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法家研究
翟玉忠:名学视野下的党大/法大、民主/专制之辩 
作者:[翟玉忠] 来源:[] 2015-02-17

 

    当代中国,“权大于法”这类现象早就引起了执政党的警觉,因为对法律的不恰当行政干预会弱化法律权威,导致某些组织或个人逍遥法外。

 

   不知从何时起,“权大于法”这类话语被某些人“活学活用”,提出了“党大还是法大”这个尖锐的问题。今年年初,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十八届四中全会精神全面推进依法治国专题研讨班"上, 它成了重要话题之一。

 

    据说这些领导同志得出的结论是:“‘党大还是法大’是一个伪命题”,“党和法、党的领导和依法治国是高度统一的”。(参阅:《习近平讲依法治国列出10个案例》,网址:http://cpc.people.com.cn/n/2015/0209/c64094-26533613.html,访问日期:2015210。)

 

    事实上,“党大还是法大”是错误的逻辑推理形式。在中国古典逻辑名学中,推理要“以类行”,《墨子·大取篇》说:“夫辞以类行者也,立辞而不明于其类,则必困矣。”在“党大还是法大”这个论题中,党是一种政治组织,法是一种行为规则,二者属不同类,是不能随意比较的。

 

    进而言之,这类错误属“异类不比”,即不同类的事物因为量度的不同,根本就无可比性可言。用《墨子·经下》的话说:“异类不吡(通比),说在量。”《墨子·经说下》举例说”“木与夜孰长?智与粟孰多?爵、亲、行、贾,四者孰贵?麋与霍孰霍?(虫刃)与瑟孰瑟?”这段话的意思是说:由于物类量度的不同,木和夜不比长短;智和粟不比多少;爵和亲、行和价,不比贵贱;麋和鹤不可比色;埙和瑟不可比声。

 

    “异类相比”,有时推理显得极其荒诞,所以容易为一般人所识别。令人遗憾的是:对于名实混乱,中国各色理论家们早就习以为常了,他们有时也想解决名实不副导致的理论弱化或缺失问题,但往往会不自觉地陷入进一步的逻辑混乱。

 

    比如民主、专制之辩。

 

    “民主”、“专制”本来是西方政治、学术话语强加在中国政治体制上的两个概念,属于二元对立的“两末之议”,结果必然是“积辩累辞,离理失术”,(参阅《韩非子·难势第四十》)但中国学人由于不知道西方普遍性、习惯性的逻辑错误,过去一百多年来竟将它们完全照搬了过来。

 

    结果当然是可怕的逻辑混乱。

 

首先,从两千多年前的秦汉一直到今天,尽管有辛亥革命推翻帝制、新中国成立建设社会主义国家这类剧烈变革,中国政治体制整体上从未背离“选贤与能”、贤能共治之实。它既不是民主的,也不是专制的。在具体运行上,轻“从众”,重“从贤”,其选举也主要指贤能的培养、选拔机制,所以中国政治体制表面上更类似西方的专制观念,本质上二者却风马牛不相及。

 

古老的《尚书·洪范》篇谈到决策时就说:“汝则有大疑,谋及乃心,谋及卿士,谋及庶人,谋及卜筮。”请注意,这里的“谋及卿士”(从贤)和“谋及庶人”(从众)不是二元对立的,而是阴阳互系,是轻重、主次的关系。

 

    于是,在西方和唯西方马首是瞻的人心中,中国传统政治体制就成西式“专制”的了;因为“专制”,就要改革,向哪里改革呢?理所当然是“专制”的对立面——西方民主——三权分立、总统大选云云!

 

    逻辑上是这样,在现实利益面前,此一逻辑的局限性马上就突显出来,所以中国政治理论家干脆宣称:中国的政治体制根本就不是专制的,而是民主,是“有中国特色的民主政治”!

 

    问题是,实际经验中的中国政治体制主要是“中国特色”,即贤能共治,而非“民主”。给民主这个主词加上修饰语模糊了中国政治的本质特征——从贤!

 

    笔者也知道,诸多理论家(不得不?)偏爱“中国特色”这类修饰语,但它对理论建设的负作用是显而易见的,因为理论客观上要求清晰的表述。

 

    也有个别学者看到了西方流行话语本身就潜藏着“逻辑”陷阱,想“发明”新的语词来取代“民主”、“专制”这类概念。比如张维为教授就从西方的字典里拈出了“良政(Good Governance)”和“劣政(Bad Governance)”,并自信地认为,这两个更加含混的二元对立概念比“民主”、“专制”好。如果笔者没有理解错的话,张教授肯定不反对中国人马上给自己贴上“良政”的标签,一如以前美国捷足先登,给自己贴上了“民主”标签,好让别人充当民主对立面、“专制”的角色。(参阅最近张维为教授的演讲《在全球比较中看“中国模式”》,网址:http://www.guancha.cn/video/2015_02_05_308677.shtml#,访问日期:2015210。)

 

    从一个“两末之议”到另一个更为模糊的“两末之议”,被西式教育洗脑的中国学人尽乎失去了摆脱西方话语和逻辑的能力;笔者不怀疑张维为教授的正直与博学,其逻辑混乱主要是他因为长期浸淫于西方学术的结果。

 

本来,中国传统政教皆本于“刑(通形)名之学”——名学不仅为人类提供了一种超越西方抽象语词(即从名到名),从名、实维度正确推理的复杂逻辑,还可以通过循名责实、慎赏明罚,直接应用于政治诸领域(参阅拙著《正名:中国人的逻辑》,中央编译出版社2013年出版),令人扼腕的是,这样伟大的知识体系国人早已不知为何物了。

 

名学成了诡辩之术的代名词;法家成了严刑峻法的代名词。儒家三权分立(政治儒学)、儒家宪政(自由主义儒家),这类逻辑混乱,有名无实的向壁虚造反而大行其道。

 

    以名害实。在严重的、已经影响到现实的逻辑混乱中,是中国学人和政治家回归中国文化的时刻了!今日的中国现实是数千年历史因、革、损、益的结果,最适合描述它的话语肯定在中国文化中,这是我们在引入西方思想资源时需要特别加以注意的!

 

    ——不单是因为文化自信和历史荣耀,更重要的是因为我们需要、太需要中国文化!


相关文章:
·翟玉忠:西方正在为自己的傲慢付出血的代价
·翟玉忠: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钢铁脊梁——法家
·翟玉忠:中华原文明谱系——道/法原文明火炬的传递者
·翟玉忠:读南怀瑾先生披露的国共“历史秘密”
·翟玉忠:为何历史上“儒兴则国衰”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