过新疆瓦罕走廊运往阿富汗。目前连接中国和阿富汗的瓦罕走廊是大雪封关的蛮荒之地,所以先需要在瓦罕走廊建设长达数百公里的公路铁路等现代交通,一俟现代交通建成后,既可以是美国10万大军的后勤补给源源不断地由新疆进入阿富汗,也可以是10万美军率领他们组织起来的穆斯林武装,利用瓦罕走廊自如地攻守进退,把新疆变成中国动乱之源和国家解体的起点。到时候,整个新疆将再无宁静之日,整个西部都将陷入动荡之中,甚至整个中国都将不战自乱,“7·5事件”的惨剧将在全国范围内再次上演。

首先,允许美军在中国建立军事基地打击阿富汗抗美武装力量,将使中华民族陷入盎格鲁·撒克逊族群和伊斯兰族群两大族群的联合打击之中,从道义上和政治上彻底粉碎中华民族崛起的梦想。此前我们曾多次强调,在世界一体化发展过程中,21世纪国际斗争的主要内容,将不再是国家之间的较量,而是族群之间的较量。以英美为代表的盎格鲁·撒克逊族群,以中东抵抗力量为代表的伊斯兰族群,以中国大陆为主体的中华族群,这三大族群之间的斗争,将构成21世纪国际较量的主要内容。由于盎格鲁·撒克逊族群属于帝国主义压迫势力,而伊斯兰族群和中华族群都属于被压迫民族,特别是盎格鲁·撒克逊族群至今仍然在大肆屠杀伊拉克、阿富汗等伊斯兰人民,因而中华族群和伊斯兰族群形成了天然的盟友关系,双方都有摆脱盎格鲁·撒克逊族群控制,建立公平合理世界新秩序的强烈愿望。并且,由于伊斯兰族群控制着世界能源和资源富集地区,中华族群又形成了强大的生产能力,双方联手既有资源又有生产能力,完全有能力战胜盎格鲁·撒克逊族群。稍微分析一下当今世界经济格局就会发现,这个世界的主要财富都是由中华族群和伊斯兰族群提供的,盎格鲁·撒克逊族群只是借助于虚拟经济的不合理规则(即所谓创新),在大肆掠夺中华族群和伊斯兰族群的财富。金融危机的爆发预示着,目前已具备了两大族群联手结束盎格鲁·撒克逊族群掠夺的历史条件,中东地区的和平发展,中华民族的世纪性崛起,都将在结束盎格鲁·撒克逊族群统治的过程中得以实现。

可是,如果此时中国追随美国打击阿富汗抗美武装力量,等于是中国公开向伊斯兰宣战,是在帮助敌人残害自己的兄弟。从道义上来说,帮助敌人残害自己兄弟的人,往往比敌人更加可恨。这就不可避免地会形成伊斯兰族群和中华族群之间的对立,把本来是盎格鲁·撒克逊族群与伊斯兰族群之间的敌对关系,变成中华族群与伊斯兰族群之间的敌对关系,并且这种敌对关系完全是由中华族群单方面挑起的。如此一来,就把盎格鲁·撒克逊族群从历史杀戮的仇恨中解脱出来了,今年夏天6月4日奥巴马在埃及大学的演讲,就表达了盎格鲁·撒克逊族群与伊斯兰族群和解的希望,希望彼此之间能够消除仇恨,联起手来。联起手来的目的,就是对付中国。不过,只要中国不参与美国对伊拉克和阿富汗的侵略行为,美国就不可能从这种族群仇恨中解脱出来,因为美国一直没有停止对伊斯兰的杀戮。可是,只要中国参与进去,美国等西方国家立刻就会解脱出来。虽然以英美为代表的盎格鲁·撒克逊族群对中东地区发动的是赤裸裸的侵略战争,但是他们在道义旗帜上写的却是民主自由,声称是为了把伊拉克和阿富汗变成民主国家。由于占据了“民主自由”这一道义上的优势,无论屠杀多少人,都可以归结为是下层官兵的违纪行为或不法行为,使侵略和占领本身仍然具有道义合法性。而中国不具备美国等西方国家这种道义合法性,美国等西方国家一直把中国称之为是专制国家,而一个专制国家是不可能为其他国家输送民主的,只能是赤裸裸的野蛮侵略。这就必然会把美国为首的北约组织杀戮所造成的仇恨,全部转嫁到中国头上。

