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社会主义研究
钟庆:西方工业化历程为何不可再现 
作者:[钟庆] 来源:[网友推荐] 2005-10-23

 

对于19世纪的人类来说,工业革命是一个新生事物。除了少数西方国家,大部分国家并不愿意改变原有的传统农业社会生活方式。但对于20世纪的人类而言,工业时代的到来已经是一个无法拒绝的现实了,要想在这样一个世界里过上富饶的生活,唯一的途径是建立自身的大工业体系或与原有的大工业体系结合。可是,直到21世纪,发达国家的数量依然屈指可数,而且基本没有什么变化,一战二战的列强依然是世界的主导,只是相对强弱稍有变化。至于其他第三世界国家,除了少数孤岛飞地式的发达地带,大部分仍然在穷困中挣扎。从来未能建立大工业体系的国家如巴西、泰国,和那些大工业体系已被摧毁的国家如中国、俄国,基本上只拥有相对过剩的劳动力和矿产。相对过剩的资源是否能被结合进大工业体系,取决于价格,所以这些国家唯一的竞争手段就是降价,胜利者建立血汗工厂,挣工钱,失败者退化到农业时代,吃救济。只有少数地广人稀、资源丰富的国家靠卖资源能过不错的日子。这种国家或地区之间巨大的贫富鸿沟又反过来加强了购买力不足的现实,制造新的不平等。落后的第三世界就是在这样的循环中继续落后下去。

我们可以回顾各个落后国家的近代历史。在这些国家,尽管许多人认识到了建立现代工业体系的必要性,但当这些工业先知们着手在本国实施他们的工业计划时,不得不把本国继承自农业社会的文化传统、社会结构和运行惯性连同西方既存大工业体系的干扰、竞争,一并作为现实条件接受下来。试图在第三世界进行工业化的人们能够利用工业革命带来的一些便利条件,譬如大众媒体、现代化政党和教育体系等等,这使他们在历史面前不再是束手无策;但相对于庞大的传统势力,他们的力量实在太弱小了。同时,因为西方大工业体系已经占据了整个世界,新生的工业体系无法从外部得到市场,重复西方靠外部市场获得利润,对抗内部传统势力的老路。内外交困之下,第三世界独立工业化努力很少能成功。下面我们将具体考察这个过程。

西欧的资本主义在触发工业革命后得到了极大的发展,到了20世纪初期,即使是最偏僻的乡村也被迫围绕西方资本主义——大工业这个双重体系运转。在这样的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能够在完全不受西方影响的情况下制定自己的政策。即使某个政府可以封锁自己的国界,当他们回头试图解决国内问题时,总是发现西方的文化和经济体制早已经在长期的贸易——文化交流中渗透到了每一个角落。所以,任何试图重现西方工业化历程的努力都不可能有结果。

虽然资本主义工业化将导致世界分化为发达的产业中心和只拥有过剩资源——劳动力的边缘地区,虽然两者富裕程度存在本质差别,但经济运行规律却是完全一致的。跨国公司的职员能够轻松地从美国总部调到中国的工厂或是智利的矿场而不会觉得有交流的障碍,老练的商人可以带上以美元计算的硬通货在整个地球做生意,对于各国的企业决策者(不论他们是独立的老板还是高级经理)而言,决定投资方向的基本原则完全一致——规避风险、追逐利润。但是,不同的国家是以不同的经济地位加入这个世界贸易体系的,发达国家的跨国公司已经习惯于从先进工业产品的高额售价中获得稳定的利润,至于第三世界的企业家,虽然他们的财富依赖于发达国家,但只要能够从发达国家得到订单,他们也能够维系相对自己同胞的优越地位。这种格局维系了一年又一年,不变的是发达国家获得的稳定利润,而具体哪些国家能同发达国家分享财富,要看他们的运气。

这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因为根据经济学中投资者规避风险的原则,落后国家的企业家应该试图结束这种仰人鼻息的日子,争取跻身于发达国家,获得稳定的技术利润;而在技术相对稀缺的世界上,落后国家应当持续投资于技术产业,最终会在提供技术装备的国家和提供资源——劳动力的国家之间达到一个价格均衡,消除技术装备的高额利润。这两种符合经济学原理的现象从未出现过,原因何在?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们来具体考察一下源于发达国家的资本主义规律在落后的国家是如何运行的。

我们设想一下,假如一个智利的铜矿主多年苦心经营,攒了一笔钱,试图用这笔钱改变自己国家的落后面貌,改变自己寄人篱下的经济地位,他应该如何入手(必须说明,这种矿主其实非常罕见,大部分资源已经被少数几个寡头跨国公司所控制,例如全世界80%的富铁矿就控制在3家跨国公司手里)?

