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社会主义研究
王小东:美国金融危机根源在于国家实体经济出现问题 
作者:[王小东] 来源:[] 2008-10-23

2008年10月17日08:29 来源:中国青年报

  

  在这次美国金融危机中,华尔街的五大投资银行全数消失,《纽约时报》在报道这一消息时,称这是华尔街一个时代的结束。

  金融危机的根源在于国家的实体经济出现问题

  美国这次金融危机的根源是什么?一些理论家和老百姓就金融而论金融,如美国一些老百姓就将其归咎于25年前里根总统的金融自由化,病根只追到金融制度。这实际上是倒果为因。

  实际上,我们只要回忆一下此次金融危机的起点是次贷危机就可明白:此次金融危机的根源其实相当简单,就是一些美国人不干活儿却要住大房子,就是这么简单。现在的经济运行过程,特别是金融市场的运行过程非常复杂,给了许多学院派经济理论家和草根经济理论家越说越玄的空间。然而,不管他们如何云山雾罩,物理学规律,如能量守恒、物质不生不灭,还是要起作用的,天上不会掉下馅饼来。我早就说过,不管你算账的过程如何学理精深得令人眼花缭乱,美国经济的底线还是有这么大的贸易赤字,欠了外国人这么多的债,这就意味着美国人的消费远远超过了他们的生产。

  消费超过了生产,根据物理学规律,这个缺口是一定要补上的。怎么补?一个是抢,一个是骗,除此之外是没有别的办法的(我的这种说法对于那些热爱美国的人或视“儒雅”形式高于思想内容的人会相当刺耳,那么,我们也可以用诸如“非国际贸易手段”、“金融市场操作”等字眼来代替“抢”和“骗”。但我觉得,“抢”和“骗”其实是更直白,更明晰)。

  首先我们说抢。抢是要有胆子、不怕死的,而美国人在这方面的表现一直是平平的:他们自己也承认,他们打仗主要是靠金钱。靠金钱打仗的结果很可能是抢的得不偿失:美国在伊拉克战争上大致就属于这么一个情况。更何况,这个世界上还有与美国并不完全一条心的俄罗斯和中国这样的核大国,美国抢是可以的,但肯定也是受到种种限制的,在很多时候是力不从心的。

  抢了之后还有缺口,那就只能是骗了,这就是金融市场操作,也是当下中国非常流行的一个词,叫做“货币战争”。然而,骗是一件比抢更靠不住的事情,骗人一时是完全有可能的,永远骗下去是完全不可能的。最后骗穿了帮,这就是这次的美国金融危机了。

  这里,比美国更生动的例子是冰岛。这个曾经是无数中国人无限景仰,无限向往的北欧国家,确实靠银行业,也就是靠骗过上了“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家”的日子。但金融危机一来,骗局轰然倒塌:冰岛所欠外债相当于它7年的GDP,英国已经跟它翻了脸,冻结了它的财产。过去的外债可以硬生生赖掉,可今后怎么办?要想再进口国外的奢侈品是没有可能了,恐怕只能重新捕鱼吃了。

