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社会主义研究
中国社科院院长重提“阶级斗争”引爆舆论 
作者:[新法家] 来源:[侨报2014年09月30日] 2014-10-11

  【侨报网讯】中国社科院院长王伟光近日在官方媒体《红旗文稿》上发表长篇文章《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并不输理》,重提敏感的“阶级斗争”,这一事件在大陆党媒和学界引发一场口水大战。

  王伟光在文章中说,中国今天所处的时代“仍贯穿着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阶级斗争的主线索,这就决定了国际领域内的阶级斗争是不可能熄灭的,国内的阶级斗争也是不可能熄灭的”。

  文章还详细阐述了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毛泽东等人有关阶级、国家和无产阶级专政的观点,提出要对当前蓄意破坏和推翻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各种敌对分子实行专政,对企图颠覆和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外部敌对势力也实行专政。

  作为中国社科院这一官方最高级别智囊的领军人,王伟光此次重提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引起海内外高度关注,也引发党媒、学界以及左右阵营的激烈口水战。

  《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于28日刊登题为“学界重提阶级斗争未必是政治信号”的文章说,今天提阶级斗争,有认识论上的积极意义。但是提阶级斗争,不等于倡导搞阶级斗争,尤其不等于重新“以阶级斗争为纲”,回到以群众性阶级斗争解决社会矛盾的时代。中国的所有相关事务都要以法律为基础,在法治的范围内进行。

  文章称,阶级斗争大概在一定范围内客观存在,但不激化它应是国家的上策。依法治国的目标,就应是把各种斗争都变成“官司”。其实提阶级斗争的真正意义,是要正视它,消化它,防止它重新成为中国社会的主线索。如果中国现在有“以阶级斗争为纲”的人,真的是非西方政治观念的追随者莫属。

  中共中央党校刊物《学习时报》29日则发表题为《最根本的拨乱反正:否定“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文章,揭露了“以阶级斗争为纲”曾经给中国带来的巨大危害,重温中国前最高领导人邓小平彻底否定“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历史,暗批王伟光重提阶级斗争。

  新加坡《联合早报》的报道则说,左派人士认为,王伟光不过指出了中国当前仍存在阶级和阶级斗争的现实,例如官僚腐败,贫富分化;自由派人士则痛批王伟光企图恢复毛泽东的左倾路线,把中国重新拉回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时代。
 
  针对这些争论,中国社科院官方网站于29日刊文做出强硬回应:一个人说话时,如果不秉持实事求是的原则,就叫昧着良心,瞎说八道。对于学术理论工作来说,这一点尤为重要。因为学术乃天下之公器,而非街谈巷语。可惜的是,有些人不喜欢实事求是,不去认真地阅读文章,不对问题做科学严谨的分析,而喜欢偷换概念,混淆视听,然后急不可耐地给别人扣上一顶大帽子,打上五十杀威棒,欲杀之而后快。例如,给一些正常的学术讨论和理论文章扣上“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帽子,就是如此。

  文章表示,当前,在涉及阶级问题的讨论中,必须坚持这些正确的论断,而不能主观臆断,更不能一见“阶级”二字,就神经过敏,忙不迭地贴上“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标签。在学术理论的讨论中,必须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决不能乱贴“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标签。

  网络争论激烈 网民各抒己见

  财经评论员叶檀:中央党校学习时报文章,《最根本的拨乱反正:否定“以阶级斗争为纲”》,煽动斗争的王伟光院长,可以休矣。

  网民“思想火炬”:公知(公共知识分子)等纷纷跳出来对王伟光进行围攻,有的甚至杀气腾腾威胁王伟光“应该绞刑”,如果这些人掌权后会怎样?阶级斗争一天也没停止过,围绕王伟光文章的斗争就是一场阶级斗争。阶级和阶级斗争是个客观存在,不承认是不行的。真正的共产党人,不能当好好先生!

  江苏行政学院法政教研部教授刘大生:无产阶级就是处女,处女她妈就是大资产阶级,她嫂子就是中产阶级,她的同居未领证的姐姐是小资产阶级,男人就是生产资料。处女阶级与非处女阶级之间的矛盾是客观存在的。但是,应当用法律规范处女与非处女的关系,化解她们的矛盾,而不应当破坏法律,鼓动处女阶级与非处女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

  媒体人秋石客:王伟光等于告诉人们,阶级斗争,一抓就灵,共产党人如果不讲道路斗争,不搞阶级斗争和人民民主专政,必然亡党亡国。

  时评人童大焕:阶级斗争理论是人类6000年文明史以来最邪恶的发明,没有之一。它以高尚的名义鼓动人类互相仇杀,它在一个世纪时间里导致数以亿计的人非正常死亡。想当年,阶级斗争的祖师爷抛弃贫穷的母亲、搂着资产阶级小姐、拿着资产阶级(老恩)每年300英镑以上的无偿资助养着仆人兼情人,用一支生花妙笔,在白纸黑字上挑动人类的阶级仇恨与残杀。

  网络评论:假如王伟光所说的阶级斗争再次发动,中国还会剩下什么?这是一个根本无法想象的问题。如果非要说那时还会剩下什么,那看看改革开放前的中国或者现在的朝鲜就知道了,除了谎言、残忍、贫穷、愚昧之外,似乎没有别的剩下。

  网络评论:今天的中国,虽然仍存在阶层矛盾,但并不存在阶级斗争。因为我们是一个法制国家。即使法制还不完善,但我们正在向着既定目标前进,暴风骤雨般的反腐败运动,就是为建立完善的制度赢得时间。当制度完善了,法制建全了,权力被关进制度的笼子了,贪污腐败减少了,我们的社会矛盾也就会越来越少,即使出现了矛盾,也不会用斗争的方式解决,而是通过司法程序来解决。所以,一个法治国家,不存在阶级斗争。

  网络评论:反腐不应成为面向公务员的阶级斗争。而应该是绝大多数公务员与人民和国家建立统一战线与腐败分子作斗争。


相关文章:
·王立新:有必要重提"学好数理化打遍天下都不怕"
·中国社科院院长重提“阶级斗争”引爆舆论
·陆寿筠:为什么重提“无产阶级”
·社科院原副院长:对毛泽东几个误解的澄清
·医院院长修电脑记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19-05-25 11:00:28.0)
    腐敗分子,利益集團與廣大人民群眾的矛盾,尖銳到一定程度,解決矛盾的方式有可能是階級鬥爭。
新法家网友(2019-05-25 10:46:52.0)
    腐敗分子,利益集團與廣大人民群眾的矛盾,尖銳到一定程度,解決矛盾的方式有可能是階級鬥爭。
新法家网友(2019-05-25 10:45:56.0)
    腐敗分子,利益集團與廣大人民群眾的矛盾,尖銳到一定程度,解決矛盾的方式有可能是階級鬥爭。
新法家网友(2019-05-18 20:31:17.0)
    既得利益集团和广大住不起房、读不起书、治不起病、养不起老的民众算不算两个价级?他们之间有没斗争?拿“阶层”来掩耳盗铃、拿“法治”当遮丑布(法治了吗?还是法制)就能瞒天过海?不以阶级斗争为纲就一定要否定阶级斗争的存在吗?肯定阶级斗争存在就是以阶级斗争为纲吗?看反对者对区区一句学术观点那狗急跳墙足见其内心的虚弱与虚伪!
新法家网友(2016-03-18 12:13:11.0)
    无论怎么粉饰,阶级斗争是客观存在的,只不过现阶段表现出来的比较温和而已,特别是国有资产的流失,特权腐败而形成的利益集团,是阶级斗争的主要对象。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