让中国老百姓感到特别悲愤的是,全世界都知道美国等西方国家的目的是要解体中国,美国进入中东和进驻中亚的最重要战略目标,就是为解体中国做准备。可是中国却要帮助美国去围剿阿富汗的抗美武装力量,这完全是在自寻死路、自掘坟墓。如果中国真的踏出这一步,帮助美军打击阿富汗抗美武装力量,把原本是中华族群和伊斯兰族群的联手二打一,变成盎格鲁·撒克逊族群和伊斯兰族群的联手二打一,中国在道义上将陷入彻底破产,在政治上将遭到世界唾弃,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历史将到此为止。毛主席生前反复强调“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一个国家一旦失去了道义,必将变成全世界的众矢之的。美国侵略伊拉克和阿富汗,之所以要死死抓住民主自由的道义大旗,就是竭力避免在道义上成为众矢之的,虽然那是一面虚伪的道义大旗,但至少还具有道义的形式。而如果中国帮助美国打击阿富汗武装力量,连这面虚伪的道义大旗都没有,结果必然是成为全世界的众矢之的。

其次,允许美军进入中国新疆,也就是把中国经济的能源大动脉交到了美军手上,这必将彻底打断中华民族的现代化进程。早在多年前我们就强调,包围中国的十大美军基地,其中一个重要作用,就是控制中国经济发展的三大资源基地和海上油路。一是美日联合控制中国东海资源,九十年代以来美国多次警告中国,如果中日之间发生冲突,根据《美日共同防御条约》,美国将视为是本土遭受攻击,自动对中国进行包括核打击在内的全面军事打击。二是联合东南亚国家抢占中国南海资源,今年7月份,作为当代爱国主义和理想主义典型代表的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在泰国十分自豪地喊出了一句肯定要被载入史册的经典语言:“美国回来了”。回来干什么,只有一个目的——制约中国。三是占据中亚地区,控制中国利用中亚资源,并直接威慑中国的西部资源。四是分别以台湾和关岛为支点,建立两条岛链锁住中国进出太平洋的所有油路和航道,并且航母舰队进驻马六甲海峡,扼住中国通向中东等地的资源通道。这是目前已经形成的基本战略格局——美国已完成了对中国的战略包围。美国从东到西对中国的战略包围(见附图),是半个多世纪以来美国一直追求的,期间两次被毛泽东打破,最后被毛泽东三个世界理论彻底粉碎,迫使美国一度放弃了的战略目标。可惜后来,中国第二代领导人允许美国向台湾销售武器,又帮助东南亚国家剿灭了当地共产党抵抗力量,让美国恢复了对中国南部的战略包围;第三代领导人又在新自由主义的忽悠下,落入美国圈套,允许美国打着反恐旗号,在中国西部建立了四个军事基地,进而形成了对中国东部、南部、西部三个方面的战略合围。中国在历史上第一次变成了瓮中之鳖和笼中之鸟,美国在历史上同样是第一次成功包围了另外一个大国。正是在这个C型军事包围的战略压力下,中国被美国十分成功地赶入了“中美国”这个殖民经济循环圈。所以,此前我们一直在呼吁,必须坚决打破美国对中国的战略包围,保障东海资源、南海资源和西部资源的安全,奠定中华民族崛起的资源基础。可是,让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目前不仅外部战略包围没有解除,甚至已在磋商让美军直接踏入家门。

美军一旦踏入新疆,就不再仅仅是威慑中国西部资源,而是直接控制中国西部资源。目前中国海上资源尚未控制在自己手中,能够安全使用的只有西部内陆资源,而在西部内陆资源中,由于西藏和青海环境恶劣、交通不便,目前能够利用的就是新疆资源。中国已经建成和即将建成的西气东输4条线,全部都在新疆。美军进入新疆后,将直接控制中国西气东输的全部管道,随时可以切断支撑中国经济发展的能源大动脉,凭借这条能源大动脉,美国完全可以把整个中国经济纳入美国需要的发展轨道,让中国重新回到计划经济时代,只是下达计划的,不再是国家计委,而是美军驻新疆总司令部。1840年以来,为民族独立和民族解放而牺牲的无数革命先烈,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民族独立,将就此灰飞烟灭。