  我的上述分析肯定让中国的许多爱美国的人感到愤怒。其实,美国人自己也是这么分析的,他们几乎众口一词地说:这次金融危机的根源是“贪婪”。什么叫做“贪婪”?想劳而获算不上贪婪,想不劳而获,不劳而大获,就是贪婪。所以,美国人自己说的,其实就是我说的这个意思,只不过我说得更细致了一些而已。问题是,这是美国的什么人贪婪造成的?美国老百姓说:这是华尔街的那些“肥猫”们贪婪造成的。可是,究竟是谁不干活儿却偏要买大房子,借了钱不还的?就是美国一些老百姓。房利美的前总裁就喊冤说:实际上是美国国会的压力迫使房利美去购买那些不良房贷的。而美国国会的压力又来自于美国老百姓不干活儿却非要买大房子的压力。美国一般老百姓又怎么能推脱掉这个责任呢?美国老百姓为自己辩解说:他们自己相当于吸毒者,而华尔街的“肥猫”们相当于毒贩子,是毒贩子引诱他们吸毒的。毒贩子其罪当诛,但平心而论,也完全有可能是毒贩子并没有引诱吸毒者,是吸毒者的强烈需求造就了毒贩子,毒贩子只是在满足吸毒者的需求而已。实际上,美国社会的这个问题是从上到下的,从华尔街的“肥猫”到一般百姓,谁都有责任。而这一现象,生动说明了美国社会内在的问题:它的消费欲望远远超过了它所实际具有的能量。我相信美国能够通过一些手段,如投入天文数字的资金救市、改革金融制度等,来缓解此次危机,但它的消费欲望远远超过了它所实际具有的能量这个问题能够通过这些手段来解决吗?从长远的观点看,绝无可能,因为这是由于美国财富文明的老朽化引起的,单凭这些手段是很难回春的——实际上,无论凭什么手段,回春都是不容易的。

  顺便说一句,此次金融危机与1929年的那次有着根本的不同:1929年那次,美国财富文明尚未老朽化,它的生产能力很强,生机勃勃,危机主要是由于银行的流动性不足引起的,因此,当时的政府如果能像今天这样及时注入流动性,危机本不会太大。今天的这次,从表面上看,对于经济、社会的冲击远未达到1929年的那次,然而,它却是美国财富文明老朽化的反映,像今天的美国政府这样,只是注入流动性,从长远看,也就是个饮鸩止渴而已——但也只能饮鸩止渴,一个社会走到这了,也没有什么别的好办法。

  阴谋论没有根据

  大多数中国人都往往认为美国是无所不能的,这不仅仅表现在那些热爱美国的中国人身上,也表现在那些反美的人身上。这次美国的金融危机,坊间有不少人认为是美国人做的一个局,目的是骗取中国的180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他们称之为对中国的“金融绞杀战”。这样的阴谋论可以编得有声有色,所以在民间非常有市场,但这个阴谋论实在是没有任何根据的。

  说实话,美国真的没有这些中国人想象的那么神,它还真没有这个本事。美国人确实骗取世界人民的金钱先住上大房子爽了一把,但此次金融危机对于美国本身的打击也极为巨大,现在的情况是银行普遍不能进行贷款业务,美国政府正在考虑大面积收购银行的所有权,这样一个状况必然会严重打击美国的实体经济,因为生意没有办法做了。

  除此之外,此次金融危机显然也严重限制了美国在国际上的行动能力——除了朝鲜、伊朗、俄罗斯、拉丁美洲等棘手问题外,美国自己最近的研究报告指出:美国在阿富汗也正在面临失败,而这一切都是相互关联的。对于美国一般老百姓的生活,此次金融危机的打击也是巨大的:那些不干活儿非要买大房子的人先爽后哭就算是活该吧,可许多退休老人失去了生计,而且这件事意味着美国人,无论是已经老了的还是将来会老的,都无法为自己养老的财产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储存,这将是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美国全国为此而心急如焚,这决不是可以装得出来的。更何况,美国真的没有故意要骗中国人的钱的意思(我前面所说的“骗”,实在是无奈之举):在此之前,他们以总统为首的各级官员反复来中国敲门,说他们并不愿意承受那么大的贸易逆差,愿意用实物(当然这里面他们把高科技排除了)而不是纸票来抵还中国的货物;在此次金融危机中,美国自小布什总统到各级官员都明确说了,救市的钱首先是用来还外国人的——这里面当然是包括中国的,因为“信用是美国最宝贵的财产”——小布什总统如是说。这当然不是说美国政府是大善人,但一个超级大国的更长远的国家利益不允许它像一个卷款逃跑的小痞子一样行事,却也是实情。

