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社会主义研究
黄佶:中国民主进程的轨迹初见端倪 
作者:[黄佶] 来源:[联合早报网2008年11月25日] 2008-11-26
中国的政治变革将和中国的经济变革有相似的特点。中国的经济变革有三个特征:

  1,在压力下被迫启动:文革结束后中国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终于下决心改革。

  2,农民先杀出一条血路:小靳庄的包产到户秘密协议上按的都是血手印。

  3,增量改革:先不动国有企业,等到外资企业和私有经济成为国家经济支柱之后,再来改造国有企业。

  中国的政治变革也将有相似的三个特征:

  1,在压力下被迫启动:官员腐败,民怨沸腾,中国已经到了“覆舟”的边缘。民谣曰:“(主席台上的官员)全部枪毙有冤枉的,隔一个枪毙一个有漏网的”;又有民谣曰:“我们农民现在最需要的不是农药和科技人员,而是陈胜吴广”(又一说是“最需要的是枪”)。

  2,农民先杀出一条血路:各地农民为捍卫自己的土地,和警察或开发商雇佣的黑帮分子发生流血冲突。

  中国的农民是很温顺的,种地亏损,就进城出卖劳力,赚回血汗钱,去交各种税费。但官员们觉得还不过瘾,于是和商人们勾结,以“开发”的名义剥夺农民的土地,直接攫取巨大的土地利益,农民终于忍无可忍了。随后工人(出租车司机)和知识分子(重庆教师)也开始了抗争。

  3,增量改革:民主政治需要新闻自由、舆论自由,但立即放开报纸和电视,会造成巨大冲击,于是逐渐放松因特网的言论自由,例如默许报道各地的群体事件等。因特网承担起了“舆论增量”的角色。

  民主政治还需要有独立的政治团体。重庆和三亚出租车司机罢工之后,政府官员都鼓励他们成立自己的协会,以便代表自己的利益,和政府与企业对话。可以预见的是,重庆教师罢教之后,也会成立代表他们利益的教师协会。这些新的政治团体作为现有政治架构的增量部分,既能够发挥必要的作用,孕育独立的政治力量和政治人物,又不会破坏原有的政治架构。

  二十年今非昔比

  随着重庆司机和教师相继取得罢工和罢教的胜利,全国各地、各行业将会出现更多的罢工和罢教事件,农民得到这些胜利的鼓舞,也将扩大他们的斗争。

  面对这一局面,中央政府不应该也不可能再象二十年前那样进行镇压了。因为今天的情况和二十年前有着很大的差异。

  1,运动主力:二十年前,运动的主力是在校大学生;而今天是农民、工人和知识分子;大学生不上课,天不会塌下来,但是,仅仅招不到出租车,社会就乱套了。

  2,仇恨对象:二十年前,是远在京城里的少数几家官倒公司;而今天的仇恨对象就在老百姓身边:贪污腐败的官员,不断加薪的公务员,不能得罪的单位领导,为富不仁的商人,拖欠工人工资的老板,不讲道理的警察和法官,强行拆毁民宅的开发公司,垄断企业的办事处:电信、电力、加油站、……,坚决不降价的房地产公司的售楼处,见死不救的医院,收费昂贵的学校,……

  3,诉求内容:二十年前,是抽象的“民主”、“自由”等政治理念,而今天是非常具体的物质利益:钱,工资,土地,房产,房价,油价,……

  4,运动动力:二十年前的动力是理想、热情和政治信念;而今天的动力是生存压力、生活压力。不抗争,就活不下去,或活不好:没钱买房,没钱看病,没钱送孩子上学,而贪官污吏们却肥得流油。巨大的心理反差造成了巨大的反抗动力。

  5,缓冲力量:二十年前,上海政府把工人动员起来,作为学生和军警之间的缓冲力量,避免了事态恶化;但今天这支力量不存在了,工人本身成了运动的主力或潜在主力。

  6,中央权威:二十年前,主政中央的是开国元勋之一邓小平,他在党内和军队里有着绝对的威望;他启动了改革开放,也赢得了人民尤其是知识分子的好感。今天的最高领导,虽然不必依赖人民的支持才能坐稳位置,但人民的不满会成为政治对手批评和罢免他们的强有力的理由。