第三,允许美军进入新疆,必将先是南疆动荡,进而是新疆动荡,接下来是西部动荡,最终形成全国大动荡。外国驻军也会由瓦罕走廊到整个新疆,再到中国西部,进而联合国维和部队遍及整个中国,中国解体将不可避免。既然美军是以运送物资名义进入中国,肯定会要求使用喀什或者和田机场,占据南疆的政治经济中心,即使美军不进入喀什或者和田,而是在塔什库尔干新建机场,同样是北控喀什、东控和田,把整个南疆纳入自己势力范围。南疆又是穆斯林少数民族聚集地区,会十分容易地被美军武装起来,形成“科索沃解放军”那样的民族分裂武装,与当地解放军不断形成军事冲突,然后由28个国家组成的北约部队(美军是以北约名义进驻新疆)进行调停,新疆将成为中国第一个国际管辖区。如果到时候美国再以塔里木油气田和西气东输管道为诱饵,策划把塔里木油气田和西气东输管道归独立后的南疆所有,从而诱使南疆独立,那么,整个中国的解体过程将由此开始。在此需要特别指出的是,由北约28个国家军队坐镇指挥的“民主解体过程”,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根本无能为力的。到时候中国军队的命运只能是三个结果:或者如同苏联军队那样完全旁观,最后自身也被新的“各国”所肢解;或者如同几年前伊拉克军队那样突然蒸发,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至今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或者如同晚清军队那样变成地方军阀,最终成为西方国家在中国的势力代表。绝不可能指望军队能够扭转局势,道理很简单,如果军队敢于向北约28个国家开战,那么就绝不会允许北约军队不费一枪一弹地进入中国。

在此,我们遇到了一个十分荒诞的历史逻辑,未来的子孙后代将很难理解这个历史逻辑的荒诞不经,这就是:美国一方面攻打伊拉克阿富汗,大肆屠杀伊斯兰人民,同时另一方面,又能够成功地组织和指挥中国的伊斯兰人民发动内战。这个荒诞的历史逻辑,完全是由中国荒诞的历史行为造成的。多年来美国一直在全球追杀伊斯兰基地组织的行为,就其本质来说,是在全球追杀敢于反抗美国的穷人武装。这本来与中国没有任何关系,可是中国却主动跟随在美国后面,把美国播下的仇恨全部收割到了自己家里。前面我们已经谈到,美国攻打阿富汗一是高举民主自由的道义旗帜,二是利用伊斯兰精英阶层镇压伊斯兰人民,而伊斯兰精英阶层控制媒体舆论,所以没有把仇恨引向美国。可是中国一旦参与阿富汗战争,既没有民主自由的道义旗帜做掩护,又没有伊斯兰精英阶层的支持,自然会把美国杀戮穆斯林引起的仇恨,全部转嫁到自己身上,促使国内穆斯林会毫不犹豫地团结在美军周围,向所谓“汉族政府”宣战,与“汉族统治”决裂,义无反顾地走上分裂和独立道路。与此同时,由于国内阶级矛盾特别是官民之间的矛盾,已经达到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极端状态,只要新疆武装穆斯林枪声一响,必然会形成全国烽烟四起,中国第二次改革开放,将如同第一次改革开放——历时34年的洋务运动一样,在列强纵横、地方割据、百姓呼号、横尸遍野的惨烈境况下无疾而终。