他或许考虑先建一个先进的冶炼厂,不再出卖矿石这种初等产品,而是把矿石炼成高纯度电解铜,获取高一点的利润。但一旦他开始实施这个投资计划,他会发现冶炼厂的设备同样昂贵,维护费用不菲,无数相关技术的专利已经被西方所申请,要使用必须交高额的使用费,本国缺乏管理这种冶炼厂的人才.......更糟糕的是,制造冶炼设备的公司居然和自己未来的竞争对手——其他冶炼精铜的公司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或是相互控股,或是同为一家基金控制,甚至干脆就是一个托拉斯的不同分支!如此的险恶局势该如何应付?竞争对手或抬高冶炼厂设备的价钱,或在关键工序上有所保留,要求只有制造设备的公司派驻的工程师才能修理机器,或和其他冶炼公司一起压价钱——反正使用精铜制造电缆的企业也在同样的托拉斯里面,堤内损失堤外补。这个智利老板要么破产,要么屈从于跨国公司的代表“合资”的要求,逐步的把企业交出去。要么——他还有另外一种选择,就是把企业向上下游发展,建造矿山机械厂、铁路、港口、训练人才的大学、研究所等等。但这样建立的各种企业同样面临上面的问题,而且需要越来越多的资金投入,除非他能建立整个现代工业体系和与之配套的教育、科研、文化体系,否则,他将永远面临西方完整、成熟的大工业体系的野蛮挤压和竞争,绝无出头的希望。

很显然,没有哪个私人矿主真的拥有这么大的财力,假如他试图说服自己的同胞一起来解决这个问题,那么他们必须解决合作的效率问题,多个企业的协调问题,社会改革的阻力问题,还要承受半途而废的风险、建立完整体系后磨合试车的成本、与西方竞争失败的成本,甚至要考虑西方恼羞成怒发动军事入侵的可能性……在承受了这么大的风险和成本以后,可能会得到利润回报,但收回成本的时间一般要超出一个人的生命周期。从经济人的角度出发,这种投资会有人做吗?所以,对于第三世界的企业家而言,乖乖地开采资源,组织简单劳动力和初等资源出口是最好的选择。虽然有经济波动,虽然有发达国家的技术盘剥,虽然有西方转移兴趣,整体失业的危险,但只要循规蹈矩,服从跨国公司的指导,总归是有残羹冷炙可吃。特别是对少数人物来说,只要在现有秩序下与西方配合,就能够得到相对丰厚的收入和高高在上的地位,从经济人的考虑方式出发,这就是现实社会中落后国家的历史宿命。

上面的例子是虚构的,但在刚刚过去的一个世纪里,在第三世界国家,许多试图“实业救国”、“经济自强”的资本家正是在这样的命运下一次次失败,决定他们命运的原因是大工业体系相对以往经济规律的特殊性。

首先,在工业革命以前的世界经济中,各个农业——手工业部门是相对独立的,如果因为战争印度无法从中国进口丝绸,这可能会让某些商人受损失,但这对印度继续生产茶叶和水稻没有任何影响;现代世界则不同,各个经济部门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无论多么现代化的工业企业,一旦失去机械工业提供的零配件支持、教育体系提供的人才支持、交通、能源……等各种经济部分的协作,也不过是闲人一群、废铁一堆;同样,在完整的大工业体系中拆去一环节,无论是化工、钢铁、铁路……都可以导致剩余的所有工厂陷入瘫痪。在这种情况下,试图在落后国家建设现代工业体系的人们发现自己要么放弃努力,要么就得努力建立完整的工业体系。一个哪怕只有一个环节不完整的工业体系也无法与现存的西方经济竞争。对方可以随意抬高你所稀缺的物资的价格,来盘剥你的工业利润。

如果退而求其次,不试图建立一个完整的大工业体系与西方竞争,而是努力做好某个经济部门,使自己融合进西方现存的大工业体系,甚至取代西方的相应生产环节,分享大工业体系的利润,结果会如何呢?这就必须考虑到大工业体系的标准化特征。大工业体系的各个部门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不停地交换物资、能源、人力,整个体系才能正常运转,由于工业设备和技术开发的投资巨大,各个经济部门必须统一技术标准才能避免巨大的浪费。在这种局面下,新建的工厂如果想加入既存的的大工业体系,就必须让自己的生产设备、产品型号、尺寸等各个环节符合现有的技术标准。建设工厂和贯彻技术标准本身并不很难,因为无论是生产本身所需要的科学原理还是技术标准本身都是开放的资源,你可以随便到任何一个工程图书馆去找到这些资料。不过,一旦你具体实施建设过程,你会发现与技术标准相关的无数细节技术已经被少数几个西方公司申请了专利——科学与技术是不同的,科学是全人类的财产,但核心工程技术在西方产权制度保护下属于少数走在科技前沿、参与制订技术标准的跨国公司。这样,你就陷入了两难境地,要么购买专利使用权,让你的竞争对手坐享高额利润,要么让对方以“合资”、“合作”的名义控制你的企业。前者会使你的运行成本居高不下,而选择后者的结果是你的辛苦全部付诸东流。所以,我们可以得出结论:从依附性国家到现代化国家并不是一个渐进发展的过程,要么安于现状,要么冒风险,克服困难跨越工业化壁垒,没有第三条道路。

经过上面的讨论,我们可以发现,鉴于大工业体系的特性对经济规律的影响,在全球自由贸易下,落后国家基本上不可能通过自身努力改变自身的命运。

 


相关文章:
·彼得·圣吉:中国教育的最大失误,是一直效仿西方
·余云辉:中兴事件说明中国的工业化之路还很长
·郑保卫:西方“新闻自由”——谁的自由?
·李建宏:从厨房辩论到人权大战——西方话语霸权的演进
·朱云汉:后西方世界秩序重构与新时代的中国担当(上)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