  7,运动目的:二十年前,运动的目的是推翻现有政治制度,建立西方式的政治制度;今天的民众并没有这样的目标,相反很愿意在现有的制度框架里解决问题:出租车司机认真和政府官员对话,接受政府的安排;重庆教师罢教的依据是政府的有关政策:“教师的待遇和当地公务员待遇一致”,罢教的目的是要求落实这一政策。

  8,事发地点:二十年前,事情发生在首都、发生在中国的政治中心,今天则是发生在边远地区和农村,对中国政治的冲击力小了很多,中央政府面对的压力和尴尬也小了很多。

  新条件,新情况,新措施

  实际上,中央政府也没有必要进行镇压。对于今天的问题,在武力镇压之外存在着更好的解决办法,同时也能顺便解决一些本来就该解决、但一直无法解决的问题。

  1,政府现在很有钱:有了钱,就能解决很多问题。

  2,借刀杀人:中央可以乘机借助民间的力量整治地方官员。

  在正常情况下,中央政府对贪污腐败的地方官员无能为力,只能靠发红头文件“三令五申”,但毫无效果。连农民都知道:“(中央的)政令出不了中南海”。“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早已成为中国人的基本常识,连小学生都能够活学活用。一旦中央打算动真格的,地方官员就消极怠工,让中央政府束手无策;甚至连地方小吏都敢造假帐欺骗国务院总理。

  要制约地方官员,仅靠天高皇帝远的中央政府是不行的,而必须依靠当地的平民百姓。只有把老百姓及其代表人物的力量调动起来,才能有效制约地方政府。

  3,让人大机制发挥作用:应该充分利用民间的力量,但不能使这个力量失控,不能象“文革”时那样。“文革”失控后,毛泽东靠自己的权威,通过军管和把红卫兵发配到农村去,恢复了对局面的控制,但今天没有人具备这样的神力了。

  群体事件的可能结果之一,是出现独立的政治力量和政治人物,例如出租车司机协会和教师协会等,那些积极串联和组织运动的核心人物,可能转化为职业或半职业的政治人物。这些团体也可能雇佣专业人士代表他们进行政治活动。例如在重庆教师罢教时,就有律师为他们出谋划策。协会以后可能会雇佣律师为自己服务。律师们精通法律,能够更好地进行维权工作。这些律师可能会转变为中国第一批职业的民间政治家。

  政府应该把民间的力量引导到一个可控的体制中去。这个体制就是现成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中国法律赋予了人大巨大的权力(监督各级政府工作,选举和罢免各级官员和各级公检法首长,……),只是这个权力机构一直没有发挥作用。如果能把人大的权力用好、用足,中国的民主政治局面基本上就形成了。因此,中国民主政治的“制度余量”——可以使用但未被使用的制度力量——是非常大的。

  中央政府的战略应该是:默许民间向地方政府施加压力,默许民间形成独立的政治力量,但要把这些力量及时引导到人大这一制度中去,成为一种稳定的、理性的、合法的力量。

  中央政府应该采取措施,增强人大的作用,使人民认识到人大的意义,愿意把自己的力量转入人大,愿意通过人大这个机制来表达自己的意愿、捍卫自己的利益。

  关于改善人大工作,很多人提出过很多建议,主要有:

  1,延长会期,使人大代表能够充分议政;

  2,增强选举的竞争性。在暂时没有党外人士主动来竞争时,中共可以指示自己的党员候选人主动深入民间,为民维权,让人民认识到人大代表真的能够代表自己,从而改变“选举只是形式”的观念,吸引党外人士参与竞选;

  3,不再提名政府官员做人大代表候选人。

  4,实行专职人大代表制度。鼓励人大代表在当选后辞去原来的工作,以便全身心地投入人大工作。对于专职人大代表,由上级人大支付一定的薪酬和必要的办公经费。

  5,提高人大代表的直选范围。 [ 但笔者认为对此项改变应该非常慎重。大范围直选不仅耗费大量竞选费用,而且为政客操弄民众、撕裂社会提供了机会。在美国合适的做法,在中国未必合适,台湾就是证例。]

