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哲学纵横
软实力:中国人跟西方人讲的不是一回事儿 
作者:[田心] 来源:[] 2009-12-11

软实力:中国人跟西方人讲的不是一回事儿
  ——访国际展览局名誉主席、外交学院教授吴建民
 
   吴建民教授是我国资深外交家,曾为毛泽东、周恩来等老一辈国家领导人担任法语翻译,是第一批中国驻联合国代表团的成员,担任过外交部新闻司司长及发言人、中国驻法国大使、国际展览局主席、外交学院院长等职务,为我国的外交事业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最近,在北京“2009?学术前沿论坛”上,吴建民教授做了题为《文化软实力与民族复兴》的精彩演讲,受到与会者的一致好评。就什么是软实力、文化软实力的重大作用及其如何构建等话题,《思想者》采访了吴建民教授。

  
什么是软实力
 
 《思想者》:据我们所知,近年来风靡国际关系领域的“软实力”这个概念是美国著名政治学家约瑟夫·奈于上世纪90年代首先提出来的,主要包括文化的吸引力和感染力,对外政策、意识形态和政治价值观的吸引力等。您讲的文化软实力和约瑟夫?奈说的是一回事吗?
  吴建民:我们中国人讲的“软实力”跟美国人讲的“软实力”不是一回事儿,“软实力”这个提法是美国哈佛的法学教授约瑟夫?奈在1990年3月首先提出来的。
  那么,1990年3月是个什么情况?柏林围墙倒塌了,当时我在欧洲,在布鲁塞尔担任中国驻欧共体使团的二把手,那个时候我在欧洲深切感到西方世界的精英们认为这个世界就是他们的了,那种情绪溢于言表,中国人根本不在眼里。当时,欧共体委员会的高官我见不着的。1990年2月,在一次午餐会前的酒会上一位欧共体委员会的副主席跟我握手,握手的瞬间我感到他并不想跟我谈,只是握手而已。后来他的办公厅主任跟我攀谈起来,问起一点关于中国的事情。我看他对中国有兴趣,我说你现在很忙,过一阵我请你吃午饭,给你介绍一下好吗?这位洋大人斜眼看了我一眼,回了我一句:“我还不知道三个月后贵国政府是否还存在?”
  我讲这个故事是说明他们当时的那种情绪。当时我听了他的话我的血就往头上涌,但外交就是外交,不能骂他,也不能打他。我回了他一句:“你们欧洲人不是有一句谚语吗?‘谁笑到最后谁笑得最好’。”我想今天这个洋大人是没有脸来见我的。
  你从约瑟夫·奈的文章看,他讲的美国软实力就是从维护美国的霸权地位出发,要改变全世界,都得听我美国的。小布什政府曾经制定了一个“大中东民主计划”,要把中东地区改造成美国式民主。当时我就和美国人说“我保证你失败”。你能把中东地区改造成美国式民主吗?根本不可能。
  而我们也讲软实力,但中国人想改造人家吗?没有这个意思。大家想一想,中国人两千多年前就提出来“和而不同”。什么意思?我想中国的先哲是很有智慧的,知道世界的多样性是没有办法消灭的,这是世界丰富多彩的重要原因,我们必需接受世界的多样性。
  1965年到1971年,我给周恩来总理当过若干次翻译。周总理是中国现代外交之父,今天你到非洲去,那里的人们还在讲周恩来。访问非洲的外国领导人很多,为什么大家会记住周恩来?因为他平等待人,体现了中国文化的理念。周总理接待外宾跟外国人打交道有两句话,听起来很简单,叫“客随主便、主随客便”。我到人家那里做客,尊重人家的风俗习惯;外国人到我这来,我尊重对方的风俗习惯。
  这种做法不是要改变对方,而是尊重对方,这个思想是从“和而不同”来的。有些中国人的潜意识里面有一种领导欲望,这非常危险。邓小平讲的“永不当头”就包含这个意思。所以我们讲的“软实力”和西方讲的不是一回事儿,这一点非常重要,不要混淆了。 