  中国在此次金融危机中也有财富损失。首先,在那些投行的股权受到损失了,在黑石以及其他地方的投资,我们知道都是失败的。其次是次级债,这是大头,倒并不像一些分析人士说的那样全作废了,既然美国政府已接管了房利美和房地美,通过了救市计划,至少从纸面上,次级债大部分可以拿回来。但是,拿回来的钱价值几何呢?根据《纽约时报》汇总的数据,美国联邦储备银行加上财政部,为救市已经投入了17000亿美元(联邦储备银行7000亿美元,财政部10000亿美元),国会在通过7000亿美元的救市计划时,为了取悦选民又附加了1000亿美元的减税计划,总数就是18000亿,这还远不能算完呢,这么多的钱花进去,美元的实际价值大大贬损是确定无疑的了。所以说,中国的外汇储备的实际价值肯定是缩水了。

  我不是说这样一次危机就会将美国完全放倒——像美国这样的超级大国,就算是衰朽了,也可以维持很多年呢,但这次危机确实使我们看清了美国财富文明已经开始老朽了,这在一两百年的时间中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

  避开金融战争,回归实体经济

  曾几何时,在中国这样一个说法流行了起来:制造业是无智商、低层次的人干的,其结果是费力而好处全被别人拿走,真正的高智慧、高层次是从事金融业,打赢金融战争。他们会举出种种数据,说明中国从事制造业是多么地“亏”。就经济发展战略,乃至人们的价值导向而言,再没有比这种说法更误国误民的了。下面让我花一点时间,详细说明制造业才是一国财富和力量的真正源泉。

  让我们首先设想这样一个场景:你天天给我提供货物,给我干活儿,而我只是给你打个白条,至于这个白条能够兑换我的多少货物或服务,完全由我说了算;这我应该很高兴对吧?但奇怪的是,我很不高兴,我天天到你家去敲门,说我不愿意打白条,我愿意也给你货物,给你干活儿,最好是倒过来,我给你更多的货物,干更多的活儿,你给我打白条。

  这样的场景发生在什么地方?《镜花缘》中的“君子国”吗?告诉你,这就是发生在国际贸易中的真实场景,已经有几百年了;这就是在国际贸易中人们要顺差而不要逆差这样一个事实,在经济思想史上,这叫做“重商主义”。那么,在国际贸易中人们都是君子吗?你只要看一看一个个急赤白脸的样子,就知道他们不是相互让利的君子,而是唯利是图的小人。那么,这样奇怪的事究竟是为什么呢?总不会是几百年来,那么多各国无比奸猾的精英都在犯傻吧?很多人都没有认真想过。我问过我的老朋友黄纪苏,他想过这个问题没有。他回答说:确实也曾对此感觉有些蹊跷,但觉得自己不是学经济学的,所以就没有往下追索。问题是今天的经济学教科书用越来越复杂的理论把学生们的脑子绕残,对于这样明显的蹊跷却避而不谈。实际上,这里面隐含着一个人们不愿意拿上台面的利益算计:我今天白给你东西,白给你干活儿,好像是你占便宜了,但时间一长,就把你养懒了,养废了,而我却越来越强壮,那时,我就可以到你家里去,把你所有的东西全部拿走,甚至把你本身变为我的奴仆。

  我这样的讲法,经济学教科书里没有,好像也是由过于丰富的想象力杜撰出来的“阴谋论”。其实不然,早在200多年以前,美国的第一任财政部长汉密尔顿,就向国会提交过《关于制造业的报告》,明确指出:一个国家“不仅富足,而且一个国家的独立与安全都是极大地与制造业的繁荣联系在一起的。”国会最后没有通过这个报告,但美国在很长一个时期还是在一定程度上按照这个思想前进。如果说汉密尔顿还没有把我上面所说的这个问题上国与国之间的明争暗斗讲清楚,英国人则是完全把这个问题赤裸裸说出来了。1812年的美英战争结束后,英国商人不惜以低于成本的价格向北美倾销商品,英国国会和政府则在一旁积极支持,布鲁厄姆勋爵在英国下院称:“为了把美国在战争期间产生的幼稚制造业扼杀在摇篮中,即使在最初的大量出口中受些损失也是值得的。”当然,人算不如天算,英国人的如意算盘没有得逞:恰恰是由于英国的敌对和战争所造成的对美国的经济封锁,使得美国的制造业成长壮大了起来。不过这里必须说明:中国的对美贸易顺差,绝不是中国人算计美国的结果——中国的精英还真没这个脑子和气魄,而是美国自己贪婪、自己老朽化、自己不争气的结果。中国让老朽、贪婪的美国过得舒服了一点,甚至帮没什么胆子的他们把剑磨快了一些,他们应该感谢我们才是。有网友到我博客上来,居然想象美国的这次金融危机是中国政府富有远见的操作,这实在是太离谱儿了。

