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社会主义研究
卫战胜:优化投资结构、迫在眉睫 
作者:[卫战胜] 来源:[] 2008-11-23

  清朝洋务运动后,中国的装备和制造工业得以快速发展。那时,是中国的盒子枪制造工艺最好!但随后的战争中,却被这些玩意儿打的很惨。当时,中国一些人,一些部门学到了先进的技术工艺和管理,但却没有迅速普及,仍只是大臣和皇帝在用,是因为缺乏一套适合中国的可以普及的体系和一班“冲客”去执行。李克强在出席福清核电站开工仪式时强调要优化投资结构,这是对的。但下面有无能力执行好的确值得琢磨。我们假设:如果说一个高度腐败的体系能推动一个国家走向富强的话?那不是大白天说梦话吗?因此,强调优化投资结构的同时也包括了惩治腐败毒瘤。

  无可否认:咱们国家的管理基础不如西方好,这源于其二百年的商科人才和商业文化的普及与累积。这个基础早就被西方企业家意识到位。但意识到位,并非意味西方所有人都能娴熟的掌握和运用好管理的核心。中国没这个时间,更没这个文化基础,做不到怎么办?当然需要“非线性发展思维”。大家想一想,4万亿要在两年内投完,可能吗?就是把全球的投资专家都请来,也未必能够完成啊。爱因斯坦“虫洞理论”认为:两点之间,直线并不是最短的路径,如果我们能够弯曲时空,就可能实现两个点的连接,如果你不能弯曲时空,只需要弯曲自己的头脑。没有哪两个人或公司、甚至国家的崛起之路是因为同一个成功原理而成功的。世界上这样的例子一个也没有!做头脑国家还是肢体国家、甚至是屁眼国家?是我们这代人的选择和努力程度的结果。大脑永远是营养供给最多,血液供给最丰富的部位,也是最后死亡的器官。而屁眼或脚底板承受巨大的损耗,供给却少的可怜。黑甲秦军、成吉思汗的阙薛军为什么强悍?统一的管理体系和标准!迅速普及的强烈意识。

  优化投资结构,应加大普及创业投资机制的力度。若不想把这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投资大跃进集体行动”梦想成真,就一定要改变投资策略。就必须摈弃过去那种政府主导的、粗放型的、耍大刀式的、且伴随着高度腐败机制的投资模式。变为:“小国资+中民资+大智慧”组成的,且秉承生态平衡原则的新型创业投资模型单位,火速挺进“全民创业运动”当中!这才是顺天道、顺民意!

  近日,万只大雁齐聚黄河入海口。成群结对的大雁飞起降落,清脆的啼叫声不绝于耳,如果说见到一群大雁是新奇,那见到上万只大雁就是震憾!在我看来,这正是生态文明建设所释放的一个信号啊。李克强说,“经过科学规划论证和大量前期工作,国家确定了加快民生工程、基础设施、生态环境建设等重点投资项目,这对于扩大国内需求、调整经济结构、改善人民生活,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对已列入规划并具备开工条件的项目,要尽早开工建设;对有利于长远发展的项目,要抓紧论证实施,以增加投资、带动消费,促进经济增长,实现又好又快发展。推进投资建设,应当统筹规划,遵循经济规律,处理好总量与结构、速度与质量、政府与市场的关系。要进一步调整和优化投资结构,向改善民生倾斜,向节能减排倾斜,向经济社会发展的薄弱环节倾斜,切实防止盲目重复建设;用改革的办法调动各方面的积极性,鼓励社会资金参与重点工程建设;坚持按投资项目程序办事,严格可行性论证,确保安全生产,保证工程质量,保障资金在阳光下运行,使投资项目尽快发挥效益,造福人民群众。”这正是要求在投资这个环节上,也要去落实生态补偿机制啊。

  但你知道,要想把这些做好,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举了例子:杨宪是明朝的酷吏,3年把元末战火屠戮下,仅剩下8户人家、十几棵树的扬州城迅速恢复了生机。农业、商业、手工业全面发展起来。当然,因为仍有一些作假的部分,而且搞死人了,最后被纠弹、五马分尸。他要求农业迅速恢复啊,就强迫农民夜里也干活,而且为了讨好朱元璋,从南洋商人手里搞到了大穗水稻号称自己种出来的,这就是欺君之罪。为了灭口,杀了南洋商人,当然事情不可能没有不被透露的,各种罪加在一起,五马分尸!这个历史事件说明了什么?值得大家深思。说实话,衡量“四万亿资金是否用在刀刃上”,是不是符合中国国情,是不能拿西方经济学标准来衡量的。医学,科学都一样。比如:以西方科学的标准来衡量中医,当然是不科学的,但是这个标准就一定对吗?事实证明是“错多对少”;衡量是不是科学的标准,也不是说拿西方的那套东西来衡量。刻舟求剑的苦头,我们的先人体会的比我们还要细腻,因此不要轻易自诩比先人还聪慧,同样,迷信西方也是没有出路的。

  优化投资机构,不应局限于国资、还包括民间资金的科学使用。你比如说:有限合伙制企业可不一定说只是让一大堆有钱人组合在一起投资大项目。其实普通群众也可以组建有限合伙制企业,找个有潜力的创新项目,一人兑一万,50人就可以集资50万,50万也不是小数字,能做很多创造价值的事情,但对于那种“连锁加盟”等项目一定要小心,里面许多都是骗子,要高度警惕。这才是全民创业嘛。实际上,在中国做PE(股权投资)一定要有理想!因为PE行业不仅是一个很赚钱的行业,甚至可以关联到国计民生、乃至影响国运昌盛。所以说,做PE也要“讲政治”,当前“最大的政治”就是配合政府拉动内需市场,谁能推动内需,谁厉害!不要以为做PE只要为合伙人带来丰厚回报就够了。这种以钱为纲的做法已经不合时宜。PE就是PE,既不应该是野蛮人,也不应该是掠夺者,他应该是企业价值的提升者。基金管理人一定要讲道德,要有好的制衡机制。假设把自己当成“侵略者”就全错了,当然可能会占一时便宜,但最终还是不会得到广大群众认可。也不会有太大作为。在这次拉动内需的战役中,对于功勋卓著的机构或个体,中央应辅以嘉奖、“册封”等激励机制;同样,对于贻误战机的无能之辈,中央应对其革职查办。奖惩分明,才能凝聚人心!

