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法家
数学:儒家学说是研究拍马屁的学问 
作者:[数学] 来源:[] 2007-02-13
儒家学说是研究拍马屁的学问

要知道拍马屁也是有学问的,而人类社会发展至今,拍马屁的学问的最高峰,当属孔子,属于儒家学说,一部论语就是研究怎样拍马屁的书。

我这么说有人会反对,说不对,说孔子也反对巧言令色,那是当然。

巧言令色是低级拍马屁技术,而孔子学说是高级拍马屁技术。

什么技术高级和低级就是不同。比如初学下围棋的人,会为一个子两个子纠缠不休,但是围棋大师,是不在乎弃子的,弃一片子也不在乎。

因此拍马屁也分低级拍马屁和高级拍马屁两种。那低级拍马屁的人社会上比比皆是,见着头儿点头哈腰,说着奉承的话儿,一脸媚笑,那都属于拍马屁的低级选手。而高级拍马屁者那就不同,那个技术才会让你感到叹为观止的。

比如说,论语中就讲了一个如何拍马屁的范例,就是有一个将军,打了败仗,因此逃回城里,逃回来的时候这将军故意落在队伍的最后面,然后说“不是我喜欢落在最后面,是我的马跑不快。”孔子讲这个拍马屁达到高峰的例子,就是说一个道理,败军之将,何以言勇。这也就是讲的如果你把事情办砸了,怎样在办砸了的情况下拍马屁的技术。

先说理工科思维者如果打了败仗怎么办?那就会研究学术。因为失败的事情是常有的,失败是成功之母。理工科思维就是游戏思维,通关思维,如果游戏玩失败了,就研究,为什么失败了呢?败在什么地方呢?下一次自己将怎么打才能够不失败呢?也就是说,把百分之百的精力放在研究为何失败,怎样在今后避免失败上面。

而拍马屁者打了败仗怎么办?要在打败仗的情况下,事情办砸了的情况下,仍然使领导感动,这很不容易。因此孔子讲的那个例子,那个将军就故意让自己落在后面。那肯定是没有什么生命危险他才这么表演的。如果真的有生命危险,他才不会这么表演呢。而表演了以后,相信大家看到他把危险留给自己的表演了,但是嘴上千万不能够吹自己道德高尚,你都打了败仗了还吹什么吹?而且你吹自己道德高尚那领导的道德就不高尚了么?因此还要装作道德不高尚的样子,要说自己本来怕死,不过马跑不动之类的话。这种拍马屁的境界才是至高境界。

拍马屁的最高境界是需要用生命来拍马屁的,所谓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父叫子亡,子不得不亡,就是用生命来拍马屁。本来,如果君都叫臣死了,那就应当反抗了,都压迫到你要死的地步你还不反抗吗?历史故事上事实上许多人也做不到这个境界,真的让他死他也要反抗的。

所谓忠孝节义都是指的拍马屁。忠就是拍领导的马屁,孝是拍父母的马屁,节是拍老公的马屁,义是拍朋友的马屁。拍马屁的高境界并不是一脸媚笑,而是一脸严肃,随时准备两肋插刀的样子。历史上确实有人在拍马屁的事业上真的牺牲了,因此拍马屁的后人们也都纪念他。

科举是什么意思呢?科举就是马屁文章大赛。不大可能有一篇文章痛骂朝廷却在科举中胜出的。

因此,儒家文化就是马屁文化。为什么汉朝之后要废除百家独尊儒术?因为当官的需要人们来拍他们的马屁。象庄子的学问,老子的学问都不研究怎样拍马屁,领导怎么能够高兴呢?

因此,中国两千年的封建文化,就是按照儒家文化来建立起了一个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马屁系统,这的确导致了一定程度的社会稳定,但缺点是,所有的知识分子的智力资源都用来研究怎样拍马屁这种思考上面了,研究怎样写马屁文章而中举这件事情上了,则研究大自然运行规律的人就太少了,这就是中国的科学发展落后了的原因。

而科学一落后社会就停滞不前,落后就要挨打,挨打了就要拍打人者的马屁,因此中国的文人们就开始猛拍那些打人的帝国主义的马屁,外国人放个屁都是香的,一看到外国人写的东西就感动得热泪盈眶的样子。

而毛泽东思想就不同,和儒家文化是反着的,是主张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的,是主张造反有理的,是主张头上张角身上长刺的,是主张对外打倒帝国主义对内打倒封建压迫的,是主张反潮流的。因此毛泽东思想虽然写在宪法里,却让一些文人们觉得不便管理。

相关文章:
·陆寿筠:一个爱恨三角——法家、儒家与西方自由主义
·丁四新:“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辨与汉代儒家学术思想专制说驳论
·李竞恒:早期儒家是个能打的武力团体,并非文弱书生
·翟玉忠:法家的“去刑”与儒家的“无讼”
·翟玉忠:人类文化·中国文化·儒家
大六经工程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