  汉密尔顿的思想和美国在青春少年期的实践,以及李斯特的思想和德国青春少年期的实践,乃至后来的日韩的经济思想和实践,都是把制造业放在了一国富足,乃至独立与安全的首位。简单地说,一个国家如果能以生产致富,乃是上策——当然,上上策是持剑生产经商;而开赌场,靠骗钱致富,乃是下下策(如果是持剑开赌场,则可以升到下策),是不得已而为之。出了金融危机之后,美国现在也是一片回归制造业这样的实体经济的呼声。然而,今天的美国财富文明已经老朽了,它的国民养尊处优惯了,干不动活儿了,要想回归实体经济,谈何容易!可从经济活力上说,我们中国正当青春年少,为什么放着上策,甚至是上上策不为,而非要去学美国这样的老朽的下策呢?

  我决不是说我们应该把辛辛苦苦挣来的18000亿外汇储备送给美国人去腐化他们。如果我们能够把这些钱用在诸如改善人民生活,开发大飞机,发展航天计划上,当然是更好的。现在,这些钱当中的不小的一部分被人家在“金融战争”中骗走了,我们该怎么办?绝不是去打“金融战争”再把这些钱骗回来,而是压根儿就避开“金融战争”,把智力、物力和财力集中到制造业领域,提升制造业的技术,使中国进一步富强起来。

  走重生产而废赌博之路,避开金融战争,回归实体经济,是适用于世界上所有国家的健康经济之路。但美国恐怕走不了,而我们走得了。

  在提升制造业技术上花掉外汇储备

  可能会有这样的疑问:我们现在就有这么大的贸易顺差,再发展制造业,挣来更多的外汇储备,不放在金融市场上,不打金融战争,又怎么能够增值保值呢?这个答案其实非常简单:花掉它,当然是花在适当的地方。那么花在什么地方算是适当呢?首先,花在全面提升我国的制造业技术水平,花在航空、航天、新材料、国防科技上。技术研发,可以自己干也可以从外面买。自己干不用说了,我们来说一说从外面买。不错,是有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于我们的技术禁运,我们可能不得不以高于其他西方人的朋友的价格购买技术,但只要把钱砸上去,有很多技术还是可以买到的:我们要把全世界的能工巧匠都招到中国来,把中国建成他们最能发挥聪明才智,最能得到个人回报的地方。中国自鸦片战争以来160多年,几代人前仆后继,所梦所想的是在科技上赶超西方国家,彻底摆脱落后挨打的命运。其次,花在储备不可再生的重要战略资源方面。我们首先应该逐渐减少或停止出口我们自己的不可再生战略资源,多进口国外的,把它们储备起来。在这个过程中会有一些个人和地方蒙受损失,对此进行补偿就是了。再次,花在扩大内需上面,花在改善人民生活水平上面。这个就不用多说了。把钱花到适当的地方并不容易,但总比挣钱容易。我们把钱都挣来了,花到上述三个地方,就算里面有些浪费,也远强似像现在这样被别人在金融市场上骗掉。

  这里也要回答这样一个疑问:如果我们也同时能够从金融市场上搏到钱,把它也用到正确的地方不是更好吗?我的回答是,我们还真没有这个本事。在国际金融市场上搏,中国的有些个人可以发大财,但我们的国家是输定了的:除了打金融战争的能力和经验外,我们也缺乏对于自己的某些“金融战士”的监管能力,制止不了他们花公帑而赚私利。

