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登录 新会员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新法家研究
邓羽:“东西方法治文化”听闻记 
作者:[邓羽] 来源:[作者惠赐] 2016-10-14

2016929日,在苏州“第四届太湖国学讲坛暨纪念南怀瑾先生逝世四周年”的活动上,有幸聆听了几位专家关于东西方法治文化的演讲,台下也做了交流,颇有耳目一新、拨云见日之感。

长期以来,中国的法治、政治、文化,选择什么道路的问题,官方虽有说法,但学界与民间一直陷于各种或明或暗的争论与困惑。大家看多了,听多了,莫衷一是,少有共识。尤其网络媒体发达之后,各种真真假假的信息传播多了,人们反而更加茫然。

这次讲坛的主题是“法治参方——东西方法治文化大家谈”,所谓参方,就是参访方家,向行家请教。演讲的四位专家,并非“网红”专家,却是真正内行。一位是研究中华法系的专家,中国法律史学会执行会长,中国政法大学的张中秋教授。一位是杜克大学法学博士,美国资深律师吴研雷先生,他在美国有数十年律师从业经验,曾与奥巴马夫人共事于同一律所,该律所是美国前十大著名律所之一,他又在前白宫办公厅主任直接指导下从事多年法律实务,奥巴马曾于该律所实习。一位是曾执业美国、亚太地区数十年的资深律师刘振玮先生,他参与了台湾地区司法改革,曾任陈履安竞选“总统”总部执行长,两岸及东盟经济策进会会长。一位是做过十年法官、四十年律师的高秉涵老先生,他是法律实务资深专家,中华孔子圣道会荣誉会长,还曾当选2012年“CCTV感动中国十大人物”之一。这四位专家,多从法律实践中来。其中两位深通美国司法实践,绝非纸上谈兵者。两位深深了解台湾地区司法改革与实践。

张中秋教授在演讲中指出,古代中华法系是将天理、人情、国法统一起来的,表现为德养人心、礼导人行、法治人过的德主刑辅、礼法结合的治理模式,完全与中国文化相契合。直到今天,中国人也喜欢讲理,认人情道理。所以,不合于天理人情的事,普遍都难以接受。而今天的司法实践,并未很好地融合天理、人情与礼俗,导致实践中很多判决合法,但不合情理,结果案结事不了,未能起到很好地调节社会矛盾、主持公平正义的作用,这是在以后的司法改革实践中很值得研究的大问题。

此外,他还说到中华法系最根本的一条就是:法律要有道德性。可以说没有道德性的法律就不是良法,但对此我们又不能简单地理解为有道德性的法律就等于德治。其实,这是一种误解。因为治国要有确定的依据,法律就是这样的依据,而道德一般不具有法律这样的规范性和确定性;同样,融化在法律中的道德已不再是道德而是法律。所以,他认为在今天德治和法治既要结合又要区别,即以德育人、依法治国,但治国之法必须有道德性,然后两者结合,才能共建公平合理的和谐社会。

吴研雷先生介绍了美国法制文化的主流,实际上源于基督教。基督教是美国并非法定的“国教”,教堂遍布各地,深入生活每个角落。既有上帝与子民建立契约追诉因果报应的观念,也有一神教排他的一面。宗教文化对司法领域的影响很大,是其存续的文化土壤。犹太教徒虽人数不多,但在很多关键领域发挥着相当重要的影响力。伊斯兰教徒在美国人数也不少,但即便其中的温和派,也感到被挤压。很多人也许并未意识到,生搬硬套美式“法治”文化,其实意味着宗教文化的连带移殖。