目前中国许多政治势力特别是右翼政治势力,已做好了“箪食壶浆、以迎王师”的政治准备,如同当初南宋降将迎接忽必烈、明末叛将迎接多尔衮、李鸿章迎接八国联军、汪精卫迎接日本人一样,也准备迎接美国指挥的北约部队进入中国,在北约部队战车的监督下,进行中国的政治改革。按照美国设计的“中国政治改革路线图”,中国政治改革的首要任务,就是彻底肃清和镇压共产主义者,这个任务已包括在美国的反恐计划之中。负责制订和实施美国反恐计划的美国前总统布什曾多次宣布:“反恐的目的就是反共”,宣称“共产主义比法西斯主义更加邪恶”。既然把共产主义排在恐怖主义和法西斯主义之前,所以对付共产主义的手段,自然也会超过对付恐怖主义和法西斯主义。目前美国对付恐怖主义的手段就是格杀勿论,并且是不择任何手段地格杀勿论,所以等待中国共产主义者的未来命运,将肯定会比今天的基地组织和塔利班抵抗力量更加悲惨。从美军入侵伊拉克到现在,伊拉克被杀人口已经超过全国人口二十分之一,也就是说,20个伊拉克人中就有1人被杀。如果伊拉克的悲剧在中国上演,被杀人口将不仅不会止于二十分之一,甚至会超过二分之一。而中国人口减少一半以上,也恰恰符合美国等西方国家希望中国能够减少的碳排放量额度。

灾难正在逼近中国。

灾难逼近中国的速度,将取决于正在进行中的中美磋商,取决于那个荒无人烟的狭长地带——瓦罕走廊。


相关文章:
·朱佳木:陈云与改革开放的三个关键性问题
·李光满:从“混改”到金融全面开放——中国真的准备好了吗?
·余云辉:金融机构是经济调控工具,不应对外全面开放!
·邓小平的遗产:建设一个开放的中国
·张文木:也谈“不改革开放只能是死路一条”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12-12-30 19:20:38.0)
    欢迎美国大兵来侵略我们,省得贪官办出国手续了.
新法家网友(2010-03-18 12:29:56.0)
    这里的汉奸还不少
新法家网友(2010-01-07 22:00:35.0)
    几十年的韬光养晦,几十年的卖国主义外交,如今图穷匕见!卖国贼!美国贼!
新法家网友(2010-01-03 21:46:12.0)
    很反对作者所说的族群斗争论 简直就是种族论的翻版 如果作者把新法家当做新的法西斯主义的话 那就大错特错了 你的文章在这里没有市场 当真美国搅得的中国新疆地区一团糟 中国的陆军也有能力收复失地 控制局面 退一万步讲 即使中国的陆军不行 你认为中国隔壁的俄罗斯会欢迎美国这个新邻居吗??夹在中俄两个常任领事国之间 联合国军根本没机会组织 美国如果狂到敢在自己没有完全后勤保障条件下(对于远在美洲的美国而言,欧亚大陆深处的中亚地区的后勤很难做)威胁中国的领土完整 和俄罗斯的边疆安宁(唇亡齿寒的道理俄罗斯还是懂的)那么绝对是脑抽了
新法家网友(2009-12-27 11:38:25.0)
    某些当权者在玩国内政治搞权斗时所表现的城府之深那是史无前例的令人刮目相看,可是在与美国打交道时简直如同一个儿童,这就令每个爱国者匪夷所思了!
新法家网友(2009-12-25 23:20:04.0)
    美国搞的是国家恐怖主义。中国应该与伊斯兰国家团结起来,把美国赶出中亚
新法家网友(2009-12-25 23:19:41.0)
    美国搞的是国家恐怖主义。中国应该与伊斯兰国家团结起来,把美国赶出中亚
新法家网友(2009-12-24 17:34:01.0)
    楼上,你才是个美国走狗!!!!!!!!!!!
新法家网友(2009-12-23 11:04:56.0)
    此文作者是个支持东突的分裂分子,表面上是反美,实际上是反对美国从事有利于中国的活动。站在东突的立场角度判断是非。 看看它说: 美国一方面攻打伊拉克阿富汗,大肆屠杀伊死兰人民,特别是盎格鲁.撒克逊族群至今仍然在大肆屠杀伊拉克、阿富汗等伊死兰人民,因而中华族群和伊死兰族群形成了天然的盟友关系, --------------------------------------------- 实际上美国杀得越多,就越激化矛盾,就越吸引祸水,就越不可能祸水东引,就越能减轻中国的压力。杀异形也算是盎格鲁.撒克逊族群为人类做的天然好事。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