  香港中文大学的王绍光教授说:“美国金融市场全部关门了也不妨碍经济发展。本来就是投机,本来就是投机冒险而已,本来就无所谓财富的创造。让股市基金的世界老字号关门倒闭来得更多更快。金融资本的本质也就是剥削和欺骗。至少,全世界有更多的人去种地,盖房子,建道路,搞研究,教书,演电影,开餐馆……。”话虽说得激烈了一点,但大方向是对的。说实在的,就算是芙蓉姐姐,也比那些“金融战士”对于人类更有贡献:她至少娱乐了我们。让“金融战士”享有最好的物质待遇本身就是一个社会腐朽的标志。一个健康的社会,享有最好的物质待遇的首先应该是科学家、工程师、保卫祖国的人、从事实业的企业家,其次应该是高超的技工、手工艺人、农艺师、教师、厨师等,以及优秀的演员、运动员、作家、编辑、记者等,因为所有这些人对于社会的贡献都比所谓的“金融战士”大。可惜美国反其道而行之,而我们又错误地学习了美国。

  我在这里并不是完全否定金融市场的存在。金融市场存在的原本意义并不是赌博,而是帮助实体经济配置资源的,这是西方的经济学教科书里说的。然而,从据说是最为“发达”,最为“规范”,长期以来一直是我们前进的榜样的美国的实际情况看,金融市场并没有起到优化资源配置的作用:此次金融危机的出现十分令人信服地说明了它所起的实际上是劣化资源配置的作用,把钱投到了不该投的地方去,成了一个骗子横行的大赌场。金融市场还要存在下去,但必须做大的改革。比如说,必须大大减少金融产品的种类,只保留一些对于实体经济资源配置最必要的;必须大大减少房贷的中间环节,只允许社会上分散的资金存到银行,再由银行贷给买房人,这样一个简单的线路,就像中国今天这样。

  人类原有道路已经越走越窄了,必须开拓出新的道路

  我看到《纽约时报》网站上一个网民说:终究还是苏联打胜了冷战,因为美国已经变成世界上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了。然而,走什么样的社会主义道路?我实在不相信能回到斯大林式的社会主义道路上去。毕竟,那条道路除了少数几个在贫穷中挣扎的小国之外,已经被世界上的其他国家所抛弃了。于是,中国的一些文化保守主义者又会出来说,回到中国传统的儒家道路上去,这当然是更不现实的。

  详细论证为什么不可能回到这两条道路上去,需要很大的篇幅,我在这里只能是下结论而不论证。然而,就算美国的道路是“最不坏的”,人类也不可能永远走下去,因为在这条道路上走在最前面的美国经济,仅仅是碰到了这么一点挑战,便风雨飘摇,而人类即将面临的挑战,如化石能源的枯竭,将比此次大1万倍。所以,我们必须开出新路。美国已经老了,恐怕很难为人类开出新路了。而我们的国家,正当青春年少,只要头脑能够赶上来,则新路的开拓者非我们莫属。


相关文章:
·一个资产过亿中国人移民美国6年后的自白!
·美国教授:美国的兽性资本主义之根
·田飞龙:长臂管辖与美国的全球法律殖民
·郑彪: 把握世界变局,突破美国围堵,推进中华复兴
·美国经济学家Brian Arthur:道家“非常具有现代性”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08-10-23 22:45:40.0)
    王先生说得好,说得也是最简单、最普通、最实用、最深刻的道理。试想全世界人民在经济总量一定的前提下,都靠赌博发展经济,岂不等于钞票从左手转到了右手,其结果钞票只是在赌博者之间按规则靠运气重新分配,分配到一定程度,一定时间,总要出事!中国总不能靠长期分配经济总量发展经济吧。这个道理官员们不是不明白,而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一句话为了眼前的政绩,其实背后地里一个“私”字念头在作怪——今朝有酒今朝醉,哪管明天是与非;我死后,哪怕洪水滔天!?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