他认为,所谓美国的“法治”文化,应当严格地界定为“法制”文化。其制度的形成,是在漫长时间内,根据各方实际利益的博弈情况,以服从上帝一神化的基督教义为前提,在政治利益和民众利益交集、冲突、平衡的过程中,缓慢地渐进式演变而来,绝非一蹴而就。例如美国公民的选举权问题,美国立国时制订的宪法,根本没有包含黑人及妇女的平等选举权。美国通过宪法修正案以及最高法院的判例调整,开始赋予黑人、妇女、印第安土著居民选举权到给予年满18周岁美国公民选举权,前后经历了多次政治斗争和风暴,差不多有一百年的时间。由此可见,美国的法治,更重要的是其立法、制法的政治过程,而不是空洞的简单的“法治至上”,有很多缺陷必须随着时代变迁而更改,更非很多中国人想象的那么理想化。美国的法治值得借鉴之处,是制度建立之后的执行力度相当强大,因为有其制度文化的支撑。

他说正如其他文明一样,美国的繁荣强大也是在一段历史时期内,并非一开始或者永远如此。美国数百年的建国历史,相比中国的数千年历史文化,当然很短。但是它的文化,却是欧洲文明经过扬弃之后的延续。美国建国虽短,正说明其优势在短期内得到发挥,但其强大的经济实力恰恰助推了其文化和内在价值观在全球的盛行,说到底,美国人的游戏规则是建立在其本身文化尤其是法制文化的基础之上的。但凡事均有正反两面,二次大战后数十年出现的以美国文化为中心的全球体系隐含着美国价值观中以基督教文化为核心的排他和唯我独尊的自我肯定,与世界上多样化的各种文明和价值观必然产生不可调和的冲突。以911事件”为标志,美国也从顶峰向下衰败,现在已经出现很多问题。

他认为中国有自己的历史文化土壤,可以在立足于中国文化与国情的基础上,兼收并蓄海纳百川,借鉴外部经验教训,但不可生搬硬套,否则必定水土不服。他注意到很多中国学者的言论以及一般社会舆论,大家对美国的文化、宗教、政治、司法了解得并不多,大多是纸上谈兵,或把想象当做真实。

他说美国各地的公共图书馆很漂亮很多,促进社会大众读书学习。美国的教育制度在推动其文化价值观方面非常深入细致,非常普及,这是值得借鉴的。美国的立法、司法机构人员,基本都有律师履历,因而规则的制订,有利于律师;规则的执行,也依赖律师。他还讲了个段子,来说明律师在美国是不受欢迎但又离不开的角色。

刘振玮先生上来先讲了个揶揄律师的笑话。然后讲在台湾时,曾告诫一位年青的律师朋友,不是什么钱都可以赚,生财有道,做律师要有原则有操守。可是那位律师很不以为然,觉得这些原则早已过时了。

刘先生说,几十年前在美国律所时,出乎他意料的是,美国的律师同行告诉他,美国民众对司法的信任度只有三成,七成是不信任。而目前的台湾地区,虽然所謂“司法独立”了,但是民众对司法的信任度只有二成,八成是不信任,这种意义在哪里?很值得深思。

至于美国政界是否有腐败现象,他说其实很多。现在似乎感觉很少,为什么?因为“合法化”了。很多照顾利益集团的分配,夹入立法程序,英语称之为“pork barrel” ,成为法律,这样就不“犯法”了,既然大家无耻,就合法化吧。

他说,西方从来就是强权思想,征服世界(To conquer the world),掌控世界(To rule the world),所以强权必斗,因此有所谓“修昔底德陷阱”之说。但中国向来就是平天下(To safeguard the world),即使万国衣冠拜冕旒,也是绥之以德,抚之以仁,不搞瓜分、掠夺。也因此,虽然习主席称中国绝不称霸,外国人就是不懂!他们看不懂中国的“一带一路”,因为你又不搞弱肉强食瓜分别人的利益,又要分享利益,帮助别人建设,这个很吃亏啊,他们看不懂。本来美国提出G2,要跟中国一起瓜分世界利益,可是中国不干。现在又搞“一带一路”,又做亚投行,外国人看不懂了,因为他们的文化不是这样,他们在国际上习惯是弱肉强食的,法治也是照他们的想法干,因此要“重返亚洲”。西方从来没有“普世价值”这回事,从一边强调人类生而平等、一面蓄奴就可知道,并非照他们鼓吹的“普世价值”那样做的。

