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社会主义研究
田忠国:中国应该请廖子光先生出山 
作者:[田忠国] 来源:[] 2008-11-17

一般认为,中国的主流精英什么都不缺,但缺的是中国人的良知和中国人的智慧。这种现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具有中国人的良知和智慧的人,却无法主导中国社会的发展,比如说张宏良、仲大军、韩德强、张文木等等先生,一句左派就把中国人的良知和智慧打进了地狱。以前,我并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个叫廖子光的先生(乡野下人,信息闭塞,也就是所谓的无知命吧),但是,或许是机缘之故,近期的“乌有之乡”等网,廖先生的名字横空出世。

至此,我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位叫廖子光的。

我也才知道,廖子光的血液及每一个细胞中,都闪燿着中国人良知与智慧的光芒。

请看廖先生在北大以“美元体系兴衰与金融海啸的启示”为题所作的演讲:

“布雷顿森林体系确立了美元的世界霸主地位,自此国际贸易成了美国生产美元、其他国家生产美元可以买的产品这样一种游戏。对于中国这样一个贸易依存度(进出口总额占GDP的比率)达到70%以上的国家(贸易依存度比较健康的一般在35%左右),这是非常危险的。因此,我们必须逐步脱离美元霸权的控制,利用主权信贷去发展自己的经济。

“冷战之后,美国这个支撑下来的超级大国没有必要再援助任何人了,他们认为历史已经证明了资本主义优于社会主义。但这不正确,事实上苏联在赫鲁晓夫之前都做得很好。当时赫鲁晓夫坚持与美国进行军备竞赛,而军备部门的很多东西都需要用美元购买。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赫鲁晓夫要解禁经常账户,融入国际货币体系,而国际货币体系此时是由资本主义、更准确地说是被美国主导的。莫斯科不产美元而华盛顿可以,所以苏联只好挣美元来维持军备竞赛。这是苏联失败的原因——失败并不是由于共产主义不能产生财富,而是因为共产主义试图按照资本主义的规则运转。

“要脱离美元霸权的控制,利用主权信贷去发展自己的经济。我们不要再大力鼓励出口,而要大力发展国内经济,最终让外贸依存度恢复到健康水平(35%)左右。如果我们仔细观察GDP和GNP的关系,会发现真正获益的是国外投资。因此我们应当建立起GNP指标。国务院最好颁布法令规定所有出口都得以人民币结算。我们不需要征询任何人同意,这是我们的主权决定。”(原文地址:http://www.wyzxsx.com/Article/Class20/200810/54046.html)

四两拨千斤,字字顶千均。

写到这里,我不由得想起了那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待获者――张五常――还有厉以宁、茅于轼、张维迎、吴敬琏们,如果说他们是一群持同类观点的经济学者,到不如说他们是一群为权贵精英资本主义冲锋陷阵的无赖和打手。他们的智慧,也就是和廖子光、张宏良、仲大军、韩德强、张文木等等先生端尿盆的水平。

但令人遗憾的是,才经天地的廖子光、张宏良、仲大军、韩德强、张文木们,其智慧竟然不为世所用。而端尿盆之智慧,竟成了现世之主流,此为中国之大悲哀。

古人云,得人才者得天下。比如,汉得张良,则汉室兴,国得毛泽东,则中国强。再回头看一下中国历史,我们不难看出,凡用自私之才,比如说宋用秦桧,宋则始乱终亡,再比如,清时用和申。因为,自私者当道而权无约束,必为国之大盗(如厉以宁之流),无私者有才且才经天地,则为国家之栋梁。

国之大盗当道,栋梁受欺,国难将兴之兆。

通过对廖先生文章的研读,我真切的感到,中国要想走出美国金融危机的困境,就必须请廖子光先生出山。廖先生出山,张宏良、仲大军、韩德强、张文木们便有了用武之地,他们同心协力,挽回危局不成问题。高层对此能否考虑一下?现在不是讲洋学历嘛,我想,廖先生既有洋学历,也有几十年的实际操作经验,我们拼死拼活的聘请了那么多的郭京毅、邓湛之流,怎么就不能聘请廖子光、张宏良们呢?

有人用左、右之争排挤他们,但这是个左、右之争的问题吗?事实上,这是个国之兴亡的大问题,与左、右之争无关。因为,所谓的左、右之争,只是个中国派与美国派之争,说到底是个以中国利益为重还是以美国利益为重的问题。

当然,廖先生年事已高,但让他干五年,理顺发展思路(一年内制定国家发展之策),强制发展内需型经济,十年后的中国,必然成为世界上经济发展最强劲的国家。我始终认为,美国的金融大危机,也是中国的大灾难,但大灾难也是大机遇。换句话说,帮美国救市,就是自己往更大的灾难中推自己。但如果按照廖子光、张宏良、仲大军、韩德强、张文木们的建议做,大灾难就必然变成了大机遇。

廖子光先生最后说:“我们需要做的是,复兴我们的经济,以恢复我们原本的大国地位。到了那个时候,外国需要来玩我们的游戏,按照我们的规则做事。他们要来北京学习,而不是我们去纽约学习。这是制胜之道。”

如果掌握“制胜之道”的廖子光、张宏良、仲大军、韩德强、张文木们在这场世界性的规则战无法取胜,我向全国人民保证,十年后我用项上的人头全国人民谢罪。


相关文章:
·林鹏、诸玄识、董并生:西学在中国的起源——“百日维新”英日美兼并中国阴谋
·张凌云:中国IT寻“魂”二十年
·刘德中:天下为公——中国思想文化中的社会主义基因
·陆寿筠:从“劳动价值论”到“价值三源泉论”——二谈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
·翟玉忠:中国古典学术是我们的灵魂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