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谈天说地
钟庆:什么是现代教育 
作者:[钟庆] 来源:[网友推荐] 2005-10-26

 

进入近代以来,科学技术的进步是生产力发展的主要动力,全社会也已对“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形成了共识。但如果用不同的尺度去观察这一命题,却往往得出令人困惑的结果。从宏观大尺度看,比如从百年的大时间尺度和全世界的大空间尺度看,科技确实是人类经济增长和社会进步的主要动力。历次世界范围内的大产业革命都是领先科技应用于生产领域的结果,从蒸汽机、电力、核能、信息技术等的发明和广泛应用就可以证明。但在一个比较小的时间跨度和空间尺度看,比如从几年的小时间跨度和一个行政区域的空间尺度看,科技的重要性和优先性就不那么显著。技术的积累开发突破,需要很长的时间和大量的投资,投资长效益低,还不如直接购买现成的产品能很快产生效益。技术的开发虽然需要巨大的投入,但复制的成本几乎为零,而购买产品则不同,需要不断支付高昂代价。正是技术这种特性,造成了短期利益和长期利益的巨大差异。

由于长短期利益的差别,现实中GDP、财政收入、引进外资数目成了优先的考核指标、工作的重中之重。而对于民族的根本大计“教科文卫”则被放置到最后,教育、医疗、科研、文化等事业都产业化了,成为拉动内需,GDP的新增长点。反观日本,义务教育,学校给食,国民健康保险,定期免费体检;在社区中设立免费的文娱活动场所——公民馆和图书馆,价格低廉的体育馆和游泳馆;加强基础科研的投入,进行长远的科学发展规划,大量吸收来自独联体和中国的人才。

东渡日本以后,除了经济,另外一个困惑就是日本的教育。按原来的看法,日本的教育可以说一蹋糊涂。从小学开始到大学,以一个字形容足以,就是“玩”,基础知识极差,绝不配与中国学生相提并论。但是,在硕士以上的层次,中国学界的学术水平反而远不如日本。在企业里的表现也一样,实践几年之后的成就更远非中国学生可比。是因为硬件设施差吗?也不对,至少在高等学校之间没有可感受出来的差异。是体制问题吗?也不对,日本的铁饭碗大锅饭比中国要严重得多。在论坛上与国内主流经济学家或其代言人辩论几番后,我一下子明白了中日教育体系的根本差异,那就是科学精神!科学精神是比科学知识更重要的东西。有了科学精神,无限的科学知识可以通过研究得来,如果科学精神不在了,再多的科学知识也只是别人的财富。人在求学的最初阶段,科学精神的灌输比科学知识的灌输更重要。

日本的小学课程极少,每天早早放学,基本没有家庭作业,即使有也是查资料调查之类的轻松事情。上课也不正规,经常请山野匹夫、三教九流来做报告。经常组织学生去旅游参观,如去未来科学馆、船舶科学馆、江户博物馆等等,许多大企业也在参观之列。

未来科学馆展示了日本的最新技术成就,H2火箭发动机、磁浮列车、太空舱、机器人、燃料电池……或实物,或模型,或原理演示。很多展品还可以实际操作和实验,工作人员在旁耐心地解说、指导和答疑。在这里,孩子们被种下了科学精神和实践的种子,培养了科学的兴趣,灌输了“物作り”思想。普通日本人甚至家庭主妇都知道自我表现技术的重要。

船舶科学馆展示了日本航海的历史,其实也记录了日本成为一流工业国家的历史。当时最大的水上飞机、最大的舰炮……面对这些巨大的展品,可以深切体会到现代工业的力量和人的渺小。

东京旧称江户,江户博物馆是东京历史的见证,其实也是日本历史的缩影。在博物馆的现代部分,展示的是日本第一辆自行车、第一辆黄包车、第一辆摩托、第一辆汽车、第一台电视、第一台洗衣机……面对这些粗糙幼稚的展品,体会到民族第一的重要,每个民族第一的诞生,都标志着民族的一次跃进,迈入一个新时代。日本的国家电视台NHK,每周二有固定栏目《project X 挑战者们》,则讲述的是这些第一背后的动人的故事。那些无名的挑战者们在简陋的条件,艰苦的环境下,克服重重困难,历经无数失败,去拼搏,去奋斗,去构筑民族的基础和柱石。节目的末尾会邀请挑战者们或亲朋故旧到演播室做客,连同那粗糙幼稚的日本第一甚至世界第一的作品。栏目的主题歌《地上之星》,催人奋进,催人泪下。挑战者们是地上璀璨的明星、民族的脊梁。

到这些展馆见学,我总是不禁想起自己的童年,青少年宫、航模队、无线电小组……当时小学校有航模队,自己动手组装模型飞机、动力、遥控等,能够很锻炼人,比现在小孩子直接买有意思多了。而今它们安在?我现在做工程,非本专业的知识,基本都是那个时代留下的。

在我的祖国,有人建国家大戏院,有人提议建文革博物馆,有人拍摄格格和皇阿玛,听说有人还要去拿奥斯卡奖。但可曾有人提议修建中国的未来科学馆,中国的江户博物馆,拍摄中国的《project X 挑战者们》?

在我的家乡有人会修漂亮的中心广场给领导巡视,有人会修连片的开发区等外商投资,有人会把教育专款奖给高考状元的班主任。可是,当年中小学的无线电小组、少年宫科技活动,还有工业基础课的现场实习,还有人组织吗?当年覆盖所有县城的公立图书馆,所有乡镇都有的文化站,如今还有多少在运行?

东渡日本,让我理解了现代国家的力量所在。


相关文章:
·周新城:一些“著名经济学家”为什么集中力量攻击国有经济
·德国汉学家顾彬:余华、莫言?他们根本不知道人是什么
·付金才:《大学》说什么
·翟玉忠:也谈《<大学>说什么》
·阎晶明:今天,我们为什么读鲁迅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09-10-10 11:14:15.0)
    说得很深刻,这就是宗主国和殖民地的差别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