而中国文化,不搞弱肉强食,而是大家共生共荣,协和万邦,这是王道文明。中国古代文化中,法与天理、礼、人情是协调的。二战后联合国订立世界人权宣言,各国相持不下,中国代表张彭春(南开大学张伯苓校长之弟)提出孔子思想“仁”的学说,调合各种纷歧,终于诞生划时代人类最重要的公约。现在我们在世界各地成立孔子学院,绝对有深意焉!但不要自己都讲不好,又让西方误解。

他说,我们千万不要妄自菲薄,自己对自己的文化体认不深,反而随人以讹传讹。不要盲目全盘接受西方法律思想,认为法律不过是最低的道德,又把传统道德文化四维八德给丟掉了,什么法都能立,几乎使法治变成“免于羞耻的自由”,其结果将形成民既不免又无耻。

他认为,中国的文化、政治、法律都应保持宋儒张横渠所讲的“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个行仁的传统胸襟。比如G20会中,我们排除万难签订了巴黎气候协定,这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的使命感,即使我们未必准备好了。美国抗拒京都议定书抗拒了二十年,因为怕影响自己的经济,但这次终于在杭州接受了。比如高秉涵老先生,从业法律五十年,在今天这种社会环境中,还坚守传统的道德操守,非常难能可贵,他是行仁的表率。

高秉涵先生从早年做法官判案讲起,讲了他为何要送百余位老兵骨灰到内地故乡安葬。故事十分感人!电视、网络皆有报道。高老讲了参加本次活动临行前的一个故事,一位97岁的老兵在台湾某医院垂危,护士致电请高老前去。此前,这位老兵先生曾跟高老表达过,将来拜托他送骨灰到大陆故乡安葬,并希望高老代为转达习近平先生,老兵对两岸统一的殷切期盼。高老赶到医院时,老兵先生双目睁大已不能说话,高老大声跟他讲,放心吧,我会把你的骨灰送回家乡安葬的!老兵先生合上双眼,眼泪滚滚而下,不久辞世。高老说,老兵们,最渴望统一,可是他们年龄大了,一个个在走掉,对台独势力没有威胁。

高老说,东方文化(也包括日本韩国在内)以儒家文化为主流,儒家法治文化系“以礼率法,以刑辅德”。东西方法治文化最大的不同点在于,东方是情理法兼顾,且特别重视情的存在。而西方是偏重理法,于情淡薄。法律法治不能脱离社会实际需要,要适应自己的文化风俗习惯。中国人,还是要有与自己文化相适应的法治文化,否则会破坏文化风俗道德习惯,会出问题的。例如台湾民法专门有一章为家庭而设置,可作参考。

他说自己做了十年法官,四十年律师,到后来,越来越不愿走进法院。法庭上,原告被告都讲得头头是道,谁撒了谎,自己清楚,但法官往往是糊涂的。高老还殷勤嘱咐,大陆不要学台湾的民主。这与李光耀、林苍生(台湾统一企业前总经理)等人的观点是一致的。

高老演讲后下来说,自己前两个月,曾带着四个孙女来内地寻根,孩子们却认为自己是另一国人,这是受了台独教材多年教育所致。台湾多年来,文化教育上在去中国化,年青人受台独教育长大,十分堪忧!