中国的软实力让世界重新认识中国
 
  《思想者》:您在演讲中说,世界正在重新认识中国,这与中国的软实力有关吧?您如何看当今国际形势的演变?您认为,今年的国际形势有什么最突出的特点?
  吴建民:我的看法是,2009年国际形势最突出的特点是21世纪的国际新格局的轮廓开始呈现。
  《思想者》:您所说的新的国际格局轮廓是什么意思?
  吴建民:柏林围墙倒塌之后,旧格局解体了,世界向新格局过渡。新格局的轮廓包括三个方面:在这个新格局里面谁是核心力量,谁在旧格局中原来地位很高,现在有所下降,哪个洲会成为国际关系的重心所在地,今年这三点都很突出。你们注意到没有,美国人老讲“美中关系是最重要的双边关系”,有人说他是“忽悠”中国人,他为什么不忽悠日本人呢,为什么不忽悠欧洲人呢,非要来忽悠中国人呢。你们注意到一个事实没有,现在每当遇到一些大的问题,美国人把同中国人磋商放到前面,都跟你谈,这是一个新的现象,这种现象在今年比较突出,他为什么要跟你谈呢?他觉得跟你谈能够解决问题。
  看看今年以来,两次20国集团首脑的会议,今年6月份安理会关于朝核问题作出15票全票通过的第1874号决议……这个趋势很明显。所以奥巴马访问中国之后,欧洲、日本的媒体同时惊呼“美中时代”已经到来,这不是中国人讲的。不管怎么讲中国已经走到了国际舞台的中心,这是事实,这比我们预期的要提前了很多。
  《思想者》:那么,您认为,在新的格局里面谁的地位可能有所下降?
  吴建民:我从外交学院院长的岗位退下来之后参加了众多的国际会议和各种各样的论坛。在这个过程当中,我和各方人士都有接触,感到欧洲人、日本人、俄罗斯人都有失落感。
  今年8月我到夏威夷开会,日本一个代表在会上讲“日本是一个腐朽没落的国家”。听了以后美国人跟我都很惊讶,日本很多方面都走在世界的前面,怎么就腐朽没落呢?这就是一种失落感的表现。11月8日我到意大利参加世界政治论坛,讨论柏林围墙倒塌之后20年来世界的变化。在那个会议上,我明显感觉到:欧洲人对世界的看法跟亚洲人很不一样。欧洲人觉得世界很糟糕,20年来很多机会丧失了,这个世界的变化不是他们原来考虑的那样。我在会上发言,我说回顾20年,想一想世界是进步了还是倒退了,从总体看世界人民的生活比过去好了还是差了?大家看看亚洲和中国,答案是不言而喻的。今年9月我和另一位大使到美国演讲,跟美国人讲中国的外交政策。一个很有分量的美国媒体的记者问我:“吴大使,你认为美国在衰落吗?”我把问题先回给他:“你觉得美国正在衰落吗?”他说:“我认为美国是相对衰落,我对我的儿孙们的前途感到担心!”
  现在全世界都在说,国际关系的重心在从大西洋向太平洋转移,亚洲在世界上的作用上升。从以上三点看,这个新格局的轮廓慢慢呈现出来了。
  为什么说世界重新认识中国?今年围绕新中国成立60周年,从世界对中国的反应看,我感觉世界对中国的认识已经慢慢深入到文化层面。比较有代表性的是美国《时代》周刊有一篇文章,他提出来要向中国学习,要知道美国人讲这个话不大容易。他列了五条:一是要有雄心壮志;二是照顾老人;三是重视教育;四是多存点钱;五是目光要远大。这些内容就涉及了软力量,不是硬力量,反映出来的是世界在重新认识中国。

文化软实力与民族复兴 

  《思想者》:您在演讲中举过一个例子,说改革开放后,在今天的中国社会又有一种现象出现了,人们认为新的比旧的好,现代的比古老的好,洋的比中的好。国人取商品的名字总带一个“洋”字,甚至是把中文译成英文,带一点“洋”味。这种现象的产生,说明我们的主流文化受到了冲击。这种心态是否说明了我们的文化软实力还有待加强?这是您强调构建中华主流文化的原因吗?
  吴建民:我认为,构建中华主流文化可能是我们中华民族一项重要任务。民族复兴说到底是中华文明的伟大复兴。你到世界上走一走,比较一下,我们几千年的文明实在了不起,这是世界上唯一没有中断过的古老文明。为什么文明如此重要?因为文化决定观念,观念决定行为。人有各种各样的行为,但你仔细研究他的行为,一定能找到他的文化根源,这是非常重要的。
  为什么要提出构建中华主流文化这个问题?这是历史造成的,鸦片战争之后中国走向衰弱,衰弱之后的中国人开始向西方学习,但“老师欺负学生太过分了”,唯一的出路就是革命。要革命必须批判中国当时的主流文化,因为如果还按照孔子所说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革命是不行的,于是要打倒孔家店。世界上任何革命都会矫枉过正,中国革命也一样。由于我们大家所知道的历史原因,我们对中国的传统文化实行大批判,这种做法到“文化大革命”时发展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破“四旧”,彻底地否定过去。
  《思想者》:您是说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就一定要构建自己的主流文化。您认为我们的主流文化涵盖哪些内容?
  吴建民:我认为主流文化的构建有三个组成部分:一是老祖宗留下来经过几千年实践考验证明是精华的东西必须继承;二是中国在开放中(包括在历史上的开放),从外国吸取了很多好的东西,这也应当是我们主流文化的一部分;三是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之后所创立的好东西。我们不要轻视我们党成立之后所创立的好东西,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在中国大地上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搞得红红火火。如果我们党没有创新能力,整个中国怎么能龙腾虎跃往前走?!
  《思想者》:您认为今天我们应当如何构建自己的主流文化?
  吴建民:我的看法,主流文化的缔造需要好几代人的努力,这些东西应该进入人的血脉里,从幼儿开始进行教育,来规范中国人的行为。在教育方面,我感觉现在的问题很大,给小学生讲大道理,给大学生讲小道理。给小学生讲为共产主义奋斗,跟大学生讲不要乱扔垃圾、保护环境、要有公共道德。这些道理从小就应当讲啊!我们需要构建中华主流文化来规范每个人的行为,这样我们国家就会走向长治久安。
  今天的世界大体上还是西方文化主导的世界。我相信,中国人能够为21世纪的世界作出的主要贡献,不是中国制造,而是中华文化。这个文化奉献给世界,会使世界变得更美好。我们不是要征服世界,我们把文化奉献给世界,可以丰富各国的文明,使得明天的世界更加公正、更加平等、更加民主。


相关文章:
·翟玉忠:中华政教体系才是构建我国软实力的基础
·李建宏:再论西方人为什么越来越穷
·一个资产过亿中国人移民美国6年后的自白!
·秦陇纪:徐匡迪院士5问揭开当下中国人工智能虚伪的面纱
·李建宏:西方人为什么越来越穷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