  优化投资结构,要注意到前端失血严重。就像成思危先生所讲:把小鸡孵化成大鸡。如果大家都不去孵化小鸡,又哪里来的大鸡?中国VC现在的主流思想是“摘快熟的桃子”,而不愿意“把鸡蛋孵成小鸡”。尽管中国的VC投资已经是第二位了,但从具体的数据可以看出,其中外资VC投资的增长速度远远超过中资VC的增长。在活跃的VC机构中,外资所占的比重恐怕更高。这可真是应了“洋人做VC,国人炒股”的说法。这种现象形成的主因是本土的投资者投资理念和习惯还不如外国投资者成熟。人家洋人飘洋过海来中国投资有发展潜力的企业,并在长期持有企业股权的同时,帮助企业挖掘价值、提升价值、最终实现价值。人家为什么这么有信心办好企业?看看我们的投资者在做什么:拿着养小猪的钱炒股、炒楼!结果就不必在明说了,大家是可以看的见的。正因为中国投资者的困境在于思想不足够开化,还停留在资金、技术、人才的阶段。人家在做“品牌”,在做“产业链的整合”。如果还是按照过去的思维寻找有潜力的行业,就很难成功。因为在你在每天盯着“现金流”的时候,人家洋VC却在问“软实力”要利润。前几年,国内风险投资基金一直以美元为主导,退出也以被投资企业海外上市为主要途径。但长此以往,会使我国的国际竞争力逐渐减弱。解决这一问题有很多途径,而建立健康、理性的本土控制型“人民币创业投资基金”集群,无疑是这些途径中比较重要和卓有成效的一个。国家目前许多事情都很头疼,我一直在想,国家若把精力往创业投资方面倾斜,许多问题就比较好办了。人民币创投基金做的越多越好,最好都来做。本土VC肯定是要靠整个社会的资金推动,做管理咨询的,可以成为本土VC的合伙人,一起帮助“创业者”走向成功!一个民族只有发挥本民族的创新能力,这个民族才会有希望。本土创投新军应抓住机遇、稳健崛起,为建设创新型国家添砖加瓦!

  优化投资结构,要讲节能减排。过度的消费主义不仅浪费了资源,破坏生态环境,加剧了环境污染。生态系统虽有自我调节能力,但这个能力是一定限度的,超过这一限度会造成系统调节和功能无法恢复的破坏。人类工业化的影响而造成生态系统循环的改变,空气、水质等因素因为污染而变质,这样的改变,问题最后也回归到人类身上,毕竟人类在这过程中一直是最大利益者。其次给国家财产造成了巨大损失。公款豪赌的赌资,是国家财产,违规的公款消费,糟蹋的是国家的钱财,很多奢侈性消费和超前消费靠的是银行贷款,给银行带来了相当大的风险。再次,腐蚀人的思想,诱使人们用虚荣填补心灵的空虚,贪图享乐而放弃社会责任感。这样一来,作为消费对象的商品就成为一种符号,消费主义者就可以背离消费的本来目的,而视这些堆积的符号为权力、地位和财富的象征。当消费主义毫无阻挡地侵蚀全社会的时候,这个世界损失的就不止是自然资本、财富乃至代际利益,还包括道德沦丧所导致的人性的泯灭。终将是造成社会动荡的根源。你想啊,一部分人在暴殄天物,疯狂地进行奢侈性消费,而另一部分人却在为生存而奔波,这种巨大的消费反差怎么不会使低收入和贫困群体产生强烈的不公平感和愤怒情绪?拉动消费是一种美德,刺激生产呢?还是节约是一种美德,储蓄财富呢?或者说,初级阶段,通过刺激浪费来扩大生产,逐渐到后期,就要通过节约来储存这些资产。但是,以消费带动的模式,现在变成了停不下来,只是不断持续的状态。说回创业投资,对于创业的资金来源,目前多局限于企业机构,如果可以更广泛的来自民间,让普通人节约消费储存起来的资金,用于创业投资上,这倒是非常理想的状态:创业企业有了资金,普通国民通过对创业投资基金间接支持了创业企业,又刺激了经济的发展。这不正是优化投资结构的具体措施吗?

  综上所述:从2008年开始,必将由地球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中国,持续掀起人类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投资创业活动;这一活动将极大改变人类的生活方式和社会生态;这次活动将会很象过去的“大跃进”。但愿不会再是“瞎指挥”、“浮夸风”、“假大空”。优化投资结构,迫在眉睫!


相关文章:
·美媒揭印度教科书谎言:1962年“战胜中国”
·余云辉:打造战胜西方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秘密武器 ——兼谈国有企业市场化改革的原则、策略和方案
·林建华:与真理同行,可以战胜蒙昧与偏执,更无惧强权与不公!
·普京跪地献花纪念列宁格勒保卫战胜利70周年
·吴祚来:西方信仰战胜中国道德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