高老的话,再一次佐证了“文化即政治”这句话。当人们受某些文化教育熏陶日久,思维与感情就会改变,人心也就变了。人心变了,政治基础就变了,各种措施的有效性也就大打折扣了。

几十年来,海外乃至国际的文化政治做得很厉害,话语权的操纵很强,潜移默化导引着人心,操纵着思维,被洗脑者们浑然不觉。中国在这方面很被动。被动的原因有很多,其中一点,恐怕是百年来一直在摸着石头过河,彷徨于走什么路的问题。这种彷徨,从文化思想到政、法、经济,一脉关联。前有新文化运动引领思潮乃至于文革阻断承继古文明之路,外有帝国主义虎视眈眈操纵规则与话语权洗脑,只好事无巨细万事从头探索,跌跌撞撞摸爬滚打几十年,竟取得世界史上空前成就,但那些彷徨仍在,困惑犹存,这就给人家很多可乘之机了。

究其根本,国人于自身历史文化传统精义不了解久矣,演变异化,乃至茫然自失,更遑论体用。近现代或有研究者,多惑于成王败寇思维妄自菲薄,或困于咬文嚼字与浮华小技,脱离现实,与身心性命、经世致用、内圣外王大道了不相干。既不知己,又不知彼,对国际文化所知也止于皮毛,或纸上谈兵,或囿于表面观感,或成王败寇盲目崇洋,或被国际“话语权”操纵洗脑宰制。

中国文化对中国政治、经济、法治的影响自有其内在系统理则,且富于包容兼蓄的开放精神,独一不二绵延数千年历史不断,自有其深厚道理所在。凡明乎大道经世致用且知己知彼通权达变务实从事者,便有国家繁荣的全盛时期。相反的,或妄自菲薄邯郸学步的,必坠入迷茫和困惑之中。未知西方文化根源与真实演绎路径,而简单移植其表面做法,摒弃自身文化的优良传统,轻则进退失据,顾此失彼,漏洞百出,重则盲目遵从,鼻孔被牵,丧权辱国。

南怀瑾先生在四五十年前讲过一段话,与这次“法治参方”的内容恰好相关:“文化思想的中心,即为正名的重点……对文化思想的路线作正确的领导,非常重要……政治的中心,‘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不成则礼乐不兴;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刑罚不中,则民无所措手足)……没有文化的政权,就没有文化的社会,那么立法的制度就建立不好,法治没有良好的基础,一般老百姓就无所适从了。所以领导的重点,还是思想的领导、文化的领导。这在表面上看起来不重要,其实影响非常深远。说到这里,我们若以思想问题来讲,人类的全部历史,可以说就是一部思想战争史……因此我们现在对于自己的文化复兴,要作承先启后融贯中西的工作,这是刻不容缓的重大使命……现在引申孔子提到的‘正名’问题与思想文化的重要性,如果到了‘民无所措手足’的状况,一般人无所适从,不晓得走哪条路好,那就问题大了……文化思想看起来毫不相干,但形成时代潮流,对国家命运的影响非常大。我们甚至可以说文化思想左右了历史,所以在政治哲学的观点上就更要注意了……现在思想的风气,都是讲‘应用’的思想,不是基本的哲学思想。因此人心愈乱,民风日下。孔子所以说为政的道理,首先是思想文化的问题。我们传统文化中对于思想文化和言语行为的原则,就是先讲究实践的,说得到一定做得到,而且很容易平实的做到。这就是中国政治哲学最高的原则,不谈虚无高深的理论,要平实可行。”(《论语别裁·子路第十三·孔子要正什么名》)

听了几位方家的精彩演讲,尽管由于时间关系来不及展开,但是困惑上下已久的问题——文化、政、法的道路选择,似乎已经破题了,似乎也有了答案了,其然乎?其不然乎?

期待他们的演讲早日公之于世,并整理成文补充之完善之,分享于社会。


相关文章:
·王干城:老子——法治中国的文化起点
·翟玉忠:法家的复兴与中国法治的未来
·翟玉忠:“辱母杀人案”的冷思考——警惕舆论与道德绑架法治
·毛泽东的法治威力:造就了一大批“讲天理、凭良心”执法者!
·邓羽:“东西方法治文化”听闻记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
关闭[X]
新法家微信
(扫一扫,关注新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