  结束语

  很多人认为中共不会主动搞民主,这种思想是静态思维的结果。现在的情况很明朗:不搞民主,就无法根治腐败,党必垮无疑,而搞民主,党可以消除腐败,保持健康,避免垮台。怎么做比较合算,是不言而喻的。四十年前如果谁说中共会搞市场经济,别人一定会以为他疯了,但事实证明中共很喜欢给世人一个意外。

  在中共内部,担心搞了民主会失去政权的人肯定不少。但中国国民党在台湾的执政权失而复得,并在议会和县市长选举中大胜,显然有助于主张搞民主的人去说服他们。由于中国幅员辽阔,党外力量想通过人大层层选举夺取全国最高领导的位置,几乎是不可能的。党外力量夺取区县一级的执政权,就已经会产生足够大的鲇鱼效应,使共产党警觉并改善自己的工作。

  说到国民党,笔者脑袋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八十年前,中国共产党人以个人身份参加国民党,帮助国民党进行改造,使国民党取得了北伐的胜利。八十年后的今天,中国国民党党员也可以进入大陆,以个人身份参加中国共产党,参加各地的人大代表竞选,推动大陆的民主政治进程。至少在福建、广东等地台商密集的工业区或居民区,可以先行试验。第三次国共合作的内容不应该仅限于经济方面


相关文章:
·张晋藩:“法与时转”与“因俗而治” ——谈古代中国的立法传统
·林鹏、诸玄识、董并生:西学在中国的起源——“百日维新”英日美兼并中国阴谋
·张凌云:中国IT寻“魂”二十年
·刘德中:天下为公——中国思想文化中的社会主义基因
·陆寿筠:从“劳动价值论”到“价值三源泉论”——二谈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08-12-02 23:57:20.0)
    作者你真是很傻很天真,共産黨根本不可能普選人大代表,為了它自身的利益更不可能讓人大起到有意義的作用(按憲法規定,人大是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力機構,能否定一切的事物,如果人大普選,那人民在不久的一天,一定會清算共産黨);

你說所謂的“美國式民主”的問題我十分不同意,按以前的想法,市場經濟更不適合所謂的“中國國情”,可結果呢?是合適的,連試都沒試就說不合適,請問你是怎麼判定的?台灣的例子難道不是更好的說明了民主的力量是多好的嗎?總統貪污照樣能關到看守所,要是大陸的話,這可能嗎?

當年毛澤東為了穩固自己的權力,不惜以中國的前途作為他的賭注,中國在那時經歷的災難是前所未有的,難道這人也敢稱神?

再說,當年國民黨打壓共産黨那可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來的,共産黨作為一個非法的分裂組織,還想與政府分天下,換成今天的共産黨,這可能嗎?而且當年抗戰時期共産黨的武裝部隊才多少人?國軍又是多少人?國軍需要共軍幫忙抗戰??你毒奶喝多了吧?

新法家网友(2008-11-30 21:26:34.0)
    不是。中国早就不是社会主义国家了。
新法家网友(2008-11-30 20:58:21.0)
    您的观点我很赞同,但是有一点我不太喜欢。

等到外资企业和私有经济成为国家经济支柱之后……

试问,这还是社会主义国家吗?

新法家网友(2008-11-27 01:33:31.0)
    见解独到,如果中国、中共能够在今天改革进入深水区时,审时度势,推进必然要进行的国家民主化、法治化的建设,使中国得以平安地渡过国家实现现代化的瓶颈期,则真是国家之幸,中国人之幸啊!要知道,纵观世界历史,当今列强诸国在这个瓶颈期中几乎都或多或少的以革命、或战争为解决问题的最终结果。那是千万颗人头落地,国家面临万劫不复的险境啊!国共两党如能第三次合作,推进中国和平统一,和平崛起,则两党真是中华的千古功臣。第一次合作推翻封建制度,统一中国。第二次合作,浴血奋战抵御外侮。第三次合作再造统一,复兴中华。历史会记住的,中国会记住的!(兴民)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